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掩耳盜鈴?中共微信大屠殺 瘋狂封號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0日訊】每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敏感期,大陸的網路管控就會額外嚴厲。六四期間,大陸大批網路社交軟件「微信」帳號和群組被封,連匯款的數額碰巧與敏感數字相同也無法交易。網民怒斥中共進行「微信大屠殺」,連末日來臨時,還在忙著隱瞞真相、掩耳盜鈴。

六四,所謂的中共敏感期,大陸的輿論封鎖、網路管控可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短短幾天之內,大量的微信帳號、群號被銷號、封殺。很多網民一覺醒來之後,幾十個、上百個群組全軍覆沒。

網民斥責,中共惡意限制言論和人權的封網行為「太過分,太瘋狂!」

有人發文形容:三十年前的6月4號,中共在北京街頭實施了一場對愛國學生和民眾的大屠殺;三十年後的6月4號,中共又在網路上對民眾實施了另一場大屠殺。不同的是,前者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後者則是一場看不見血的「網路大屠殺」!

網際網路觀察人士古河:「據說這次在六四期間封的群大約有5萬多個。隨著中共末日不斷的來臨,中共越來越緊張,敏感的日期也越來越多,所以它們必須要把真實的聲音給封殺掉。」

網際網路觀察人士古河表示,中共封殺輿論的目的是為了繼續愚民,防止民眾覺醒,但實際情況恰恰相反:隨著網路的發展、自媒體的不斷湧現,民眾正在大規模的覺醒。而中共的網路封殺,正是它「不自信」的真實表現。

古河:「很多人都可以這樣問:你中共那麼『自信』,為什麼不敢讓老百姓說話呢?它建立的基礎,就是要不讓老百姓說話的,因此它才『自信』。」

有網民向美國《大紀元時報》表示:中共的末日要到了,它還想隱瞞真相,矇蔽民眾的眼睛。但實際上這已不可能,「現在人民正不斷覺醒,真相總會見天日的。」中共只是在「掩耳盜鈴罷了」。

荷蘭一家網路組織的安全專家葛弗斯(Victor Gevers)一直在關注中共的網路封鎖。他破解了部分微信敏感詞庫。在葛弗斯發現的800多個中文敏感詞中,大多數與社會焦點事件有關,比如「八九六四」、「709」、「維權律師」、「退出中共」、「退黨退團退隊」等。

另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發布的報告,在大陸網路上,僅僅因為與六四相關,而被中共封鎖的敏感詞,就已高達3500多個。

大陸網友雷先生:「它們就害怕真相,害怕別人知道那個真相。所以搞笑的是,現在人想了解本地、國內的事情,還要爬到外面、翻牆去,才(能)了解到。這是一種笑話。」

大陸網友雷先生本人的微信號從2016年開始,已經不斷地被封了幾十個。去年,他因為想在網上紀念六四,而被抓捕,至今,他仍然不斷地受到警察的騷擾與威脅。

雷先生:「在這種高壓之下,好多人敢怒不敢言,但是,慢慢地好多人已經覺醒。因為,在微信上也好、翻牆也好,都看到好多真相,所以好多人慢慢地覺悟起來。」

在這次中共進行的微信大封殺中,英國廣播公司BBC駐北京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也不能倖免。

麥笛文發文說,他在香港報導六四紀念燭光晚會,拍攝現場畫面,於是將其中幾張照片上傳微信。不久他的微信帳號被封,理由是所謂的「被懷疑『傳播惡意謠言』。」

麥笛文感嘆:「看起來,在中國發布真實事件的照片,沒有任何文字評論,也會被認為是『傳播惡意謠言』。」

中共當局近期除了吊銷民眾的微信帳號、封群之外,還竭力封堵所謂敏感信息的傳遞,就連匯款或紅包數額遇到敏感數字也不放過。6月4號這天,用戶在發送6.4元、或64、64.89、89.64元等數額的匯款或紅包時,都被告知交易失敗,而其它數額則沒有問題。

採訪/陳漢 編輯/李謙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