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六日(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7日訊】【今日點擊】(3483-2)

【石濤評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下):六月六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這期節目我們還是跟大家分享,30年的89六四,那在開槍之後,我個人經歷的滿多的,主要是出去看。出去看的原因是說,幾乎所有北京人都有一個認識,不可能再發生過,而一定記住眼前看到的一切。特別是在公主墳那一帶,你看到燒焦的坦克跟軍車到處都是,鄧小平故意把這些東西留下來,而在電視台就講說暴徒暴徒…,那有人證、有物證對不對,科學的概念說叫有人證、有物證。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極其唾棄那些眼見為實者,它不騙死你它對不起你。在89六四當時的一切,你看到的都是燒焦的軍車跟坦克,和被燒死的軍人,但所有這些眼見為實,就是共產黨欺騙的手段。

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在當時在復興門立交橋,復興門立交橋上頭駐有坦克,坦克車呢我當時看到是三輛。一輛對著南邊宣武門那邊,一輛對著北邊,還有一輛對著公主墳這邊,三輛坦克車,那路全都封了。在6日的晚上有打槍,打槍的後來說是誰呢,是一個在北京兒童醫院,距離復興門立交橋一公里吧,它是在海洋局的北邊。兒童醫院是單獨的一條街,因為它旁邊接的是西二環,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如果還有的話它對著是金融街,西二環的另外一側是金融街。等蓋金融街的時候,我都離開了已經不在那兒,金融街還沒蓋的時候就已經離開。

當時的說法是一個人,他在鐵桶裡裝了炮竹,裝了炮竹之後,大概距離復興門立交橋不太遠,他把炮竹給點起來,把橋上的軍人嚇壞了。後來呢他點上之後他就跑嘛,那時候到晚上其實可能人不太多,因為大家誰也不敢出門。他跑,那軍人開著212的車追他,發現他追他,給他打死在兒童醫院前面了,大概那條街上。當時的說法是排著槍給人打折了,腰打折了,這是我沒親眼看見,這是大家因為住在附近,大家都說昨天晚上打死一個人,腰給打折整個人給打爛了,打折掉。

另外一個當時聽得比較多的就是,這邊是南池的另外一邊是南昌街,叫南昌街應該是。南昌街有那個賣菜的,那時候叫副食店,賣菜的呢副食店我們那時候賣菜,都是大鐵皮櫃,上頭把菜綠色的鐵皮櫃。4日開槍,大概到6、7日發現了一個人,這個人都已經開始爛有味了,那兩天很熱,他躲在鐵皮櫃後面。那子彈,子彈太厲害,把鐵皮櫃打給打穿了,打在這個人腦袋上,應該給他打死了,沒人知道他藏在下面,沒人知道他藏在下面,那是打死。

在東單到東四,我現在記得有點模糊了,東單到東四那條街上,曾經看到一個軍人被市民暴打,打死沒打死呢我個人覺得玄,我個人覺得玄。所以這是當時出現的場面,我能夠看到,我能夠記到的故事是這些啦。在另外一個打得兇的地方,是從前門進來,他們是從大時代從前門進來,南園那邊進來,結果大家知道在,在這個前門那邊有很多胡同,什麼廊坊一條二條三條。在胡同裡頭,當時朋友有住那邊的,後來他說,誒,很多朋友比我小嘛,他說大個你知道那邊跟打巷戰似的,軍人在胡同裡打。

老百姓有些,其實老百姓手裡沒有槍,那時候恨他,就拿著爆竹二踢子的, 二踢腳去崩這些軍人。那你拿二踢腳崩他,頂多傷他一下,他拿槍,他說在這個前門裡頭,就像打巷戰似的。我個人沒有太多經歷啦,但是聽到了是這麼多故事,相當慘痛的。而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北京人的沉默,北京人的沉默,人死了, 人心死了,人沒有任何希望了。到了6日7日,它要求所有單位上班的,上班,那上班的人單位要審查,你去沒去過天安門廣場?所有人都去,那是單位領導要求去。所有人都說沒去過, 所有人都說沒去過。

自己原來的學校,因為系裡面有留我自己的同班同學嘛,後來就問他,誒怎麼著啦,系裡有事沒事。說比我晚一屆的一個女生,大家把她稱為叫系花,女孩子比較漂亮,人就給留校。在開槍的時候她往回跑,那女孩子跑不到學校了,她翻牆,女孩子挺厲害的,翻牆。翻牆的時候被人打了一槍,打在屁股上,所以後來大家就,那就事過境遷嘛,就說因為校花女孩子,結果一槍打到屁股上,她翻過去了,然後跑兩步跑不動了。哎呀,她說那個系花,系花當然誰都知道,就都是很矚目的,說唉呦她給打在屁股上了怎麼怎麼著,然後系裡保她。說是被流彈打的,她哪兒也沒去啊,反正系裡都保她,所有單位都在盡最大可能保護學生,保護自己的孩子,那是人心之所向。

跟大家簡單分享,在5月中旬的時候,因為趙紫陽回來之後,出現了一些非常大的變化,這是比較簡單啦。5月15日,在廣場開始絕食了,柴玲是總指揮,這是當時非常突出的一個女孩子,那現在怎麼樣那是現在啦,我們只說當時啦。有3萬多名首都知識界人士舉行大遊行,聲援學生,胡啟立、閻明複,試圖說服李鵬,修改四二六社論對學運的定性,沒有結果。中共官方在人民大會堂招待戈爾巴喬夫,上萬群眾在人民大會堂外高呼對話,是。

戈爾巴喬夫當時來,趙紫陽去見,接他,然後因為廣場全是人,全是學生,他們,繞著小道進了人民大會堂,這是當時的故事。這應該是清華大學的,當時清華大學外國語學院,因為戈爾巴喬夫在蘇聯,當時已經開始進行改革開放,他也是反貪腐,改革開放。所以學生把希望同樣放在了趙紫陽身上,胡啟立是人大,同樣是政治局常委的人嘛,所以放在趙紫陽身上。胡啟立、閻明復,在中共政壇當中,上層有一大批人是支持政治體制改革的,以趙紫陽為代表,其實前後是這麼個故事啦。

這是當年的戈爾巴喬夫,當時是進行國是訪問啦,車隊避開了主要的大路。所以在5月15日,戈爾巴喬夫的來,給人們帶來了很大的期待,帶來了很大的期望。但是這種期待跟期望呢,當時的趙紫陽手裡沒有軍權,確實沒有軍權,所以他一直採取非流血的方式,一直想說服李鵬。而李鵬是以鄧小平作為基礎,以鄧小平作為基礎,那鄧小平是軍委主席,趙紫陽是軍委副主席。所以李鵬在先、在前,鄧小平在後,李鵬只是國務院總理,但是呢他卻頂住了,卻頂掉了當時的趙紫陽是總書記。

而楊尚昆是國家主席,他們權力是分開的,從而造成了,作為趙紫陽,在它的整個體制內部,有大批的支持者,但他沒有軍權。楊尚昆後來也是支持殺虐的,從而造成了整個流產,流產的本身,其實也是命運來的,我覺得是命運啦,是過程。命運和過程,來促成整個中共體制內,中共體制本身,展現出中國共產黨真正的邪惡。是給現代的中國人,乃至全球的人,一種認識,就像我說的,誰要說共產黨是畜生,你是對畜生的侮辱。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