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二日(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31日訊】【今日點擊】(3479-1)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二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6月初,6月2日。我們的節目呢是2007年6月4日開播的,說心裡話當時沒特意選六四這一天,真的,真沒特意選。當時只是節目呢,希望出節目快點出,那覺得這個形式行,今日點擊啊,那個時候比現在麻煩多了,覺得行就拍。那個時候還不像現在這個悟性,多少那時候悟性比較差,從星期一開始拍。2007年的星期一是6月4日,2007年的,這話說得多彆扭,2007年6月4日是星期一才對,所以當時節目就這麼開了。一拍呢,哎喲我才想起來,哎喲今天是1989六四,1989六四。所以當時心裡說不上來,滿特別滿感觸的那麼一個概念。

正好那一年開始的時候,是1989六四的第18年。現在才很特別,第18年,兩條9,那是兩條9對不對,我當時沒有任何這概念。那今年2019年,我們從去年開始說7的定數,我說七的定數完了有9,那後來我們說12到底代表什麼。其實我們談到12門人,耶穌的;談到12金門,元始天尊的;那子丑寅卯開天、闢地、造人。開天:子;闢地:丑;人:寅,按照12走的,12是這三界中的數,天地人都在這12中,子丑寅卯中。超越了子丑寅卯,就可能,人家修煉是一個大境界大概是。那你沒錯的,人有12屬性,就這麼回事了對吧。你說我不對,隨你便,我就這麼瞎矇的。

所以在我們說7的定數的時候呢,有朋友說,今年的時候說的,濤哥,你要2007年做的,那到今年12年,確實是12年,2019年開始,將開始第13年頭。2018年底咱說了那個,說2019年是什麼,從2012年咱們開始說真相大白,一直說到2019年,說了7年。我的節目裡頭占了7,占了9,占了12,那到了2019年就我們都占了,三個數全占了。為什麼?不知道,瞎矇的。那矇到今天,我們看到這場面,看到這故事,所以其實讓我也滿感觸的。那2018年底咱說2019年在劫難逃,對吧,萬劫不復在劫難逃。我當時在想,在說,因為很多朋友在2018年底說,濤哥你想2019年什麼年吧。

我當時想了半天就是,哎呀到底萬劫不復呢還是在劫難逃。後來我想了萬劫不復呢,在中國人的眼睛裡覺得這句話太狠了,其實是現在的人站在利益上,錯解了那句話。那句話真正的故事的背後,是指人身難得,是佛家裡修行的一句話。它的來處挺古老的,應該是從唐朝來的,它是一種修行的一句話,講人要珍惜自己。人懂得,當你托身成一次人身的時候,那是千載難逢,萬載難逢的機會,所以它講萬劫不復。一劫20億年,一萬個20億年,你才有機會得到一個人的身體。如果你趕上,我們知道人的現實環境中,有過去佛,佛家裡說的,有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現在佛通常都指的是如來,釋迦牟尼佛。那在人的,我們現實人的說法中,人們都知道有未來佛,所以未來佛一定出現在人間,要不然為什麼要知道祂對不對,為什麼要知道祂。

三千多年前過去佛,燃燈還被稱為燃燈道人,還不是燃燈古佛呢。所以前後對的年限,祂是有時間訂的,沒到那個時辰祂都不是佛,不是的。這個老子跟元始天尊還下來,還幹一大把,幹好幾把呢對不對,連他們的師父鴻鈞道人,都在三千多年前,自己都得出來收拾殘局,祂把通天教主帶走了。它就這麼回事,你說就不,活該。那因為你非說就不,我覺得就沒道理可講,可不就活該嗎。你改變不了歷史啊,你跟老子也對不上話啊是吧。所以時間的概念走到現在,那出現了,我說萬劫不復的意思是什麼,如果按照佛家說,你今天能夠趕上跟未來佛、彌勒再世,是你無盡的大造化,人想像不到的造化。但如果你糟蹋它,如果你糟蹋它,你就是在劫難逃的大劫難。相生相剋的道理,多大福分多大難,這是民間說的。

今天你能趕上未來佛在世,你不珍惜,你就在劫難逃。

在今年是1989六四30年,今年是太多的大劫數了。1989六四30年,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人們的民俗中,民語中,改天換日的一種概念,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所以我們在1989六四的前後,整個這一個星期裡面,我們節目都是1989六四。我盡量遵從時間上的更替,但是資料滿不容易的,因為時間太長了,資料滿不容易的,所以我盡量尊重時間上的前後的這種更替。但是呢盡可能恢復,讓大家有一個概念,因為45歲以下的人,幾乎對那場破壞,那場災難,沒有太多的印象。但現在的問題呢,就是有很多現場視頻,可是它有版權,它不能放,所以很多事情是很無奈的,那我們就盡量用圖片。

還好自由亞洲電台呢,它把從4月20日開始,4月15日是胡耀邦死,祭日,4月22日就是胡耀邦的頭七。它那時候,誰都尊崇7的定數。胡耀邦死後的頭七做的追悼會,鄧小平他沒有參加應該是,那一天呢大概幾萬名學生,大陸的北京的學生,是師大的是哪個率先罷課,不上課了,去了天安門。他們主要是從學院路那邊走過來的,甘家口啊學院路走到木樨地,然後順著長安街這麼過來。那我們節目也就從那天開始了,從胡耀邦的頭七的那一天開始。30年前的今天4月22日,它用的主要是吳仁華的一張照片,因為迄今為止,吳仁華寫的有關當時記載的故事呢相對是最全的。

吳仁華後來在當年呢,在1989六四期間,其實在開槍之前他已經被維穩了,那時叫維穩被軟禁了,應該是那樣,他做了一個大概的概念。4月15日胡耀邦死,17日高校學生到了天安門廣場紀念胡耀邦,提出了爭取民主,要求官員公布財產七項請求。在當時學生的一個主要的,另外一個主要的說法,支持黨中央,堅持共產黨的領導,這裡他沒說,當時就是有這個。後來他們就轉到新華門了,17日晚上就轉到新華門了,在新華門口那堵上了。17日出來之後,到20日跟警察發生衝突,前後的時間是這樣的。21日4萬多名學生到天安門廣場,那為胡耀邦送行,所以前後呢22日,什麼紀念這些就出來了,大概一個時間的排序是這樣。

吳仁華當時是政法大學的,1989六四之後他逃出來。當時的比較在學校,大學學生裡,我印象中比較深的,政法大學是主力。後來政法大學是在,他們在廣場占領的時候,他們占領到六部口,南池的那個路口跟這個,那應該叫人民大會堂的南門吧,應該叫北門,北門應該是這麼對的,不是它的正門。政法大學在那邊,

政法大學、中央戲劇學院、北大、清華、師大、鋼院、人大,忘了還有哪了,大概是這幾個學校在當時比較有名,比較有名。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