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為何中文推特大屠殺 3大原因和2大應對策略

——6月1日為何中文推特大屠殺

從5月31日起,大量以中文為主要語言的推特賬號被封殺或者禁言。在數量上,有人說幾百,有人說上千,還有的說近萬。有少數發過中文推文、和被禁中文用戶有互動的西方人發現,他們的賬號雖然未被封禁,但是關注者的數量突然銳減。這件事情被披露出來,推特中文圈自然一片嘩然。

在美國弗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抨擊之後,美國媒體亦跟進報導。推特公司不得不發表聲明,公開道歉。

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 Cheney)的國安顧問葉望輝(Stephen Yates)等前政要,也對此事表達了關注。

截至目前,遭封停賬號的確切數量尚不明確。斯伯丁認為“至少1000人”,葉望輝則稱“大約700人”,有中國網友則形容這是“推特大屠殺(twitter massacre)”。

據我所知,這是推特公司第一次大規模針對某一種語言的用戶實施封禁。但是,這不是推特公司第一次大規模封禁守規矩的用戶,也不是該公司第一次因查禁言論而公開道歉。對社交媒體稍有觀察的人都知道,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些公司的說辭無非是以下幾種:1)算法有問題,2)誤操作,3)流氓員工。算法錯誤一次一次的上演,誤操作或者疏忽一遍一遍的重複。迄今為止,好像沒有人因此丟掉工作。

社交媒體的回答永遠是這樣的缺乏新意,如果你還相信它們很公正以及這些愚蠢的說辭,你要不是個左派,要不是頭腦秀逗了。事實上,如果你謹守它們的規矩仍然被封號,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你的觀點不受歡迎!推特這類的公司聲稱支持言論自由,實際上卻是我們言論自由的一個巨大障礙。如果你因觀點被封,就不要做夢去尋找正義了。到推特等那裡去尋找正義,就如同到舊金山搜索沒有排泄物、毒品針頭的乾淨街道。2018年一個美國醫療協會因此拒絕在該市開年會。就好像去波特蘭尋找和平、善良、寬容、非暴力的反法運動蒙面恐怖分子,這比大海撈針、駱駝過針眼還難。

有人問,這些公司為什麼要這樣做?答案很簡單。首先,逐利是公司的本質之一,而維護我們的言論自由不是。若兩者衝突,他們第一個放棄的就是道義和言論自由。推特等都是上市公司,每季度都要發布財報,每年都得交出成績單。這些人看到中國那麼大的市場,口水直流。要不然,扎克伯格會見原中共網路沙皇魯偉時,幹什麼非要擺出一套《習文選》?小扎想進中國很久了!只是至今不得其門,所以才要學習《習文選》。哪天美國要嚴控社交媒體了,讓小扎學習《川普文選》,以其極度反川的立場,估計他都願意!推特創辦人傑克·多西嘴上說無意進軍中國,但是如何解釋前幾年僱傭一個曾經供職中共二炮(現中共火箭軍)研究所的女人?即使傑克對中國沒興趣,難道推特高層中就沒有一個對中國有興趣的人?這些人沒有一個是靠得住的。

其次,俗話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也許有人認為推特等都是大公司了,必然在公司內部管理中有一套完整的制度。但是,不要忘了,制度是人去解釋、執行的。2017年,一個“流氓員工”在離職前刪除了川普總統的推特賬號。這件事情一下子讓我驚醒:這些社交媒體公司絕不是什麼中性的平台,它們其實就是民主黨的宣傳部,因為它們大多數的員工就是民主黨的基本盤,就是反法運動蒙面恐怖分子。這些人作為言論的守門員,後果可想而知:你發色情圖片,他們喜聞樂見;你呼籲川普應該被暗殺,他們歡呼雀躍;你宣揚白人都該死,他們支持贊成;你去挺川普,那就得小心了。著名演員詹姆斯伍茲(James Woods)在推特上就是這麼被禁言的。推特給他的罪名是“Abusive behavior”(辱罵行為)。他根本沒罵人,只不過痛斥通俄門獵巫式調查,並用了個標籤“#hangthemall”(絞死那些叛國者)。

有人說,民主黨人支持民主黨可以理解,那為什麼非要針對中文用戶?我覺得有這麼幾種可能。第一別忘了,民主黨是歐洲社會民主黨的表親(看架勢,兩家馬上變親兄弟了,都搞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上中共的遠親。在上世紀50年代之前,西方的民主自由對民主黨來說如腐鼠一般,莫斯科、斯大林才是他們心中的燈塔。為了維持共產主義的完美形象,《紐約時報》記者不惜刻意隱瞞烏克蘭大饑荒的事實。後來斯大林的畫皮被揭開,民主黨人對共產主義的苦戀終於告一段落,但是暗戀仍然存在。比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自稱終身是個社會主義者,蜜月都是在莫斯科度過的。另一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說,中共不是對手,而是盟友。推特等大公司裡面,極可能存在這樣一批把中共當盟友的人。他們也許不會公開維護中共,但是暗中打個太平拳,封殺幾個敢於批評中共的賬號,然後由推特出面推給算法,一點風險都沒有,何樂而不為!

第二,民主黨中有一翼堅定的威權主義者。他們唯一相信的就是暴力。為了打擊川普,他們毫無底線。他們可以去偷、搶居民庭院中的川普競選廣告牌;他們可以黑衣蒙面,當街辱罵、毆打川普支持者;他們可以因為未成年人帶“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帽子而攻擊他人;他們善於偽造仇恨罪,然後嫁禍他人。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基本不用問,肇事者一定是民主黨。他們連川普的推特賬號都敢刪,幾個普通中文用戶,算得了什麼!

最後,有人說推特是不是被中共收買了。這個絕對有可能。那麼多華裔員工,誰敢保證一個中共間諜都沒有?8964大屠殺30周年馬上就要到了。每逢此時,中共必在中國大陸四處掃蕩,抓的抓,禁的禁,被旅遊的被旅遊。如果推特內奸配合一下中共的攻勢,實不屬意外。想在推特找氣節,實在是找錯了地方。

那麼,怎麼辦?第一是堅持。如果無故被封,先轉世再說。第二是投訴。推特、等都有類似機制,雖然頗有些聾子的耳朵——擺設的意味。第三,聯繫美國媒體。左媒雖然已全盤赤化,也許對你的言論遭到審查、禁止而拍手稱快,但是表面上至少還要裝出公正。可以充分利用這一點。第四,對於中國大陸來的人,類似推特的地方還真不多,但並非沒有代替品。比如gab.com就提供類似推特的服務。這個網站宣稱絕對不會審查言論。

最後一個策略就是不用社交媒體,但是不知道多少人能做到。要記住,你使用社交媒體的時候,你不是用戶,而是社交媒體的產品。你替它們免費創造內容;你如果成網紅,最賺錢的不是你,而是它們;每次推特的財報數據之一,就是賬號數量和用戶增長率。這樣的吸血鬼,我才不要去養。我曾有兩個推特賬號,其中一個在推特開始封鎖言論之後關閉,以示抗議。另一個只用作工作用途,至今不發一言。要我為言論自由的敵人做貢獻,休想。

——轉自《阿波羅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