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八日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5日訊】【今日點擊】(3482-1)

【石濤評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八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89六四30周年的紀念,我個人主要是跟大家分享,我個人曾經經歷過和聽到過的故事。那再跟大家分享,在自由亞洲電台它登了一些,主要是以吳仁華先生他寫的回憶錄,來跟大家分享89六四當時的場面。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到了5日,4日因為是共產黨殺人,其實後來知道,在3日晚上到4日凌晨殺人的那些軍人,他們大多是從這個公主墳那邊過來,然後走到建國門,應該叫,那叫什麼八里莊大概是,我忘了已經,到了通縣那邊這個部隊就走了,殺人的部隊就是走過,走了一過場,走了一過場。

當時鬧得比較凶的,我後來我們可以看到的,我就是到了6日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建國門立交橋,你過了建國門立交橋之後在橋上,在你的右手邊就是我們原來叫華僑飯店。還有一個飯店是日本人的,長富宮應該,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啦,長富宮。華僑飯店在先,長富宮在後,而在左手那邊就是外國記者俱樂部。

然後裡面呢,實際很多它是住了一些外交官。那個樓原來是六層樓,六層還是八層樓,紅磚樓。在他們過橋的時候,過境過橋的時候,因為這是到了建國門這頭。

我們到5日的時候,就聽說是從那個外國記者俱樂部,那兒有人開槍進來了,打軍人,軍人是這麼解釋的,然後軍人打了排的槍。

那個我印象太深了,他是橫著打豎著打,他打的。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怎麼樣,他沒有打玻璃,他打的是窗戶跟窗戶之間的牆面,打了一溜。每個槍眼,槍眼大概有這麼大,因為那個槍眼留了好幾個月。我們從建國門橋過去的時候,你都可以看,他豎著打的然後橫著打。後來不知道它的玻璃窗戶是怎麼樣,但是那個槍眼是非常明確的。有消息說當時有說,軍人後來衝到外交俱樂部裡面去了。

按照一些國際慣例來講,中國軍人是不能衝進去的,那地方是屬於外國人,就外交領地的。當然在當時消息是比較混亂,但是槍打著槍眼那是真真確確的,那真真確確。

再到了5日的時候就是中央,我印象另外比較清楚的就是,北京電視台第二台,大概用了袁木的話,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這是我在多少年一直都跟大家解釋的,當時北京電視台的攝影記者,站在了英雄紀念碑的第二層,它一共有三層,站在第二層,那是花崗岩的石頭,花崗岩是在石頭當中最硬的一種。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然後他就鏡頭往前推,這麼大槍眼兒,他一直推滿了鏡頭。這就是北京人的說話的方式,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兩槍,對吧。一槍,沒打一槍,打了兩槍, 打了一萬顆子彈,所以叫沒放一槍。這是我個人親眼,這是我眼睛都看到的槍眼兒。

另外一個就是在建國門橋的,那應該叫國貿大廈,那是在當年北京少,就那麼些高樓。國貿大廈在當時來講是,應該講是最奢侈的吧,就是最好的一個啦。很多外企能夠租,大的外企都租這個國貿大廈。國貿大廈大概在20層,17、8層到20層左右,它是全玻璃的嘛。它是那個防,那叫什麼,反正就全玻璃的,那一塊整個玻璃是打碎的,那是打碎的。那後來當時說法說,軍人是解釋是有人砍磚頭砍的。後來給國貿大廈,國貿大廈應該是有外資的錢在裡頭,國貿大廈的管理的老外給氣瘋了,說從你們軍隊裡,找個投手榴彈投最好的,你砸了它試試,你砸了它試試。那個你可以看到整個打碎了,那是完全可以,而且它的高度高嘛。

那當然有後來說,說軍人當時進了廣場的時候,那些軍人都跟瘋子一樣。有人說吃藥了,有人說這個,有人說那個。那其實我以為今天習近平的責任,就有一份責任把真相告訴老百姓,當年他的父親是反對開槍的,他的父親是反對開槍的。這是我跟大家講我看過的,看過的槍眼兒,6月5日就可以看到。另外最邪乎的就是在南禮士路,南禮士路廣播電視部,對面是國家海洋局,我記起來了,國家海洋局,十字路口對吧。然後南禮士路這條路的另外一側,一邊是這個復興商業城,我現在不知道有沒有啦,這都20多年前的,復興商業城,然後是中石化應該。

中石化的大樓當時正在蓋那棟樓,那現在什麼樣不知道,當時正在蓋中石化那個大樓。那它們的對面是二炮,二炮宿舍和二炮禮堂,在對面。那在中石化大樓建樓的時候,那個時候周圍的圍牆呢,是用那個洋鐵皮,就白的那種鐵皮做圍欄,我們叫洋鐵皮,它做的圍欄。你知道在南禮士路跟長安街,這八角這地方,那地方應該叫西南角,八角那兒,因為它另外一側是廣播電視部,那是地鐵路口,下地鐵的。南禮士路占的地鐵口,它那個洋鐵皮是順著地鐵口,一直往下延伸的。

一米見方,我自己數過啦,這是咱數的,一米見方,13個還是11個槍眼。這是我個人其實,那不敢手指頭數啊,就這麼看著。

因為到6月5日的時候,軍人已經占領了南禮士路十字路口,跟這個復興門復興門立交橋,復興門立交橋。6月4日早晨差點被人打死,等到6月4日晚上的時候,就騎車回到城裡去看去。那時我當時數過的,而且槍眼的大小不同樣,那是我印象非常深的。那當然這鐵皮,我不知道這鐵皮還有沒有。那後來因為它在那放了大概兩三個月,6月分開的槍,9、10月分都秋涼了那個東西還在,沒人動。

當時沒人動的感覺,給我的體會說這就是北京人,永遠記住,盡最大可能記住。

當然後來也就這麼回事啦,那個11個或者到13個槍眼,大概就是一坪米。

另外就是南禮士路進地鐵口,你現在你進地鐵往下走嘛,然後那是它的那個地鐵站那個門嘛。它的迎面上原來是白牆,上頭是玻璃,這白牆,這麼大,那是槍打上,我不知道是什麼槍,子彈打的。打了之後那個白洋灰,不就白灰、灰膏就掉下來了,崩下來這麼大的窟窿。那個窟窿,一直到89年的11月分才給堵上。那時候老坐地鐵,每次坐地鐵就看著這窟窿。當然說死多少人和燒軍車這時候,6月5日沒有。燒軍車,打殺這個,追殺打殺軍人,那是到,可能到了6日7日。

因為前面開槍的人走了,結果後來的軍人又來了。那再有就是這個杜憲,杜憲在當時中央電視台穿的黑衣服,跟她的搭檔,那是被人們被所有人都記住的那一幕。杜憲在播的時候呢自己都快哭了,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感人的場面。

那跟大家分享一點相關的內容。4月27日大遊行之後,28日30名知識分子連署公開信,反對上海整頓世界經濟早報。整頓世界經濟早報,江澤民幹的,那整個學術界不幹了,反對他。官方媒體正面報導了4月27日大遊行,而李鵬主持,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擴大會議,所以這是當時我們看到的4月28日。4月28日相對來講是非常平穩的,29日就比較突出了。29日因為是袁木出來了,那袁木呢當時叫國務院發言人,他是替李鵬說話的。而袁木的講話呢相當的邪惡,只能這麼講,相當的邪惡。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