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雲南九名高官相繼遭惡報落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2日訊】從2003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前雲南省省長李嘉廷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到2019年5月9日原中共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雲南省先後有兩任省委書記(白恩培、秦光榮)、兩任省長(李嘉廷、秦光榮)、兩任政法委書記(秦光榮、孟蘇鐵)、宣傳部長(張田欣)、兩任省會昆明市委書記(仇和、張田欣)及副省長沈培平、孔垂柱、仇和和祕書長曹建方等九名省級高官被判刑、調查或死亡。

表面上看,這些中共官員大部分都是因貪腐罪在政治權利的爭鬥中被清除而成階下囚,實際上真正的原因是他們死心塌地地追隨中共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將「發跡」的籌碼壓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上,成為他們今天被清算的直接原因。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20年來雲南省至少有4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千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關押:其中432名被非法判刑,474 名被非法勞教;許多人被致殘,許多家庭被拆散破裂等等。上述9名雲南省級官員對法輪功犯下了不同的罪惡。

一、李嘉廷

李嘉廷,男,1995任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1998年1月起至2001年6月任雲南省省長。2001年6月辭去省長職務。2003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李嘉廷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妻子上吊自殺身亡,兒子因涉案亦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李嘉廷從1999年7·20至2001年6月辭去省長職務為止,在中共迫害法輪功1年多的時間裡,為了其眼前利益,積極追隨投靠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與雲南省委書記令狐安、政法委書記秦光榮(被追查國際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省委副書記王天璽(雲南主管打壓法輪功的「610」的總頭目,被追查國際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等一起在雲南極力迫害法輪功。

二、白恩培

白恩培,男,1999年6月至2001年10月,任中共青海省委書記。2001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2016年10月9日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2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白恩培是目前為止高官腐敗分子中被判處死緩刑,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的第一人。

白恩培於1999年6月至2001年10月在任中共青海省委書記期間就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造下了許多罪惡;2001年10月調任雲南省委書記至2011年9月主政雲南的10年間,省「610」、省公、檢、法、司及各級邪黨、政府組織對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進行迫害,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期間有上千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判刑,無數家庭被拆散,沈躍萍、王蓮芝等3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1999年7月至2006年,在雲南省歷年邪黨工作報告和雲南省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提到要把打擊(迫害)法輪功作為重點,以致全省各州、市、縣、區、鄉鎮都把迫害法輪功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各級邪黨組織、政府、各企事業單位、廠礦、學校都把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投入其中。白恩培對法輪功的迫害犯下了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國際法規定的罪行。

三、秦光榮

秦光榮,男,1999年1月至2001年3月任中共雲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2006年11月至2011年8月任中共雲南省委常委副書記,副省長、代理省長、省長,2011年9月起任雲南省委書記。根據有關媒體報道:原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因為給周永康家族輸送了數百億元的利益,及上千億元錫礦資源,目前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時是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告追查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

秦光榮能從雲南省政法委書記升遷至省長、省委書記,就是靠賣力迫害法輪功,獲得江澤民派系大力支持之故。秦光榮在1999年1月到2014年任職雲南政法委書記,副省長、省長、省委書記期間極力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打壓法輪功。在雲南積極參與組織和指揮對法輪功打壓的所謂三個戰役。第一戰役1999年「7·20」開始,在全省範圍內開始利用報紙、電視台、廣播電台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進行大肆的造謠、污衊、栽贓、陷害、欺騙、妖魔化的狂轟濫炸式的宣傳,搞人人過關的所謂「揭批」和表態;用開除黨籍、公職、學籍、不讓當公務員、當老師、當學生等相威脅,逼迫交出大法書(不交者強行抄家),辦「洗腦班」等強行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將一群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民眾推向政府對立面。秦光榮還親自主持銷毀各部門、各單位非法強行收繳的和公安進行非法抄家得來的三千多冊《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李洪志大師的法像和幾百盒李洪志大師講法錄音、講法錄像的罪惡勾當。

