覓真:請抓住這最後的機會——寫給中國現任者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發出通告:「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請海內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動起來,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網提交迫害者名單,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親屬、子女、資產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之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6月5日發布《全面收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犯罪者名單和罪證》公告:我們呼籲全世界所有正義人士立即行動起來,全面收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犯罪者名單和罪證,向追查國際舉報,為即將來臨的大審判全面追查和懲治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反人類罪惡提供證據!刻不容緩!這不僅僅是因為此等罪行必須懲處,更是因為要拯救人類最後的道德良知!

大紀元於2019年6月3日時刊出特稿:《中共覆滅在即 勿依賴中共保權》。特稿中說:「中共這艘舊船即將覆滅,這一點不僅有能力的人看到了,普通中國老百姓也看到了,人人都在奪路而逃。目前中國官場和企業各界,大家都在紛紛尋找各種渠道把資金和家人送往海外避險。」

「如果習近平立即拋棄中共,民心盡失的中共會即刻垮台;習近平則會得到中國人民的擁護,從而獲得「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否則將面臨難以想像的災難性後果。」

文章中提醒現任當權者習近平,「若能丟棄妄念,拋棄中共,即可直搗黃龍、斬開亂局,順天應命,成就歷史功業,還神州大地一片朗朗乾坤。」「再不拋棄中共,當權者不但保不住自己的權力,反而會接過中共歷史上所有犯下的罪惡,遭到清算。」

2019年6月6日,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又聯名發出特稿《歡迎舉報江澤民等人權惡棍美國資產》。文章指出:「江澤民家族及「血債幫」貪官轉移至美國等地的巨額資產,全是非法所得,理應歸還於民。因此,曝光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迫害人權高官及其家族的美國資產,將有助於美國政府排查人權迫害者,有助於追查人權迫害及貪腐罪行,乃是伸張正義之舉。」

在內憂外困、國難當頭的關鍵時刻,中國現任當權者卻變得越來越「紅」,背離人民越來越遠,使諸多憂國憂民之士痛感失望。近來許多人士發表文章,為中國現任當權者提出誠摯的建議及願望。願習近平等有意中國變好的人能夠看一看聽一聽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

在這裡不妨摘錄大紀元一篇《習近平不願背的黑鍋要背到何時?》文章中的一段話:習近平在背起「六四」屠殺的黑鍋的同時,還有另一個黑鍋迄今沒有卸下,那就是替江澤民集團背負鎮壓法輪功、特別是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鍋。」

「這兩口黑鍋的分量有多重,罪惡有多大,不知習近平是否真的好好思量過。在當今中國經濟下滑,民怨沸騰的社會,中國上上下下早已沒有多少人相信中共還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都在期盼著中共的垮台。正如6月3日大紀元發表的特稿中所言:「習當局如果以為要保住權力就必須維持中共政權,那真是犯下誤國誤己的致命錯誤。因權力無論是來自於天賦神授、還是民選民心,中共兩者皆無,政權已至窮途末路。」「無論習近平出於怎樣的「初心」,當他想要利用中共、來保住其自以為「可以實現抱負」的權力時,實質上反而是被中共利用他的權威、鐵腕和手段,來保黨、支撐中共政權。」

「如果習近平在慈悲的呼喚下,仍不想卸下背負的兩大黑鍋,主動拋棄中共,為自己、為中國人、為中國迎來一個光明的未來,那麼,當中共突然被某個人解體的那一天,背負著兩大黑鍋的習近平的結局會怎樣呢?一定很慘。反之,如果習近平明白這其中的厲害,那麼「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

不管習近平出於何種原因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我認為上天還是沒有放棄他,還在給他機會。為什麼出現了川普(特朗普)這樣一個美國總統?為什麼發生了這樣一場中美貿易戰?為什麼使中共處在了這樣一個境地?這不是上天在給某人一個解體中共,重振中華的機會嗎?此時如果習近平能夠順應天意民心,絕地而起,拋棄中共,推行新政,振興中華民族偉業,將成為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又一個偉人。如繼續保黨,維持暴政,不但保不住邪黨,更保不住自己的功名利祿,身家性命,還會遺臭萬年,留下千古罵名。

那場大屠殺的三十周年剛剛過去,血腥場面的照片曝光的越來越多,說明一個事實:人們不會忘記。二十年前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至今仍在繼續著,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綁架、關押、判刑、及活摘器官每天都在發生著,這些事情能夠不承認嗎?難道這些黑鍋仍舊情願背下去嗎?

人類社會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歷史,留給人的時間不多了。」奉勸習近平等可能有意使中華民族變好的當權者們,請抓住這歷史上千載難逢的機會,拋棄中共,順應天意民心,因為你們處在的位置上,具備這個能力,為拯救中華民族做一件功德無量能夠青史留名的好事吧!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