程曉容:透視華為風暴——衝突的核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15日,美國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華為風暴升級,震動全球。迄今,谷歌公司已經停止與華為的部分商業往來,另有多家高科技企業對華為斷供,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等國禁止華為參與5G項目建設,華為在全球的業務和發展計劃嚴重受阻。

5月24日,在《德國之聲》關於華為的一篇評論文章裡,出現了一幅漫畫:紐約的自由女神像怒目圓睜,手裡捏著一條紅色的龍,龍身上寫著「HUAWEI」。

自由女神擒赤龍,這就點到了問題的關鍵。其實,真正的赤龍不是華為,而是中共。川普政府針對的目標,是破壞經濟秩序、大搞間諜活動、竊取高端技術、監控和壓制本國公民、染指西方、擾亂世界的中共。華為公司因為替中共效力而染得通紅,劣跡斑班,所以遭遇圍堵。

誰是受害者
5月21日,華為駐歐盟機構首席代表劉康在布魯塞爾發言說,華為「一直在遵守各方的法律和規則」,「現在卻成為了美國霸凌的受害者」。

事實真相是怎樣呢?誰在霸凌,誰是受害者?

5月25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署名文章「華為多年的崛起伴隨被竊密指控及可疑的倫理」,整理了涉及華為的訴訟案件。讀者看到,十多年來,華為屢屢被競爭對手指控偷竊技術及仿冒產品。在美國,華為至少面臨十起民間訴訟案,指控者有思科(Cisco)、T-Mobile等知名公司,還有專利或著作權所有人。

今年1月初,波蘭政府以間諜罪逮捕了華為在波蘭的銷售主管王偉晶。

今年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宣布起訴華為公司及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華為被控的10項罪名在華盛頓州西雅圖起訴,另外13項罪名在紐約布魯克林起訴。美國代理司法部長馬修•惠特克(Matthew G. Whitaker)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說,「起訴書中提及的犯罪行為可以追溯到10年以前,涉及人員直通公司高層。」

2018年1月26號法國《世界報》(Le Monde)報導,早在2017年1月,電腦工程師發現,在埃塞俄比亞首都,由中共援建的非洲聯盟總部大樓內,每天午夜到凌晨2點,所有電腦服務器內的資料,都被傳送到上海某運算中心,時間長達5年。後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Danielle Cave在一份報告中披露,華為公司就是這座大樓一些網絡技術基礎設施的提供商。

當前,為了爭取歐洲市場,華為表示願意與英、德等國簽下「無間諜協議」。有網友反問,間諜活動本來就是祕而不宣,難道還有「有間諜協議」嗎?

美歐政要專家如是說
華為成立於1987年,創始人任正非曾是中共軍方技術員、工程師和副所長。華為選擇不在香港或美國上市,是為了不披露公司的財務信息。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早前即指出,華為在精準地為中共提供情報服務。日本政府官員也曾公開指出,他們在拆開華為手機後,發現裡面有多餘的零件。

今年1月17日,美國跨黨派議員提出新法案,要求川普總統下令,禁止向華為、中興以及所有違反美國制裁法規和出口管制禁令的中國通訊企業出售美國芯片或其它部件,有必要立法制裁。

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范·霍倫表示,華為和中興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它們都多次違反美國的法律,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構成重大風險,需要被追究責任。

另外,美國兩黨多名議員也提出,華為在美國銷售的太陽能設備可能遭到入侵,這將威脅到美國的整個電網。民主黨眾議員傑裡·麥克納尼指出,情報機構已經警告「華為不值得信賴」,使用它們的產品「就是在自設陷阱」。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k Kristoff)在《美國應在三個問題上堅定對抗中國(中共)》一文中說,「如果像華為這樣的公司被要求與中國國家安全間諜合作,它的高管們肯定不會說不。」

英國國會議員克里斯•布萊恩特去年12月接受《每日電訊》採訪時說:「日復一日,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華為等中國公司正在違反一切規則,破壞英國的安全。」「華為現在謀求設立5G標準,如果達成這個目的,可能影響到信息安全。因為信息安全涉及到國家安全,所以這不是簡單的貿易問題,而是國家戰略的問題。」

《德國之聲》5月24日引述《商報》(Handelsblatt)的評論稱,「來自中國的網絡襲擊越來越頻繁,這非常令德國的情報部門和企業感到擔憂。」「歐盟駐華商會前不久進行的一次問卷調查顯示,600家企業中有五分之一聲稱在進入中國市場時被強迫交出技術。這比兩年前還多了一倍。」

封堵華為是「文明的衝突」?
華為遇阻,事出有因。換個角度看問題,為什麼自由社會的企業不怕技術封殺?為什麼瑞典、韓國的電腦名企,並未引起懷疑和戒備?為什麼沒有其它一家企業像華為這樣,因長期頻繁的竊密動作招來諸多訴訟並引起多國的安全顧慮?為什麼面對多方指控,華為除了抱怨「政治追殺」外,拿不出有力的反駁證據?