江澤民妄圖「三個月剷除法輪功」無果的情況下,秦光榮主持召開了「各地州、市領導、大專院校黨委書記及有關方面負責人共200多人參加的會議」,布置了對法輪功開展所謂揭批運動的第二戰役。隨後,雲南政法委、610還召開了全省「查禁取締法輪功」的會議,貫徹所謂全國人大《決定》精神,並部署全省公安、政法系統開展針對法輪功的專項鬥爭。對所謂繼續頑抗的法輪功學員做到「快捕、快訴、快判」決不手軟,妄圖以非法的法律手段徹底剷除法輪功。此期間雲南有數百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勞教、判刑。僅2000年到北京上訪的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到北京的、還在路途中或者準備上路的)全部被綁架關押,其中2人被判刑;33人被勞教。到省委上訪的68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綁架關押,4人被勞教。公開出來煉功的36起436人全部被綁架關押,多人被勞教,在後來舉辦洗腦班時大部分被再次綁架到「洗腦班」強行洗腦。

2001年過年前,嫁禍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雲南省委、610立即召開了全省「治安工作會議」,布置了第三戰役。對法輪功開始了新一輪更加血腥殘酷的迫害。隨後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僅昆明市就增加了上萬個警察、保安;為了強迫改變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信仰,舉辦了各種「轉化班」、組織了什麼「演講團」、「幫教團」等等;部署所謂轉化工作方案,成立常設機構,雲南省委、610、公安國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最邪惡殘忍的洗腦迫害。將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列為工作的重中之重,作為各級部門、單位、領導政績的主要考核指標。從省到州、市、縣甚至到鄉,層層舉辦「洗腦班」,凡是有法輪功學員的單位都要出錢,出人到洗腦班對本單位法輪功學員採用非法手段逼迫「轉化」。為了提高轉化效果,還兩次用重金請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邪惡人員到雲南「傳經送寶」,從此將馬三家邪惡手段應用到雲南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

在雲南政法委、610、公安廳的直接操控指揮下,公安部門不僅將迫害法輪功與其他刑事罪犯一樣同等對待,而且每遇節假日、邪黨會議、重大活動等「敏感日」期間都要進行所謂的「嚴打」,或者開展所謂的「專項鬥爭」,最為突出的是1999年10月下旬「『99』昆明世博會」閉幕式,中共610頭目李嵐清到雲南期間、2004年年底《九評共產黨》發表期間、2008年「奧運會」期間、2011年5月,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凶周永康祕密竄到雲南期間,2012年「大法洪傳20週年」等敏感日子,全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打壓,每一次都有數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抄家、關押,數10人被非法勞教或判刑。雲南迫害法輪功每一樁血案都與秦光榮相關。

四、仇和

1996年12月至2007年12月任邪黨江蘇省宿遷市委常委、副市長、沭陽縣委書記;江蘇省宿遷市委副書記、宿遷市代市長、市長;邪黨江蘇省宿遷市委書記、宿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江蘇省政府副省長。2007年12月至2011年11月任邪黨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2011年11月至2011年12月任雲南省委副書記、昆明市委書記;2011年12月至2015年3月任雲南省委副書記。2016年12月15日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6個月。

仇和於2000年12月至2006年任邪黨江蘇省沭陽縣委書記、宿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期間,就極力追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迫害到北京依法上訪、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根據明慧網的大量報道: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有數十人被勞教、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辦「洗腦班」妄圖從精神上摧垮和改變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正信,在江蘇省沭陽縣、宿遷市對法輪功犯下了不可推脫的罪責。

仇和2007年12月至2011年11月調任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四年期間,追隨前任書記在昆明所屬市、縣、區掀起了一輪接一輪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又犯下了新的罪惡:2009年10月,仇和到東川區視察進入市區時,看見人行天橋上掛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好!」等橫幅(此橫幅已經掛了一段時間都沒有人管),十分惱怒,立即責成東川公安調查破案。在「610」的操控下,公安非法搜查了張美藍、劉蓉、彭素芬等當地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家,導致2010年5月張美蘭、彭素芬、劉蓉3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

仇和曾在其任內較早推行網絡評論員制度,為邪党進行輿論控制而被網民諷為「五毛鼻祖」。

仇和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是有目共睹的,在其任邪黨昆明市委書記期間、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足以構成了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國際法規定的罪行。

