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2000張冒險帶出的「六四」底片:永恆的瞬間 歷史的見證(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9日訊】【今日點擊】(3485-2)

石濤評述

提要
2000張冒險帶出的「六四」底片:永恆的瞬間 歷史的見證(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在六四30周年的紀念日,一個叫劉建的當年89六四的時候,是大二的學生,住在翠微路的。翠微路是長安街西頭,軍隊大院裡的人;翠微路就是公主墳、木樨地那一片。他用自己的相機照了60捲膠捲,2,000多張照片,他竟然帶出了海外,帶出了海外。他是軍人子弟,就像跟馮小剛他們類似,所以是軍隊大院的。軍隊大院的人父母呢有一定地位,能住在軍隊大院裡,那就是父母有一定地位。

那30年過去呢,我們就不知道他們的父母現在如何,所以很顯然他即使拿出這些東西,對他父母的影響可能也沒有那麼大。所以他以一種負罪感的心態,一種對女兒負責的一種態度,把2,000多張照片拿出來,同時接受記者的專訪,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這是新聞界的人士啦、記者啦,4月27日大遊行,場景讓人心都能到嗓子眼太興奮了,每個方隊過來都是歡呼的,隊伍壯大我覺得真是一種特大的力量。

4月27日大遊行我們跟大家分享過,是鄧小平、李鵬的426社論之後,那作為學生組織來講全都退下了,學自聯、高自聯、北大、清華、人大,所有學生組織都被退下來。結果近百萬人去了天安門廣場,是北京人自發的,學生哪有那麼多啊,是各個單位幾乎都不上班了。他覺得這是一種特大的力量,沒有什麼能阻止,那麼多人站在一起,政府很脆弱。興奮一直到六四鎮壓前的最後一分鐘,聽到了軍車一點點向中心逼近的時候,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第一批軍車被攔下,掉頭,然後又來一波,這是當時攔軍車的場面,確實就是這樣。

他的軍車都是大解放,上頭蓋著大帆布,軍人在帆布裡邊。其實那天很熱了,給他們摀得夠嗆嘍,他說但是沒想到坦克和裝甲運兵車,當然也不會想像居然在北京天安門,長安街上會開槍,衝鋒槍、機關槍,完全沒想到他們會這種最沒有人性的手段,鎮壓這場民主愛國運動。所以這種詞兒,民主愛國運動是非常對的,但是你可以看到,這是共產黨屠殺的必然。學生的出現,包括今天當事者本身,還不能意識到這是魔鬼來的,這是超越了魔鬼的力量,而不是政治、不是民主,不是愛國主義、不是人性的本身,他們是最沒有人性這句話講對了。

是因為他們本身不是人的生命的屬性,這是我們一再跟大家介紹過的,你說妲己它到底是人還不是人,這是對很多人他是很難回答的,但又很容易回答。她是人但沒有任何人性,因為她內在的根本是被狐狸控制的。那中共的上層你江澤民也好、曾慶紅也好,同樣是類似的對吧,同樣是類似的。有朋友給我寫email說,說濤哥,他講得很長啦,他說他的弟弟怎麼開車撞了一隻狐狸,然後家裡怎麼出了狀況。然後他的爹不幹了,然後就跑這個,說肯定是你惹了狐狸了,狐狸不幹了,然後這弟弟身體就不好嘛,然後他就想各種辦法。然後他爹說沒招了就跑,他撞死狐狸,他弟弟撞死狐狸那地方給上香去了。

上完香之後把狐狸請回家算了,我們不惹你,對不起,那是無意的。他說自那之後,他弟弟就開始昏睡,白天也昏睡、上課也昏睡,他問我怎麼辦。我個人的說法,那狐狸占了兄弟的身上,那抽兄弟的精華,那兄弟可不就睡覺了。求什麼還要把這求來,這是真實的生活,一樣的道理對吧。民間發生的事情,當中國人涉及到,這些真正現實利益衝撞的時候,生命衝撞的時候,他沒有能力認識,立刻回到這種現實生活中,活在當下,那你就被牠毀了。

6月3日晚上 劉建在家裡面,他沒有帶相機空手跑到外面,道路封鎖,他那時候過不去了,長安街往後面跑的都是人,槍聲很可怕不敢往前跑。我看見了坦克軍車速度很快,真的沒有想到,還以為坦克會很慢的。然後他講說,到了翠微路附近的水利醫院,看到了20多年從沒見過的場面,二、三十具屍體。水利醫院應該是華北電管局的,好像是,華北電管局有一個華北電力中專學校,李小琳那兒畢業的,李小琳那兒畢業,這是一個系統的。

