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專訪李南央 李銳六四日記嘆「何以謝天下」(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8日訊】【今日點擊】(3484-1)

石濤評述

提要
專訪李南央 李銳六四日記嘆「何以謝天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那這期節目是咱們講,89六四特集當中的最後一集。其實在整個講89六四的這個,就是我們過去怎麼說呢,整個這一套系列當中,跟大家分享的主要是我個人,在整個89六四期間,我個人遭遇過的一些故事。就是就憑藉我個人的眼睛看的,是零散的、是切斷的和零散的。

我印象比較深的呢,就是在5月17、18、19,其實是這個趙紫陽出事前後,就趙紫陽在溫家寶的陪同下,到了天安門廣場去看那些絕食的學生。那個時間呢當時在北京城出現的故事,就是我補充跟大家說我經歷過的。

全北京人全出來了,只有康華公司的標誌沒出來,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的人也出來了,在中山公園跟勞動人民文化宮,要鎮壓的,但最終他們沒有出來。所以在那個大遊行的過程中,這是我補充的資料。我當時是在天安門廣場的這個,人民大會堂跟把角處,你知道它有那個,原來是有攝像機的,是一個攝像平台,是照那些國慶節啊、什麼大閱兵啊,那個中央電視台放攝像機的位置。我在那個地方之下面我爬到那樹上,那都是松樹我爬到樹上,在那兒待了將近一天,人來人往。

看到的,看到比如說比較典型的,我現在還記得比較清楚比較典型的,釣魚台的大廚打了牌子,我們是釣魚台的,講江青啊講中共的高官怎麼奢糜。最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們吃孔雀肉,孔雀的肉,他們吃孔雀。那是在那個年代裡,大家會覺得孔雀是一種不會被殺掉的,人們不會,不是雞啊不是鴨,對不對,不是人吃的。他們怎麼能吃孔雀肉,那大廚就去聲討,這是我印象滿深刻的。

另外比較深刻的就是,當時已經開始絕食了,廣場裡全是人。在西邊可以到了復興門,東邊可以起碼到了東單,東單西單基本就全都滿了。復興門和東邊的建國門,那個地方有很多開著各種車,去把人們往裡送,往廣場裡送。而那上百萬人相當有次序,救護車呼嘯來呼嘯去,去說廣場又有學生餓暈了,又有學生餓暈了,又有學生餓暈了。有很多朋友後來說,那學生當時有些人沒有真正絕食,有些人偷吃東西這個那個的,就我個人來講無法證實。但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在整個當時的過程中,人的那種精神,向中共抗爭。但是你說向中共抗爭吧,他們確實沒有反共產黨,這也是真的。

在確實沒有反共產黨的背景之下,共產黨把人殺了,所以不是你反不反它,而是共產黨代表的權力者他怎麼想。一個崇拜權力的人,一個握有權力的人,他就怕別人搶走他。咱說句玩笑話,娶了個太太,太太很漂亮,現在太太都愛到外面招搖撞騙,招搖撞市,你帶著到外面去招搖的時候,你自己挺牛氣的時候,你看我太太多漂亮,別人多看一眼你就受不了。你帶著太太出來就讓人看的,人一看你又受不了,就這個類似,我只是打比喻,權力者類似。那男的也一樣,對不對,你家你覺得你先生挺優秀的,先生那邊出個女孩跟先生一打招呼,你底下就在大腿根上掐一擰,說,誰,幹嘛來的你們倆有過什麼故事,完了,還一樣,這東西男女通吃。

我說的意思就是權力者擁有的那一份,完全超越於其他正常人,對權力者的判斷對吧,對權力者的判斷,共產黨就是這個。所以學生當時很單純,包括北京市民也很單純,一直認為他們永遠,他無論到怎麼樣,它不會殺人的,怎麼折騰也不會殺人的。所以那個時候在北京充滿了希望,人們變得善良,人們變得相互的一種信任,那是相互信任。善良、相互支持,那是真的過程。所以我講說學生在這個絕食的時候,你看大家維護秩序啊,那個人與人之間那種相互關懷,都是人,但是他讓出的那種救護車道啊,挺讓人感觸的,這是我個人挺讓人感觸的。

