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睹六四屠殺 前中共軍方記者:如見母親遭強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30日訊】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前中共軍方幹部蔣林近日打破沉默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披露了當年中共軍方曾有高級將領拒絕派兵鎮壓民眾的抗命內幕。蔣形容自己當年親眼目睹共軍血腥鎮壓場面時,「像見到母親遭強暴」。她並呼籲各界毋忘「六四」,追究中共責任。

現年66歲的蔣林30年前是中共軍隊裏的一名軍方記者,當年她曾親身見證了中共大軍武力鎮壓堅守在天安門廣場上請願的學生和市民的歷史。30年來,她閉口不談這段歷史,良心為此深受折磨,直到近期蔣林在北京接受了《紐時》專訪,才披露了自己當年知道和目睹的一些歷史事實。

台灣《中央社》報導稱,蔣林不僅具老兵身份,她還是共軍將領的後代,因此她能打破沉默講述六四真相,格外具有政治力量。

大約50年前,蔣林驕傲地參了軍。但她萬萬沒想到,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共軍隊會把槍口對準北京街頭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和年輕的學生們。

據蔣林憶述,1989年4月,悼念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的學生走上了街頭,要求政府更加廉潔、開放。數週後,眼見學生和民眾的示威難以收場,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下令北京戒嚴,並暗示可能動武清場。研究者曾指出,多名共軍指揮官反對動武,蔣林的記述為史料增添更多細節。

蔣林回憶說,八九民運時擔任共軍第38集團軍長的徐勤先,曾拒絕在未收到書面指令的情況下率領部隊進入北京城,他還以住院來抗命。此外還有7名共軍指揮官反對在北京實施戒嚴,他們連署致函中央軍事委員會,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而那封信函的訊息很簡單,就是堅持認為「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軍人不該進入北京城去射殺平民老百姓。

蔣林當時為讓更多人知道信函內容,曾打電話唸給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編輯聽,但這封信函最終因為其中一位署名將領的反對而未刊出。

當年6月4日凌晨,蔣林聽聞共軍已進城射殺百姓,便穿着便服,騎着腳踏車前往天安門廣場欲一看究竟。

蔣林受訪時說,自己當時不想被別人認為是共軍一份子所以沒有穿軍裝。但作為軍方的記者,自己的工作就是報導重大突發事件,所以前往天安門去了解情況是自己的職責。

蔣林回憶,當她騎車到達天安門廣場附近時,被戒嚴軍人擋住了去路。十幾名武警強行將她拉下車,有武警拿電擊棒毆打她,她不支倒地,頭部鮮血直流。她後來幸被一名年輕男子用腳踏車載走,有多位外籍記者將她送到了附近的醫院,當時的她見到身邊滿是死傷的百姓。她說:「感覺就像見到親生母親被強暴,令人不忍卒睹。」

六四共軍鎮壓清場後好幾個月,蔣林都受到中共的審查。後續幾年,她還因私人回憶錄而兩度遭當局拘留調查。當年的傷在蔣林頭部留下了疤痕,至今仍時不時會頭痛。

1996年蔣林正式退伍後,一直過著寧靜的生活。這些年來,她一直期待中共高層能有人出面認錯,但這天始終沒有到來。至今,天安門事件仍是中共的敏感禁忌話題。

蔣林表示,只要中共不懺悔,中國穩定繁榮就是脆弱的。她說:「這一切都建立在沙上,沒有穩固根基。如果你能否認(天安門廣場上)有人被殺死,那麼撒任何謊都是可能的」。

蔣林認為,即使換了幾屆中共領導人,但這些領導人對那段血腥歷史仍毫無悔意。對此沉默了30年的她良心深受折磨,覺得有必要出面,強調「每個參與者都必須把他們知道的經過說出來,那是我們對罹難者、生還者和後代子孫要負的責任。」

(記者竺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