在自由社會,企業依靠人才進行自主研發,再通過正當途徑將技術轉為產品、投放市場。而不具備研發條件的公司,可以經由正常渠道購買技術或產品。所以,在技術的產業鏈中,無論他們處於上端還是下端,都是安全和踏實的。

華為公司具有中共軍方和國安背景,它從中共政府那裡領取巨資補貼,再靠著不道德的手段獲得技術,漸漸發展成為電信巨頭。在黨媒的宣傳下,華為成了民企樣板,似乎彰顯國家的驕傲。中共以華為受挫來刺激民族主義情緒時,很容易引發民眾的響應,營造人民抗議「霸凌」的輿論聲勢。

美國外交事務專欄作家托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評論說:「貿易可以是雙贏的,但當一方一邊努力工作,一邊從中作弊,贏多贏少就有了變化。」「而5G將成為電子商務、通信、醫療保健、交通和教育的新支柱——所以,價值觀就變得至關重要,價值觀的差異就變得至關重要,些許信任和法治就變得至關重要。」

美國等國拒絕華為,是因為不信任中共。事實上,貿易戰及封堵華為,並非中美兩國間「文明的衝突」,而是自由社會與共產意識形態對立的必然體現。中共從未創造或守護過任何文明,它從本質上註定與中華傳統文化為敵,與人類普世價值為敵。

支持華為等於愛國嗎?
華為被禁,中共展開反美宣傳;一些中國網民認為,挺華為即等於愛中華。那麼,華為對中國人民做了什麼?

從華為官網的國內客戶名單上看到,在100多個客戶中,以公安局、監獄、警察學校、政府單位和國企銀行等國家機構為主。華為實際上是中共「維穩」的重要技術工具,它的起家與中共公安部主導的「金盾工程」有直接關聯。近來,華為承辦了珠海、新疆克拉瑪依等幾十個「平安城市」的維穩工程,提供視頻監視系統及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支持,協助當局打造全方位監控民眾的「天羅地網」。

華為的後盾是中共,中共對中國人民做了什麼?建政以來,中共一路殘害人民,破壞傳統文化,在所謂的「改革開放」時期,它利用廉價的勞動力換取大筆外匯,以此鞏固極權統治,進一步剝奪民眾的權利和自由。維權律師、大學教授、修煉者、訪民等人隨時可能因言獲罪,被非法抓捕、判刑。善良人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是重罪一條,而華為幫助中共架起一座座監視器,竟能代表「中國」?它的「崛起」,只會給更多的善良民眾帶來噩夢。

今天,十幾億普通的中國人缺少健康的食品,沒有健康的環境。孩童因注射毒疫苗而死亡或終生殘疾;河流、土壤被嚴重污染,空氣污濁,誠信流失。貪官們轉移了財產和家眷,留下千瘡百孔的山河。中共打著「中國」的旗號輸出腐敗和敵意,導致令人痛心的局面:「中國」的稱號不再莊嚴,「中國人」成了令外國人色變的名詞。中共盜取了「中國」之名,把恥辱強加給了這片土地和人民。

那些仍然選擇與華為簽訂協議、或是還在觀望的國家,那些因失去華為而為利益嘆息的商家,應該看清:與華為握手,就是在為暴政輸血,助中共進一步侵犯中國人的權益,同時把本國人民的安全置於高危當中。

川普總統封堵華為,是在阻擋中共橫行霸道、阻止其為禍世間。這是在真正地維護廣大中國人民的權利,維護世界和平。

作為中國人,我們都希望看到,中國的企業堂堂正正地攀上頂峰,走在世界的前列。中國曾經展現過文明的輝煌,贏得舉世敬重。中國人民一定能夠在回歸傳統、拋棄中共後再創輝煌。面對華為風暴,讓我們更多的關注真相,更深入地思考中國和中國人的命運。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