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貴一時夢幻泡影 榮華一世過眼煙雲

文/君子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7日訊】長鬚入夢

唐大足初年(武則天時期),有個書生隨新羅使臣一同出行,在海中被大風吹到一個島國,名曰扶桑洲長鬚國。國中之人皆長鬚,語言與唐朝的語言相通,人口眾多,物產豐富,建築和服飾與中國稍有差異。他們官署中的官吏品級,有正長、戢波、目役,島邏等稱謂。書生四處拜訪參觀,長鬚國的人們都很尊敬他。

海上航行(Getty Images)

一天,有人駕著數十輛馬車來到書生住處,說長鬚國的國王要召見他。書生坐上馬車行了兩天才抵達王宮,身穿盔甲的衛士把守著城門。使者引導書生入城拜見國王,只見宮殿高大寬敞,國王威儀端坐。書生下拜行禮,國王微微起身,見他來自大唐上國,遂拜其為司風長,並招為駙馬。卻說那公主特別漂亮,美中不足的是腮邊也長著長鬍鬚,令書生鬱悶。書生在該國地位聲名顯赫,富有珍珠寳玉,但每次回家看見妻子心情都不好。

長鬚國國王經常於月圓之夜舉辦宴會。一次宴會上,書生冷眼一看,發現國王身邊的嬪妃一個個也都長著長鬚,於是有感而發,賦詩一首:「花無蕊不妍,女無須亦醜。丈人試遣總無,未必不如總有。」國王聽後大笑:「駙馬呀,你竟然一直在為小女的鬍子而耿耿於懷嗎?」書生在長鬚國一晃就生活了十餘年,與長鬚國公主生育了一兒二女。

一天上朝,書生見國王和大臣面色憂愁,書生奇怪的問其緣由,國王泣淚道:「國家有難,禍在旦夕,非駙馬出面斡旋不能獲救。」書生吃驚的說:「如果可以消除災禍,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不敢推遲。」

國王於是命人準備船隻,派兩名使臣跟隨,對書生說:「有勞駙馬去覲見東海龍王,就說東海第三汊第十島長鬚國有難求救。我們國家實在是太小了,龍王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一定要再三說明。」

龍(Getty Images)

國王流著淚同他拉了拉手分別了。

書生登上船,不一會兒就到了岸邊。上岸後發現岸邊海沙全是七寳沙,人都穿長衣戴大冠。書生就走上前去,請求拜見龍王。來到龍宮,只見如同中國佛寺壁畫中所描繪的天宮,光彩耀眼奪目,不能正視。龍王走下台階迎接他,又陪他順台階走上宮殿。龍王問其來意,書生說明原委,龍王當即下令速查。過了好一會兒,外面有人稟報:「所轄境內並沒有這個國家。」書生又哀聲祈求,詳細說明長鬚國在東海第三汊第十島上。龍王喝令使者:「仔細尋找勘查,快速回報。」過了一頓飯的工夫,使者回來,稟報導:「這個島的蝦正該供大王這個月食用,前天已經捉來了。」

龍王笑著說:「客人原來是被蝦迷惑了。我雖是龍王,但吃的東西都必須遵照上天的安排,不能隨便亂吃。現在就為客人少吃一點吧。」說著命人帶他前去觀看。書生見到如房屋大小的鐵鍋數十個,裡面都裝滿了蝦。有五、六隻紅色的大蝦,大小如人的手臂,看見了書生就不斷跳躍起來,好像在求救一樣。

蝦(Getty Images)
蝦(Getty Images)

領他去的使臣指著一隻大蝦說:「這是蝦王。」

書生看了不禁傷心落淚,龍王就命令放了裝有蝦王的這一鍋蝦,又派兩位使臣送書生回中國,只一晚上就到了山東登州,書生回頭再看那兩位使者,原來是兩條巨龍。

這是唐代段成式筆記小說集《酉陽雜俎》卷十四里記敘的故事。這位書生被海上大風吹到了一個神秘王國,被招為駙馬,顯貴一時,災難降臨方知真相。真是同床共枕十多年,不知嬌妻不是人。而他到龍宮求救時,他的蝦王、蝦妻、蝦孩已在人家的鍋裡,差點成了盤中菜。他被龍王送回中國,蝦國榮華彷彿夢一場。

【唐】段成式撰四部叢刊子部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酉陽雜俎》前集(卷十四至卷二十)(公有領域)

南柯一夢

類似的故事還有唐朝李公佐的《南柯太守傳》。這裡是蝦國,「南柯一夢」中是蟻國。說的是中唐時,有個東平人叫淳於棼的,與朋友在宅旁古槐樹下喝酒大醉,恍惚間被一使者迎至槐安國,官至南柯太守,又被招為駙馬,與金枝公主生了五男二女,榮耀顯赫,一時極盛。後檀蘿國進攻,淳於棼作戰失利,公主病亡,榮華散盡,被遣返回鄉,矍然夢醒。夢醒後,見家僕在打掃庭院,二友人尚在,斜陽猶未西落,杯中酒還未喝完。遂與二友尋槐下洞穴,原來槐安國是他家大槐樹下的螞蟻洞,但見群蟻隱聚其中,南柯郡、公主的墳墓等在蟻國二十年所歷一一呈現。三人大驚,將蟻穴掩埋如舊。不料一夜風雨,群蟻消失。檀蘿國則是宅東附近一株大檀樹旁的螞蟻洞,檀樹上纏繞著藤蘿。

螞蟻(Getty Images)

蟻巢(Getty Images)

黃粱美夢

除了「南柯一夢」,還有唐瀋既濟《枕中記》著名的「黃粱美夢」。說的是有個姓盧的讀書人,整天為得不到榮華富貴而苦惱。一次,在去邯鄲的旅店裡,遇到了道士呂翁,就向呂翁訴說自己的貧困和苦惱。呂翁給他一個枕頭,叫他睡覺。這時旅店的主人正在煮黃粱(小米)飯。讀書人在枕頭上睡著後,做起了美夢,夢見自己封官拜相,娶妻生子,享盡了幾十年榮華富貴。可是一覺醒來,他看到一切依舊,連店主人的黃粱飯都還沒煮熟。剛才自己所享受的一切,不過是人家煮黃粱時自己做的一個美夢罷了。

南柯一夢和黃粱美夢現已是成語,意義相近,常用來比喻榮華富貴如夢一場,短暫而虛幻。淳於棼從自己的南柯一夢中覺悟了人生短暫,皈依道教,戒酒絕色,三年後於自家逝世。您從這些故事中領悟到了什麼嗎?人生苦短,轉瞬即逝,唯有修煉正法,放淡名利,永保人身,方不虛做人一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