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三日(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4日訊】【今日點擊】(3480-2)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三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這期節目是提前拍的,我們拍的89六四30年的,一個回顧的節目,很感謝自由亞洲電台,它有一個按照時間推過的程序,就是時間發生什麼發生什麼。但我們節目時間有限,所以跟大家介紹梗概,希望能夠45歲往下的朋友們,借助這個時間點,對30年前的悲劇呢能有一個感受吧。很難說有什麼樣的認識,能有一個感受,能夠體會到共產黨的邪惡。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三日

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在節目中咱們早就講過,現在習近平面對的一切,就是真正真正圍繞的是法輪功。當時的學生領袖當中的,最一開始的領袖,今天卻因為法輪功的問題,再次被中共判刑。而今天主政的是習近平,這釦兒根本沒解開,這是七的定數大定數中,考驗著每一個中國人,考驗著每一個中國人。七的定數我跟大家解釋過,對於共產黨是七的定數,它再邪惡沒跑出去,它完了死了。

所以在對習近平而言,它是屬蛇的,蛇打七吋,共產黨出現、共產主義國家出現,1917年蛇年,毛澤東屬蛇的。習近平走的一切東西都被他們解釋成,是毛澤東的恢復,他同樣屬蛇的。兩條蛇,撒旦在西方的文化中就是一條惡蛇,你誰能解釋。蛇打七吋,今天他們都死在七,今天中共拚死了在保外匯不要破七,這是我想跟大家說它的死數,就是對習近平個人來講,就是貿易戰,貿易協議。如果他回過頭來去簽貿易協議的話,按照川普的說法簽下來的話,那是他的生路,因為貿易協議已經從七走到九。

而給他留下多少時間呢?就是外匯七,破七的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沒戲你看著,一定是這樣。他簽不簽,共產黨這七也就到了;他要簽了,他這個七沒產生作用,他成了生門,就是他有活命的機會,這個生命本身。我說的意思可不僅僅是他人活了,包括他的魂魄,如果他耗時間耗過了,人民幣一破七,他沒機會了,是妖的是妖、是魔的是魔、是鬼的是鬼、是地獄的是地獄,十八層之下愛怎麼玩怎麼玩就這樣。

有人說不可能,我還是說那句話,他到義大利說了一句我將無我,第二天他就卡跛腿了,第二天他就卡跛腿了,聽蝲蝲蛄叫胡說。所以我個人覺得滿感觸的,這事我們說多了。周勇軍是第一任學自聯的主席,裡面的常委包括王丹和吾爾開希,然後在北大出現,北大、清華出現了大字報。所以你看北大校園它叫什麼角,那都沒了,原來貼大字報那地方,全都給剷除了,這是當時的故事。後來那天呢,趙紫陽去了朝鮮進行訪問,是滿奇怪的,真的是滿奇怪的,而當時的常委,主要是負責意識形態的胡啟立,對待學生有一個說法。

胡啟立現在他是89六四的見證人啦,應該講,89六四之後他下台的,因為他是跟趙紫陽,是趙紫陽這一派的。然後他提到另外一個,就是另外一派李錫銘、陳希同,他們是強硬,跟這個李鵬是強硬的,採取屠殺的概念。這是當時的我們看到的,在學生領袖當中,他們簽署的一些東西的證據,這是吳仁華先生留下的。另外一個標誌性的,科技日報頭版登了,學生22日在天安門廣場的活動,說學生們的行動,代表了十億中國人民的心聲。是,當時媒體基本就亂了。

4月24,我們時間有限盡量跟大家分享。24日出現了罷課、罷考、不能學,這是當時35所大學無限期罷課,滿足學生要求。當時比較特別就是江澤民出手了,江澤民出手很快的。世界經濟導報,當時是非常好的一篇報紙,非常好的一篇報紙,那當時它正面報導了學生的內容,結果江澤民封殺,封殺世界經濟導報。當時經濟導報的總編強烈反抗,強烈抗議,那後來把他罷免了,那當時經濟導報印出了30萬份,就全給封殺了。

也正是江澤民的這一個行為,應該是被陳雲啊是被鄧小平看中,從而取代了,後來取代了這個趙紫陽。江澤民當時是上海的市委書記,所以到了5月分的5月19日,這個大遊行的時候,到了5月分的時候,趙紫陽已經被軟禁的時候,就是我來晚了第二天,他就被軟禁了。被軟禁的時候,那個時候趙紫陽帶著,對不起,江澤民帶著曾慶紅來到北京城,來到北京城。

另外在街頭出現了募捐,那是從來沒經歷過的,當時出現募捐,主要在西單大街、王府井大街前門,主要是北京城的市中心。拿著小紙盒子,就紙盒子糊了一下,然後說廣場的學生吃飯、喝水就這些。陳佩斯的爹陳強,他們住在東城,因為他們應該是原來,就是北京戲曲學院的,他們的身份是北京戲曲學院的,所以北京戲曲學院的宿舍好像是在那邊,不太準確,大概是這樣。那老頭子帶著兒子,那時候應該是陳佩斯也參加,弄得水啊、糧、麵包啊,沒麵包,饅頭大概是這些,募捐那是陳強跟陳佩斯。

陳佩斯到現在你可以看到,他不參加官方的,大概自那之後,陳佩斯再也沒上春晚。在此之前跟朱時茂演的吃麵啊這些,都是在此之前的節目,之後他沒有在,所以這是讓北京人覺得比較驕傲的地方。它說當時清華大學中關村募了一千多塊錢,北京大學在北京街頭五千多塊錢,這是很多的錢。當時的富豪叫萬元戶,是,當時的富豪是叫萬元戶,那是真真切切的。然後他提到了一些高校老師的表現啦,那時候高校老師還很少啦,很少有所表達啦,然後再提到有關學自聯的問題。

23日晚上成立了學自聯,包括北大學生建立的,北大學生自治委員會,人大、師大,都成立了自己的委員會。是,當時的學生裡面另外一派學生,就是被官方指導、指引的,被官方那個,被官方控制的。中共後來,中共的高層的官,和在市面上有些有錢的人,是當時替共產黨說話的,替共產黨說話的,出賣了學生和包括一些紅左,就是當時也在天安門廣場的。

北大有個學生叫教授對不對,有個教授的,姓孔的,就是跑到義大利去看那些,古羅馬時期,古希臘時期雕像,他就伸手捂著女人的那個,就那個東西。他當時也是北大學自聯的人,他就是當時北大學自聯的人,今天叫教授,出賣的文化,是共產黨得以生存,相當精髓的一個東西。然後它提到當天晚上,李鵬主持了叫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所以這是當時很奇怪的事情,是因為趙紫陽不在。李鵬是總理,總理召開的政治局常委的碰頭會,說:學生運動改變性質,矛頭對準了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那這是當時的基本狀況。隨著時間的推移,趙紫陽就逐漸被架空,因為李鵬是打著鄧小平的名義,幹的事情。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