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心起 終害自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妒嫉心起,終害自己

有一個生員叫蘇大璋,研究《易經》很有名氣,夢見中榜第十一名,無意中和一起研究《易經》的友人說了。朋友起了妒嫉心,向郡裏告發,說蘇大璋有關係,事先知道名次第十一名,請求懲治。等到填榜的時候,郡守也在座,第十一名果然是研究《易經》的,於是將狀告的事情說了。監臨和試官都說:「如果像你說的那樣,怎麼辦呢?」於是商量從備卷中抽出一份交換一下。商議好了以後,將試卷交換,而備卷中抽出的正是蘇大璋,被換去的正是蘇大璋的原本得中的友人,一堂的人都很驚訝。

(《北東園筆錄初編》)

佃戶行善,兒子登第

有一個佃戶叫錢益,他的主人因為謀佔旁邊的田地不成,便心生毒計,讓錢益拿稗子的種子撒到旁邊的田地中。錢益對妻子說:「如果撒了則害人,不撒則違背主人的命令,該怎麼辦呢?」妻子說:「為何不拿蒸熟的稗子的種子代替呢?」錢益於是如法去辦。主人察看,見到已經撒完了,而旁邊的田地毫無損失。後來錢益生了兒子錢登,進士及第,夫妻都受封偕老。

(《北東園筆錄初編》)

代寫休書,狀元除名

寧波的葛觀察為生員的時候,每次去學塾,路過路邊的一個廟,必然揖拜之後才走。神向廟祝托夢說:「葛狀元過此必然揖拜,我起立不安,你為我在門前築一道屏風吧。」廟祝將要開工,又夢到神說:「不用了,葛生代人寫休書,已經削去他的科名了。」原來村裏有休妻的,葛生以一金的酬勞代寫。葛生聽了廟祝的話,極力使夫婦完聚。後來葛生登鄉榜,官至監司而止。

(《北東園筆錄初編》)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