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已啟動自毀程序——以香港為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在其70大限之年,突然強令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筆者將此定性為「清場」行動(見「內外交迫下中共為何強令港府修法?」一文)。中共之所以「清場香港」,是因為它一直視香港為反共「橋頭堡」(中共最扎心的,一是香港市民持續三十年的「毋忘六四」,一是法輪功持續二十年的和平、理性反迫害)。

如果中共「清場」得逞,香港的法治與人權保護將遭致命打擊,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也就名存實亡了。但是,對中共而言,香港的獨特戰略價值從此也就被一筆抹殺了。

雖然香港只有1100平方公里,700萬人口,2018年本地生產總值約2.85萬億港元,但其在國際戰略格局中的地位卻非同一般。而從歷史看,中共尤善於利用香港。

竊國之初,中共不僅沒有軍事占領香港,而且,還低調地處理香港問題:「暫時不動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其意圖,一是保留香港這一「傳統」的「國際通道」,打破國際封鎖,爭取外援(當朝鮮戰爭導致聯合國和美國對大陸實行貿易禁運時,香港為中共提供了躲避制裁的主要通道,成為供應石油、化學品、橡膠、汽車和機械儲備等的基地,「此祕密一直維持了三十年之久」);二是「拉住英國」,使之成為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中第一個與中共政權發生「事實上的政治與經濟關係」並正式承認中共政權的資本主義大國(1950年)。

「改革開放」後,中共認識到香港是隻「會下金蛋的雞」,且受制於國內國際大勢,提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政策框架來解決香港主權移交和保持主權移交後香港的「繁榮穩定」,並承諾「五十年不變」。

多年來,作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香港是內地發展對外貿易最重要的轉口港;香港是內地最大外資來源地,港資在內地累計吸收境外投資總額中的比重逾半;香港是內地企業境外籌資的最主要國際市場,超過1000家內地企業在香港上市,首發和增發的總籌資額超過5.8萬億港元,占香港市場總市值的2/3,占總成交額的七成;香港亦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助推「人民幣國際化」。

香港的獨特戰略價值並不局限於經濟,於外交亦然。例如,中共曾以香港主權移交後關閉南非駐香港領事館來要挾南非時任總統曼德拉與台灣斷交。

此外,香港的獨特戰略價值,還在於其作為「一國兩制」的樣板,統戰台灣。

中共自己也深知,在主權移交後香港之所以仍具有獨特的戰略價值,就在於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沒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香港的獨特戰略價值將蕩然無存。

但是,中共卻控制不住自己操控一切的「極端狂妄變態心理」,不斷插手,從「23條立法」到對學生洗腦的「國民教育」,從掐死「真普選」的中共人大8-31決議到提出中共政權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等等,都在持續掏空「一國兩制」,使得香港每況愈下。(這也是近年來新加坡發展遠拋香港的主因之一。香港經濟過去與新加坡不相上下,人均甚至領先,現在卻被新加坡領先50%。)

然而,中共並不到此為止,反而變本加厲。

直到此次,中共強令港府修訂《逃犯條例》,使本已不斷貶值的香港獨特戰略價值走向終結。尤其,這是在冷戰結束二十多年後,籠罩在國際戰略新格局頭上的面紗終於被中美貿易戰一把掀開之際。

明眼人一看就知,中共的做法實在愚蠢、荒唐,超出了正常的理智範圍。

當前正快速成形的國際戰略新格局,其主軸是川普領導的國際自由社會全面圍剿中共政權,直至中共退出歷史舞台。在這個大背景中,對中共而言,香港的獨特戰略價值應該是在提升:當中美走向全面對抗,中共應該更加需要香港這個「超級聯繫人」,來充當它與世界聯繫的「橋梁」。

可是,中共恰恰選在此時來「清場香港」,來逼迫美國可能取消根據其《香港關係法》所賦予香港區別於大陸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這對香港將是致命打擊。但,可能港府已被中共全面裹挾。今年3月,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接受電視節目採訪時稱「我們能生存(We can survive)」。這是港府高官首度直接回應美國可能取消《香港關係法》的說法。)

為什麼?

唯一的解釋是:末日瘋狂。中共「清場香港」,這大概是它啟動「自毀程序」的表徵之一吧。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