五、孔垂柱

孔垂柱,雲南省副省長、黨組成員,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有媒體揭露孔垂柱是因患上了「艾滋病」三次自殺,於2014年7月13日第3次自殺身亡。

孔垂柱在擔任雲南省保山地委書記和雲南省水利廳廳長、黨組書記期間積極跟隨邪黨雲南省委、政法委、「610」迫害法輪功,特別是效仿舉辦「洗腦轉化班」 在精神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綁架、關押向世人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保山施甸縣油望鄉永福村農民、法輪功學員楊光菊及哥哥楊開文,在向當地民眾郵寄真相資料講真相,2004年10月27日被保山地區「610」及公安局綁架並各判刑3年。

六、張田欣

張田欣1999年10月至2006年11月任中共文山州委書記,2006年11月至2011年12月任中共邪黨雲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2011年12月至2014年7月任中共邪黨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因涉嫌違紀,被免去其中共邪黨雲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長。

1999年10月至2006年11月,張田欣任中共邪黨文山州委書記期間,正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最瘋狂時期,他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緊跟雲南邪黨、「610」在文山舉辦了兩期「洗腦班」,迫害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的先後多次被「610」、公安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其中文山州邱北縣教師法輪功學員趙躍被判重刑九年。

張田欣2006年11月至2011年12月任中共邪黨雲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期間,掌管雲南宣傳大權,積極貫徹執行中共邪黨雲南省委、雲南省政府印發的《雲南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規劃綱要(2006年至2010年)》中將迫害法輪功作為一項工作內容的綱要精神,密切配合省「610」將迫害法輪功的這場邪惡延伸至農村鄉鎮。在企事業單位、機關、廠礦、學校、街道、甚至勞教所、監獄,不惜花費大量納稅人的錢,製作大肆惡毒攻擊、造謠、誣陷、誹謗法輪功的展板、編排文藝節目,毒害青少年學生和廣大民眾,挑起不明真相的民眾仇視、誣告法輪功學員,使他們無知的對大法犯罪,把廣大民眾推向危險的境地。

張田欣2011年12月至2014年7月任中共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期間,繼續追隨中共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又造下了新的罪惡。

七、曹建方

曹建方曾任雲南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兼雲南省委省直機關工作委員會書記。2015年12月,中共邪黨雲南省委下發文件,免去曹建方雲南省委祕書長兼省委省直機關工作委員會書記、委員職務。曹建方因嚴重違紀,開除黨籍,降為副處級。

曹建方於2006年11月至2008年1月擔任邪黨雲南省委常委、楚雄邪黨州委書記。楚雄地區是雲南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曹建方雖然在楚雄主持工作時間不長,但是他繼續了上屆邪黨書記對法輪功的迫害。他上任不久,「610」就在所屬縣市舉辦「洗腦班」強迫堅修大法的法輪功學員寫所謂認識和保證,非法抄家、威脅家屬及子女,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不發退休金。2006年8月,「610」騷擾法輪功學員劉枝萍,要其參加學習班被拒絕,劉枝萍就被開除公職,就連失業救濟金也不讓領。轟動全球的《九評共產黨》發表以來,對《九評共產黨》的懼怕加重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邪黨重點旨在壓制《九評》的擴散和傳播,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非法判刑。

八、沈培平

沈培平1998年1月至2014年8月曆任雲南省保山地區騰衝邪黨縣委書記、雲南省政府副祕書長、雲南省思茅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雲南省普洱市委書記、雲南省政府副省長、黨組成員。2014年8月邪黨中共中央紀委對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2015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對沈培平受賄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沈培平有期徒刑12年。

沈培平1998年1月至2013年2月先後擔任中共騰衝縣委書記、思茅市政府市長、普洱市政府市長、中共邪黨普洱市委書記。尤其任中共邪黨普洱市委書記職務期間,在所轄思茅、普洱、墨江、景東、鎮沅、景谷、江城、瀾滄、孟連、西盟十市縣,積極貫徹執行雲南中共邪黨省委、「610」迫害法輪功的指示,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和向世人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辦「洗腦班」、監視、騷擾、綁架、關押、勞教、判刑。

