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搖身變老闆 雲南辦理孫小果案引高層不滿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0日訊】20多年前被判死刑的孫小果,如今又因涉黑涉惡被捕,事件震驚輿論,消息稱,孫案已經引起北京高層的不滿。一週前,「掃黑除惡督導組」已進駐雲南,督辦孫小果案。

孫小果是雲南昆明的惡霸,早在1998年已經被判死刑。但孫不僅躲過了死刑,還改名換姓繼續逍遙法外,直到今年3月中旬,因一宗傷人案,孫再遭拘捕,引爆傳媒和民眾的高度關注。

5月28日中午,雲南官方公布孫小果涉黑案的初查情況,稱孫的生父陳某,是「昆明市某單位職工」,已於3年前去世,且並未發現他涉及孫小果案,很多網民質疑雲南官方的該通報。

陸媒稱,雲南發出的初查通報,確實有一些語焉不詳的地方。

一週後,「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派出「全國大要案督辦組」進駐昆明,督辦孫小果案。

該組成員包括中紀委國家監委、全國掃黑辦、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各一名正局級幹部,以及若干名辦案專家。此前「掃黑除惡督導組」已進駐雲南。

報導稱,這種陣容在別的案件中幾乎是看不到的,「大要案督辦組」以前也很少出現在新聞中。

《明報》9日稱,這似乎說明孫小果案的性質也發生了變化,孫案已跳出地域和層級的管轄局限,全程置於高層部門的直接查辦之下。

消息人士說,「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不滿雲南對孫案偵查進度。該領導小組有「4副國級、3正部級」共7名高層。

昆明惡霸孫小果多次犯案

早在1990年代,孫小果就被視為昆明黑惡勢力的典型,並於1998年被判死刑。

根據《南方週末》報導,1994年10月16日,就讀武警學校的孫小果等2人夥同4名無業青年駕車遊蕩,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位女青年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姦。

翌年12月20日,盤龍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2年。然而,孫小果並未因該判決入獄。

據官方法律文件,孫小果3年後又犯案,涉嫌強姦、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和尋釁滋事,一審和二審都被判死刑,彼時,孫小果不服上訴,雲南高院審理後維持原判。

但孫小果並未死,昆明坊間早就盛傳孫小果出獄後改名換姓註冊了多家公司。

陸媒稱,孫小果以李林宸的名字出現在了昆明商界,開的是餐飲夜店服務公司,李林宸是控股股東。隨後公司越開越大,以1000萬的註冊資本與人成立了銀河俱樂部,李是最大股東,持股95%。

多個昆明夜場人士也證實,孫小果出獄後改名換姓,身材發福,以昆明M2酒吧老闆的身分為圈內人熟知,認識他的人都喊其「大李總」。

孫小果事件曝光後,其背景引發外界關注。

孫小果家庭背景深厚

孫小果曾加入過中共武警部隊家庭背景深厚,1994年19歲的孫小果涉及輪姦案被捕後,其當警員的媽媽孫鶴,把他的年紀改小2年,於是「未成年」的孫小果,只被判3年監。

之後,孫小果母親又為他提交假證申請保外就醫;任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父李橋忠,則幫他取保候審,即是孫小果不用入獄。

不過,3年後孫小果又犯案被判死刑後,其父母的包庇行為也被曝光,母親孫鶴被開除公職和判監5年,繼父李橋忠被撤職。

但孫小果仍沒死。2008年孫小果在父母、監獄及法院的人幫忙下,借用其他人的防盜窖井蓋發明申請國家專利,被認定立大功,獲減刑釋放。孫小果出獄後更名換姓變成夜店老闆。

今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機關在辦理一起故意傷害案中,發現疑犯孫小果是死刑犯。目前,孫案已扣留11人,包括省監獄管理局負責人、雲南省和昆明市各級法院法官。但外界質疑孫小果案背後仍有更大的保護傘逍遙法外

網民紛紛熱議:這是中國共產黨治下的典型案例,有後台犯了天大的事也肆無忌憚,本應入獄卻沒入獄,本應槍決沒槍決,如今再犯案,這正說明,中共清理黑社會清理不了,清理完這一批人之後,還得上來一批黑社會,因為黨的性質決定。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