那江澤民是89六四最大的獲利者,獲利者,所以這是在我眼睛裡看到的前後的故事,基本上我經歷過的故事就是這些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侷限性,每個人都有那個特殊環境下的那種,怎麼說呢只能叫侷限性,因為每個人都看到的是一面。包括後來說,在天安門廣場撤出來的各種傳說也都有,這都是傳說啦。那在今天呢,在89六四最後30周年的時候,我看到很多人寫紀念文章。比較兩個特殊的人,一個是鮑彤,一個是李銳,這兩個是體制內的高官對吧。他們在當時的回憶,就是現在對當時的回憶,我覺得給所有朋友有個借鑑之際,借鑑,因為他們是體制內的人。

專訪李南央:李銳六四日記嘆「何以謝天下」

李銳,在他的李銳日記裡面,記述這段故事,被他的女兒講給了自由亞洲電台。文章是這麼說的:專訪李南央,當時李銳的六四日記說何以謝天下。明報拿出了李銳日記中關於六四的部分,當時是中央顧問委員會的委員。六四開槍在北京血腥的行為痛斥不已,發出了事已做絕,何以謝天的質問。其實當時包括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習仲勛因為89六四,從而被鄧小平轟出了北京城。所以到現在習近平的母親,依然生活在住在深圳,不在北京。

李銳曾經是毛澤東的祕書,前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中顧委的委員。當時的這個中顧委的委員會,中顧委就是鄧小平領導,實際就是垂簾聽政者,垂簾聽政者。胡耀邦也好、趙紫陽也好,實際是被中顧委完全給控制。李銳他當時住在木樨地的部長樓,跟大家解釋過部長樓,他當時正部級的官員。槍聲漸近,在描寫軍人時,衝鋒槍端的時候是斜射的,時而掃地時而朝天,他所看到和聽到的民眾傷亡的情況。木樨地打槍是最厲害,李銳住所靠近了長安街,同一棟樓不少人家人被子彈擊中。他們住在六樓前面是一排車庫,槍是仰角的正好可以打到7樓,比較起來還算安全,但他們是在陽台上看。

我們家對面的孫冶方家,那個鐵窗上被打了子彈。孫冶方也是中共的高官。日記是由李南央按照李銳生前的願望,捐給了史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明年可能會向世人公開。日記披露他在家附近有多個住客遇難,包括保姆和幼兒,時任最高檢察院的副檢察長,關山復的女婿在家中被打死,另外一位13歲的小孩中彈,不准送到醫院,搶救最後死亡。那關山復的女婿在家中被打死,說到這兒想起一個故事,就是薄熙來的老婆,薄瓜瓜在那個時候大概只有1歲是2歲,薄瓜瓜。就在89六四的時候,他的孩子瓜瓜是得病了發高燒,薄熙來的谷開來,堅持要送孩子上醫院看病。薄一波因為這事把谷開來罵了,大罵一場,說子彈不長眼睛,而下令打學生的其實包括薄一波,八大老之一。

所以在那個故事中,在我們2012年,跟大家分享薄熙來、谷開來的故事的時候,談到了這部分。所以當時應該是谷開來嫁到薄家之後,薄一波最發怒的一次,那當時我忘了薄熙來當時的表現是什麼,但原因是孩子發燒,原因是這個。6月3日夜間跟4日凌晨,北京市民的憤怒,和黨內開明派高官的絕望。李銳本人整日不寧,流淚不止,解放軍上將蕭克斥訴當局,千古罪人遺臭萬年。體改委的副主任安志文,何以為黨?何以為黨?這話問得多蠢哪!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