2004年末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大肆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2005年1月10日早7時10分,雲南省思茅市「610」和瀾滄縣「610」及國保大隊幾十個警察一齊出動,分別突然闖入八名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抄走了大法經書、師父的法像、電腦、打印機、錄音機等物品,同時綁架了胡秉清、李先澤、張玲、王豔紅等4名法輪功學員。幾年來有胡秉清、李先澤、何景春、強輝、呂榮芳、王應輝、陸金玲、盧開惠、王燕輝、李朝榮、唐家讀、趙華瓊、陸桂華、謝宏宇、張鳳瓊(琴)、吳明才(財)、楊丕芝、王豔紅、張玲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判刑。

九、孟蘇鐵

孟蘇鐵1982年1月大學畢業後即在雲南省檢察院工作,20年間升至副檢察長。2002年12月轉任雲南省公安廳副廳長、代廳長,一年半後升任廳長;2006年11月換屆時升任中共邪黨雲南省委常委,後任政法委書記至2016年10月12日。孟蘇鐵從2004年至落馬,當了近10年邪黨政法委書記、12年邪黨公安廳黨委書記、8年廳長。2016年10月12日突然被查落馬。有消息稱,孟蘇鐵與前中共政法書記周永康案,以及前中共邪黨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案有關。

有雲南「政法王」之稱的孟蘇鐵,自2004年任雲南省公安廳長,2006年起任雲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十多年掌管雲南司法大權,與周永康、白恩培相互勾結,投靠中共邪黨黨魁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得到了邪黨黨魁江澤民的賞識。同時孟蘇鐵也因為迫害法輪功而被追查國際組織追查。2011年1月6日追查國際發布通告稱:自1999年7月以來,雲南省公、檢、法、司和「610」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迫害,司法系統作為執法機構,公然剝奪公民的信仰權利,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庭審、無罪判刑,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涉案主要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包括雲南省監獄管理局邪黨黨委書記、局長馬林,以及雲南省政法委書記孟蘇鐵等。

孟蘇鐵在任雲南省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十多年間直接指使和參與了對雲南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的非法執法,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禁閉、嚴管、侮辱、體罰、酷刑等非人道的折磨迫害,尤其是女二監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採取與希特勒法西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從精神肉體上粗暴毫無人性的手段折磨女性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一入女二監不轉化就被關「禁閉」四個月(有的被反覆禁閉達數年,有的一直被禁閉到出獄)。在禁閉室每天從早上六點半至晚上11點被強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准動,雙手必須放在膝蓋上,若有移動,輕則辱罵,重則拳腳相加,或者電棍電擊等;不准洗臉和刷牙,不准衛生用水、不准洗澡、不准換洗衣服,每天只允許上四次廁所,更無人性的是月經期也不准用衛生紙,不讓換洗血跡、污漬內褲的,每天只給一點食物,不能吃飽,每人每天一瓶水(500ml),冬天只能穿兩件單衣、單褲,不准穿襪子,只准穿拖鞋,夏天不准穿內衣,只能穿一件外衣。除有電視監控外,還有兩個刑事犯人24小時看守。而且每天強迫聽聲音放到最大誹謗法輪功的錄音,出來後又繼續每天罰坐小凳子(有的只是8x20cm大小的小小凳子),從早上六點半起床一直坐到晚上11點,每天16小時,每天只給一瓶水(500ml),3次衛生間,這種殺人不見血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別說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就是一個健康人都很難以承受。有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坐到出獄,臀部坐爛了、褲子也坐爛了,有的血壓升高、四肢浮腫,有的甚至全身浮腫,身心備受摧殘。對許多法輪功學員非法使用破壞神經中樞藥物。導致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而離世。

孟蘇鐵在任雲南省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十多年間直接指使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足以構成其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大量國際法規定的罪行。孟蘇鐵欠下的血債逃脫不了應負的歷史罪責,必定受到清算和應得的惡果!

在此善勸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朝著地獄之路狂奔的各級官員們,你們該清醒清醒了,看清當前國內外的趨勢:目前已有3億多民眾已經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天滅中共之時已到,你們現在只有懸崖勒馬,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將功補過,以減輕罪惡,以得到神對你的寬恕處理。否則,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