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文:中共敗亡在即 哪裡是「後路」?

對於中共官員來說,十餘年前已經在準備「後路」。從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三反、五反、反右,到文革十年浩劫,再到八九年鎮壓反腐敗學潮,以及從一九九九年開始的傾全國之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用屠刀殺出來的血紅記錄。

在中共體制之內跟隨中共「搞革命」的黨徒,事實上比任何人都了解中共體制的殘忍與黑暗,以及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所帶來的生存危機。

「裸官」的說法由來已久,讓子女家屬移居海外,而自己留在中共體制,一旦出事落馬,起碼家人以及財產已經轉移國外。

據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學家卡爾領導的一項研究,僅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一年這十年間,中國的非法資金外流數量位列榜首,約為1萬億美元。

在此期間,牢牢控制中共權力中樞的江澤民集團,從上到下形成了系統、公開、整體性的中共貪腐陣營,把巨額贓款資金存放在「全球最安全的避風港」瑞士銀行,成為首選。

前中國銀行香港總裁劉金寶二零零五年因貪污罪被判死緩。香港《開放》雜誌披露,國際結算銀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發現一筆20多億美金的巨額中國外流資金無人認領。之後劉金寶在獄中爆料,這筆錢是江澤民在16大前夕,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出去的。劉金寶還曾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

維基解密幾年前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000個帳戶,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中共的副總理、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幾乎人人都有一個帳戶。此外,在香港工作過的局一級的官員大部分也都有瑞士銀行帳戶。

銀行保密時代的終結

二零零八年全球「金融風暴」爆發,一個又一個經濟泡沫被刺破。國際社會在清理泡沫過程中,發現相當多的不明帳戶開設在瑞士的銀行。

二零一二年,美國政府對瑞士最古老的私人銀行威格林銀行提出了稅務訴訟。二零一三年一月威格林銀行承認,曾協助美國公民在海外持有的12億美元資產逃稅,並向美國政府支付了5790萬美元罰款,隨後這家有著270年歷史的銀行被迫關閉。

守法、公開、正當,是任何一個國家與地區應遵守的基本準則,任何一個角落都不應成為不法分子的「避風港」。在美國、德國、英國等國家要求之下,瑞士放棄了有數百年傳統的保密制度。

二零一四年五月初,瑞士突然承諾,將自動向其它國家交出外國人帳戶的詳細資料,並宣布一旦確立國際標準並獲得瑞士議會和選民的認可,瑞士最早可於二零一八年開始交出相關資料。

二零一八年十月,瑞士聯邦稅務管理局(FTA)向歐盟國家和其它九個司法管轄區,公開了有約200萬個帳戶數據,包括姓名、地址、居住地、稅號、帳戶餘額與收入信息等。路透社(Reuters)將這一事件稱為「銀行保密時代的終結」。

雖然中國大陸目前尚未和瑞士進行信息交換,不過瑞士已將中國列為意向交換國之一。公告提到,到二零一九年,數據共享方將擴展到約80個國家和地區。

在瑞士銀行的大門關閉之後,金融高度發達的美國成為「黑錢」嚮往的飛地。中紀委披露了二零一三年非法資金外逃規模達15,000億美元,比二零一二年急劇上升50%。其中大量的「黑錢」湧入「個人隱私保護制度」最為完善的美國。

然而,二零一五年三月的一則消息,讓中共貪官心存餘悸。在這一年三月五日,美國司法部表示,已協助韓國當局收回與韓國獨裁者全斗煥相關的2870萬美元貪污所得。另一方面聯邦檢察官表示,全斗煥親屬已同意美當局沒收在美洗錢的100多萬美元。

現任聯邦調查局副局長、時任FBI洛杉磯分局助理主任大衛·鮑迪奇(David Bowdich)評論說,「美國不會袖手旁觀,不會成為外國官員洗錢、隱藏腐敗的避風港。」

無獨有偶,二零一六年二月,美國司法部公開了赤道幾內亞總統奧比昂之子特奧多羅(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在美國洗黑錢的調查案例。在美國司法部對特奧多羅提起訴訟之後,其同意從其被拍賣的房產款中,取出大約3千萬美元,幫助赤道幾內亞民眾。

