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葉城外:從翠西說到川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中美兩位女主播隔空對話引起海內外不少華人的關注,一些輿論認為中方女主播劉欣占了上風。實質上,這並非由於美國女主播翠西政經知識不全面或辯論能力差,而是因為翠西開始對話不久就主動放棄了追問與辯論。

從視頻來看,談話一開始時翠西顯得有點「咄咄逼人」,但幾句對話下來,見劉欣一臉謙卑誠懇,翠西的態度馬上軟了下來。可以看出,翠西是典型的美國「女孩」,無論多大年齡,她們一開始與人交涉時表面總是故意顯得強勢,內心其實簡單善良,一見對方認慫,馬上心慈手軟。特別是當聽到對方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中國確實存在剽竊知識產權時,翠西面顯意外之色,瞬間放棄了「對峙」,之後劉欣一直現可憐,便寬以待之,沒有得理不讓人地追辯。此處也並非質疑劉欣的謙順,觀者都明白,她不過是一個主播,那表情分明是在說:我真不是共產黨員,千萬別毀我,成不?劉欣整個的表白基本上與中共官方的說辭一致,她也只能這麼說。另一面,劉欣敢在媒體上「隆重」強調她不是共產黨員,可見現今共產黨之力已何其弱。

值得注意的倒是另外一方,翠西的態度。其實翠西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美國外交風格的影子。

20世紀70年代末,面對陷於絕地的國民經濟,中共政權才決定施行改革開放的策略,為自救而打開國門。在對美關係上,很容易便得到了美國人的接納與輕信。之後進入中國的外來資本和技術挽救了中共政權,使其能存活至今,給了其規正和更新的機會。美國整體上對中國的態度是寬容與幫助。

經過40年的經貿,此政權沒有在價值理念和制度上改進,真正自救,並順應自由和自然的國際社會的秩序,與他國相惜互益一同繁榮,倒像病變細胞一樣,向外腐蝕,衝擊了美國的經濟,甚至越洋過海威脅到美國國內工人的生存。這正是現在川普政府發起貿易戰和制裁中國企業的根本歷史動因。

但與翠西和前幾任美國總統不同,川普趨向於不在對正確做法的堅持上半途放棄。川普政府也許最初只是單純從經貿公平的角度採取制裁手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對中共的制裁政策正在自然而然地逐步轉向聚焦問題的根本,即人權問題和共產黨體制對世界構成的危害,並已開始採取措施迫使中共在這些問題上做出改變。如,美政府人員最近發出通告,將對迫害人權和宗教信仰者拒簽,甚至已獲簽證或「綠卡」但參與迫害者也可能面臨不准入境。其中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在美可提交實施迫害者名單。再如,最近「六四」事件被美國官方稱為「對和平抗議者的大屠殺」。後者同時也透顯出正統的價值觀和評判是非標準的一種回歸。

正是共產黨不尊重生命、反自然的體制造成一層層問題,美中顯示出的貿易逆差問題是在表層。比如,幾十年賤賣中國工人的血汗勞動是長期美中巨額貿易逆差的一個重要原因。再如,漠視他人的心血,竊奪知識產權每年給美國造成的數千億損失。川普的智慧恰恰在於其對常理常識的堅持,從表層問題開始追問,一層一層不斷追索至根源。從貿易逆差到結構改革,現開始聚焦人權

我從前曾在文章中說,川普是反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的一個核心特點是從負面鼓動人心,並將其理論化,造成人群之間的對立及仇恨,以製造災難,最終達到異化人性,毀滅道德的目的。其主要的著手點是人的妒忌心。如在歷史上,中共煽動工人和農民搶劫資本家和地主的財產,甚至將其屠殺;再如,挑動人們相互揭批,互鬥。其實是利用人的妒忌心,以公平之名,「平均」了人們的道德水準,使其降落到一個低點。直到今天整個社會的道德危機。

川普的外交風格則無意中反此魔道而行之,常常顯示出以公平貿易的理念或其他政策施壓,來提升對方的施政倫理和經貿道義。此點亦對共產意識及其勢力構成反制。川普的風格是以公平讓人守規矩走正,向上提升;共產主義是以「公平」叫人行惡,向下墮落。所以我從前在文章中說,川普是反共產主義的。無論他是有意或是無意。

很多分析說,中共如果不合作,川普還有B牌、C牌、D牌可以打。但無論打哪一張牌,最終的目的是迫使中共守規矩,遵守一個公理,而非如中共一樣打任何一張牌都是為了維護其集權暴政和既得利益。再如,對待北韓的問題,川普也是以施壓和正面鼓勵的方式讓其放棄核武,並嘗試幫助其國走向開放與進步,而且是認真的。

當然,此處非指川普有多了不起,本質原因是,現在世界處於一個正在回歸正統價值的時代,只是在秉持普世價值的第一大國美國的新總統身上表現得比較集中和明顯而已。在這個時代,每一個個體,若想在回歸的潮流中有所建樹,無論在政治前途、公司經營、學業、技術等任何領域,必積極順應正統的價值觀,提升品行,方可成就。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