那翠微路是靠西了,如果再往東一點,就進了復興醫院。我另外一期節目說了,復興醫院上百的屍體,地上都是屍體,我們剛才看到的照片也是這樣,全是年輕人。他很害怕,拍了幾張照片落荒而逃,太害怕了無法忍受,我聞到了血腥味,真的就是血腥味。幾具屍體我沒拍,腦子被子彈打開了,沒了一半。那我跟大家解釋了比較可怕的地方,就是說自那樣的衝突之後,那北京人只要5日、6日、7日、8日,你上街頭都可以看到死人。那時候你上醫院,各個醫院都是死人。

但後來的北京人,全都轉到賺錢去了,立刻就遺忘了誰也不再提了。所以我說這不是政治,這是中共的邪靈之邪惡,對人性的那種滅絕式的,那種恐懼的制裁。塑造了後來這30年,給了今天人們應該有個反省的機會,其實換句話說,那些學生的死換來一種背景,就是中共的邪惡,生命之邪惡不是政治。我覺得再怎麼心狠,也不會對學生下這種手,學生也好、市民也好,手裡什麼都沒有,他們沒有反對共產黨。沒錯,六四最關鍵的問題,他們沒有反對共產黨,但共產黨說他們反對共產黨,所以就把他們殺了。

後來的一切的故事,當任何一個說我沒有反對共產黨,我覺得就是一塊破肉,是你的錯根本不是共產黨的錯。它妲己是妖怪就是妖怪,是狐狸就是狐狸,他當成女人就是女人,你把他當成女人是你活該。今天你把江澤民當成人是你活該,續長者一秒你又不應,你病入膏肓對吧,它不玩死你對不起你。那紂王看著妲己覺得他占了女人的便宜,那狐狸說不抽死你對不起你,你就是這麼塊破肉。對很多中國人而言,面對共產黨是一個樣的,你沒有能力、你沒有本事,你沒有基礎去認識人生命的本身,但你儘管是個人,因為就是一個利益的肉,一樣的。

打壓非常嚴重 ,手裡頭有六四傳單實物都要上交,我當時沒有上交,因為大院裡還好一點不像街道,所以他是軍隊大院。翠微路的對面他們大院的對面 ,應該是301醫院還是305醫院。劉建把膠卷沖成底片 ,藏進了箱底他不敢再碰了,那他不得了他肯定是自己沖的。那種膠片沖是要用藥水的,所以他自己有自己的暗箱,家裡的環境應該不錯,軍隊大院家裡環境應該不錯。他說我什麼都不敢想,最後那個場景太恐懼了,然後他跟周圍的人一樣,一頭扎進了生活的洪流。

其實我覺得不只是生活的洪流,因為他還活著,那你是慾望也好怎麼樣也好,他的心、生命,就是人性的那一份東西死了,完全死了。下海做生意掙點錢過日子 ,共產黨不好換了共產黨可能更不好,中國不能亂,亂了對老百姓不好。這是非常具有典型的,它殺了你,然後你說不能亂,亂了老百姓更不好,你都被殺了。

就像我跟大家說的,那個鄰居,你自己家裡面的女人,被人強姦了對吧,這個被強姦的哥哥看見了,妹妹你忍著點,你換個角度想想不一樣,咱們家攤上好鋪了,全拜託妳了。如果妳不能夠換個角度想的話,你哥哥也沒工作了,以羞辱、侮辱的方式殘殺著每一個人的,中國人的尊嚴。被壓在身下的女人會,一想也是完全有道理的,非常真實、非常當下、非常現實、迎頭而上,這就是中國不能亂,亂了老百姓不好的話。

他說那是一場真真切切的發生過,而女兒這一代卻把六四,看成不過是日曆上的一個普通的日子 ,有一種負罪感,後悔是這些照片從來沒有拿出過,我覺得應該讓更多人知道,親身經歷讓孩子們知道,他們今後可能會以經歷同樣的事情,中共那些事情,他們一定要知道。這個話說的,我覺得太恐怖了,難道讓自己的女兒要經歷同樣的事情,說不上來的一種味道。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