清算反人類罪的先聲

上訴兩個美國司法部沒收貪贓財產案例,僅僅是針對當事人的貪污民財作出的裁決,如果一個當權者,犯有種族滅絕、迫害信仰等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就不可能僅僅是清算財產這麼簡單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瑞典斯德哥爾摩地方法院以曾參與一九九四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為由,將原籍盧安達的六十一歲瑞典公民貝林金蒂(Claver Berinkindi)判處終身監禁,罪名包括種族滅絕,以及在盧安達進行謀殺、謀殺未遂與綁架等嚴重罪行。貝林金蒂雖然隱瞞身分加入瑞典籍,瑞典和盧安達遠隔萬里又時隔二十二年,凶手還是逃不過正義的審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聯合國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判決,首次裁定紅色高棉(Khmer Kraham,又譯赤柬)兩名前首領犯下種族滅絕罪,判處二人終身監禁,這是首宗判決種族滅絕罪的官方裁決。其中一人是92歲的農謝(Nuon Chea),他是紅色高棉政權領袖波爾布特(Pol Pot)的副手,另一是八十七歲的喬森潘(Khieu Samphan),他是當時的國家元首,被控對越南裔民眾實施種族滅絕。喬森潘在受審期間還揭露出中共支持赤柬的大量材料,柬共創造的酷刑手段如活取人腦機的製造,就是得到中共專家的指導。赤柬頭目犯行四十多年後,仍須受審判刑,並非罕例。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波蘭司法部長表示,將起訴一批共產黨統治時代的法官與檢察官,這些人參與了對當時反對派人士的迫害和判刑。波蘭司法部長兼總檢察長傑波羅強調,應該讓曾服務共產黨、參與迫害的法官與檢察官為他們當年的行為承擔責任。這七人包括三名法官與四名檢察官,他們在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二年期間對至少十名反對派持不同政見人士判刑。

去年十月,波蘭一家法院對85歲的米赫尼克下達了逮捕令,他曾判處一批反抗共產黨的人士死刑。今年一月,波蘭司法部門請求瑞典同意引渡現為瑞典公民的米赫尼克回波蘭受審。波蘭政府表示,米赫尼克犯下了反人類罪,類似罪行永遠不會喪失時效。

波蘭追訴共產黨統治時代的法官與檢察官,也給世人指引著同一結論:群體滅絕罪與反人類罪的惡行重大,追訴期永不消失。

提交迫害者名單 讓邪惡無路可逃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輪大法明慧網刊發《通告》: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一方面,美國政府將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另一方面,他們從中國轉移到國外的非法資產將面臨清算。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江澤民與中共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對上億遵循「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暴的迫害。二十年來,在沒有任何正式的法律條款情況下,至少有數十萬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與監獄中,長期遭受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與精神摧殘,更令人髮指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種駭人聽聞、天地不容的暴行。二十年來,至少有四千兩百多人被迫害致死,還有更多的人至今失蹤。

在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不捨晝夜,和平理性的講真相中,國際社會以及世人逐漸清醒,不僅認同「真、善、忍」普世價值,而且開始對於中共及江澤民集團的反人類罪行,予以認真面對以及訴諸法律。

明慧網在《通告》中稱:「請海內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動起來,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網提交迫害者名單,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親屬、子女、資產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根據明慧網頒布的「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迫害者」包括、但不僅局限於直接實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體政策、下達命令以及協同者。根據美國的相關法律公告,符合拒發簽證要求的惡行包括:

未經法院判決為「死刑」而故意殺人;
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
沒有刑事指控的拘押;
綁架或祕密拘押而致人失蹤;
其它對生命權、自由權或人身安全權的公然剝奪;
下令、煽動、協助或以其它方式參與群體滅絕。

殷鑑不遠。人類社會的正義力量,曾經將法西斯頭目、南斯拉夫的獨裁者、紅色高棉的殺人魔王都押上國際法庭,也同樣可以將江澤民集團與中共犯罪官員押上審判台,這一時刻不日即到。近年的數則國際判決與現今波蘭政府追訴前法官,都應讓追隨迫害元凶的助惡之徒深思自己的未來。這些判例足以讓曾受中共蠱惑的人們警醒,為中共賣命就如同為虎作倀者,都沒有好下場,被中共利用完了自己仍要承擔苦果。

尊重生命與維護人權,是普世原則。因為類似的情況,早在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法西斯戰犯時,已有先例:不道德的行為不能以是奉政府的命令為藉口而求得寬恕。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那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應該趕快停止迫害,保護法輪功學員,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證據,將功補過,為自己的未來預留後路,才能彌補罪愆、贖罪自救。

那些積極參與迫害的黨羽,惡報已然現前。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諸如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李東生、王立軍、萬慶良等中共高官鋃鐺入獄,也預告了首惡之徒的下場。從七年前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到中共勞教制度廢除,再到李東生、周永康這些「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頭目的相繼落馬。善惡終有報,迫害法輪功者必遭惡報的天理讓歹徒惶恐不安,報應已直逼首惡元凶。

長夜將盡,曙光已現,正義終將彰顯。那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人員,應該趕快停止迫害,保護法輪功學員,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證據,將功補過,為自己的未來留一條後路,才是正確的選擇。

——轉自《明慧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