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六日(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5日訊】【今日點擊】(3481-2)

【石濤評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六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六四,今天是正經八百的紀念日,那我跟大家解釋過,這段時間正好通常都是放假的時間。那6月4日呢是我們節目開播的時間,同時又是89六四的紀念日。在這期節目的上半部分,跟大家介紹當天我個人遇到的故事,還行,還OK。就是說當時沒有被軍人打死,並沒有在天安門廣場,而是在三元橋在北京城的東邊。但是整個場面故事和背景,和我當時那種給我個人,就是說快嚇尿的那種感覺呢,應該是記憶猶新的。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六日

有關89六四當時衝突的場面,在我們流傳的,在社會上流傳的照片和視頻,基本上都在講述著今天的故事,都基本上是這個時間,這個時間。所以這個時間是最衝突的,這個時間又是被人們永久記憶的,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89六四的時候,我到鄧小平家門口看過,大概兩輛大解放卡車把門前後堵的,它應該是前後堵的,就是把門給堵上了。然後用的沙袋,前後有沙袋,那個大解放車上也有沙袋,鄧小平他們家。現在想起來我覺得都是笑話,真的,那些人都是笑話,都是一塊爛肉。

頭一天李鵬到他們家,到鄧小平家去請示,鄧小平提到說這是反黨,結果第二天就是人民日報的426社論,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這事,李鵬就幹這事。其實鄧家對李鵬這麼做的話,有相當大的意見,就是李鵬把鄧小平給頂前頭了。那也正是因為鄧小平說話,就促成了後來李鵬跟趙紫陽之間的,激烈的衝突。那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在吳仁華的眼睛裡就是李鵬幹的,那這個事兒是非常大的。

426晚上在中央電視台播出,然後提到說按照鄧小平的講話做的。所以當天晚上在播出的時候,北京高校學自聯正在政法大學開會,而與會的代表聽完之後非常震驚。誰都沒想到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這是當時對學生的打擊很大,學生在當時一直強調堅持黨的領導,四項基本原則。當時鄧小平的說法叫四項基本原則,其中有一條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學生一直是這樣的。所以後來的某些運動還在講說,我們聽黨的話跟黨走,那我們要爭取我們自己的權利,我個人看就是扯蛋,基本都是扯蛋。

當初89六四就已經這樣,從而被殺掉了,你後來那叫算什麼呀,抗議了半天就是為了獲得自己的利益,對不對。你根本沒有能力,在他的生命性質上去認識,既然它前頭開槍敢殺了學生,你後來這個叫什麼呀。其實明白的人就知道,那根本沒有用的。他這裡介紹,當時的全場鴉雀無聲至少一分鐘,後來大家群情激憤,要在4月27日舉行大遊行,而且目標是在天安門廣場 427。這是當天的社論,這個社論都被公認為,這是把事情給搞壞了,就是把整個對話,把整個環境搞壞的一個根本原因。按照吳仁華他說李鵬幹的,鄧小平弄的李鵬幹的,大概就這樣。

所以社論的本身,他說實際25日就已經播出來想震懾,這裡介紹是這樣的。那在學校裡邊,就出現了非常激動的場面了。而另外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所有老師,大學老師,我在節目中跟大家介紹過,經歷過文革的那些人,他們幾乎都不參與,而這一次學運當時主要是學生。所以經歷過文革的人都非常害怕,而作為這個當時學校的老師,太多人都經歷過文革,所以老師是怕學生死。在老師的概念中,太多人概念中,他們確定共產黨會開槍,只是學生不接受,在當時是有這種氛圍和環境。

吳仁華他也提到說,包括高校的負責人跟老師,那北大、清華、人大,三所學校負責人都明確說,絕大多數的高校師生,感情上都不能接受426社論。但中共黨中央決定得太突然了,一下就把學生推到了對立面上。是,但在社會、在民間、 在這個北京城的,老百姓的普通人的心目中,很多人認為這是共產黨必做的,特別是上山下鄉的人。這是他們認為,這是共產黨肯定這麼幹,肯定這麼幹,這是當時的場面。

到了第二天,在吳仁華先生的眼睛裡,這就是大遊行 4月27日大遊行,上百萬人,是那麼回事。他裡面介紹得相當的詳細啦,他說就是在當時來講出現一個概念,4月26日所有高校領導、老師、系領導,都在做學生工作,不要去遊行,遊行他們一定會開槍、一定會鎮壓,千萬不要去。後來提到說,包括北京大學學生自治委員會,投票到底遊行不遊行,結果2票遊行3票不遊行,那就都給否定了。

政法大學就比較厲害了,政法大學找到了高自聯的主席周勇軍,系領導、校領導 所有跟他相關的人,都在做他的工作,以至於到他最後凌晨,他這裡說是凌晨3點多終於放棄了,寫了一個通告。通告各高校取消27日大遊行,原因就是怕流血。所以當時就是我剛才說的,老師都認為共產黨會開槍,學生不怕。結果在高自聯,完全否定遊行的背景之下,學生自發的出來了。在整個89六四的時候兩次大遊行,一個是5月19日,一個是4月27日,在吳仁華先生的眼睛裡,他應該記得比較清楚,因為他記述了整個過程。

在吳仁華先生的眼睛裡,4月27日是最厲害的、最大。在我個人的記憶當中,4月27日應該所有單位的人,都出來遊行了,幾乎所有單位的人都出來遊行。原因就是中共上層幹起來打起來了,那中共上層打起來之後,下面的基層單位的人,領導們就失去了方向。因為它上頭沒有一個指示說,我到底該遊行和不該遊行,這個東西沒了,而且很多工廠放假,因為環境比較緊張,大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放假了。所以學生就變成了,大學生從四面八方都奔北京去,可北京的中間給戒嚴了,38軍給戒嚴了。

然後按照吳仁華先生介紹,當時學生就圍著北京城轉 ,我忘了是二環路還是三環路。而38集團軍和北京衛戍區的軍人攔學生,這你可以看到當時的場面,攔學生,這是北京大學,這是廣場。其實當時廣場同樣有學生,只不過成批的學生沒有進去。在吳仁華先生的眼睛裡,大概出來了,前後加上北京市民,上百萬人肯定有,肯定有。我記得那個時候說陳強,就是陳佩斯的爸爸 ,就是這前後,包括後來學生在廣場絕食,他爸爸,等於父子倆,在這個過程中支持學生的。

中關村、白石橋、車公庄、六部口攔截學生,是,這個場面我們當時見過。那時候的軍人沒有槍的,那時候的軍人只穿著軍裝,沒有任何武器,那個當時確實沒有,什麼都沒有,連棒子什麼都沒有。所以當時的情況就是雙方,很多學生,後來包括市民在跟軍人說對吧,都是中國人、都是子女,都是媽媽生的孩子,你們要看明白這些都是孩子。但軍人太多都是農村的,一看就是農村的娃子,而且就20歲左右,他們相當的麻木,給我的感覺是相當的麻木,這就是4月27日大遊行。所以4月27日大遊行,426社論激發起427的大遊行,在整個當時的環境中,那是一個相當的高潮。大家在YouTube上你可以看到很多,當時遊行的場面,這是有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