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這兩個典型特徵,他是當代第一大奸

文/清辭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文化網「預言與傳奇」欄目有連載文章《逆天而為痛悔遲》,其中第四十二集《逆天而為痛悔遲42:逆天詛咒定,盛世夢未空》一文中,提到了管仲的識人標準和奸人的兩個典型特徵,讀後很有感觸:

1.做事有時完全違背人間情理,沒有情理底線(這種人容易突破道德底線);
2.阿諛奉承,善於偽裝;

管仲,春秋時期齊國宰相,為齊桓公成就霸業立下大功。公元前645年,管仲病重,臨終前奉勸齊桓公遠離寵臣易牙、豎刁、開方三人。齊桓公不解,認為此三人對自己忠心不二。

管仲像(公有領域)

易牙是齊桓公的廚子,桓公有次說:唯有嬰兒的味道沒有嘗過,易牙就把自己三歲的長子殺了,蒸肉獻給桓公;豎刁是齊桓公最親信的宦官,為了貼身服侍桓公,自行閹割;開方,是衛國的長公子,放棄衛國儲君不做,侍奉桓公15年不回家探親,連父親去世都不回去奔喪。對這三個人所表演出的一臉忠貞,齊桓公十分感動。

然而,管仲幫齊桓公分析道:人情沒有不愛自己兒女的,易牙對自己的兒子都不愛,能愛您麼?人情沒有不愛自己身體的,豎刁對自己的身體都不愛,能愛您麼?人情沒有不愛雙親的,開方對自己的雙親都不愛,能愛您麼?

此三人違反正常的人情、人性,實是無情無義之奸佞小人。齊桓公聽從了管仲的建議,廢掉了他們的官職,然而不久,因離不開他們又重新起用,一年後,桓公被他們禁閉一屋,斷了飲食,餓渴而死。齊國陷入內亂。春秋霸主就這樣屈死於奸人之手。

中共第一代總理周恩來,在中共腥風血雨的長期殘酷權鬥中,幾乎是中共高層唯一的「不倒翁」。為了自保和權利,他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見風使舵,陷害忠良,不惜犧牲做人的原則和人格底線。其騙術、演技、奸詐、冷酷、凶殘無人可比,逢君之惡、欺世盜名登峰造極。按照「不合人情,突破情理底線」和「阿諛奉承,善於偽裝」這兩個典型特徵,他不愧是當代第一大奸。

奸賊周恩來(網絡圖片)

一、不合人情,突破情理底線——為表忠心,奴顏婢膝,肉麻吹捧,六親不認

據史料披露,周恩來緊跟毛澤東,在各種場合高喊毛「萬歲」,指揮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胸前佩戴毛的「為人民服務」胸章。此外,為表效忠,周還習慣性對毛下跪。1943年11月底一次會上,周恩來向毛澤東沉痛檢討,突然向毛下跪,連聲說:「我認罪,我認罪。」毛一驚,厲聲罵道:「你這不是罵我是封建皇帝嗎?」周說:「主席的確是中國革命的皇帝,我和少奇同志都一致同意的。」

毛的保健醫生李志綏在回憶錄中提到,一次檢閱前,周跪在毛面前解釋檢閱車行經路線。毛站在地圖旁,一面吸紙煙,一面聽周解說,態度帶著一些嘲諷,似乎在享受著這一切。還有一個記錄片,毛周接見外賓,外賓走後,毛坐著,周跪在毛面前的地上,雙手托著外賓留下的禮物讓毛觀看,翻譯王海蓉就站在旁邊。

除了下跪,周還會痛哭。遵義會議上,周恩來坦承中央領導的失敗,坦承自己的錯誤,推崇毛澤東的指揮才能。他痛哭失聲,要求中央處分自己。他本來是遵義會議的主要批判對象,但他出色的表演使他從被告一變而為控方(毛派)的證人。

文革中,為保住自己性命和地位,周恩來唯毛澤東馬首是瞻。毛要打倒誰,周就出賣誰、打倒誰,甚至連親弟弟也不放過。李肅在「回首文革」中寫到,文革前期幹將周恩來「惡毛之所惡、打毛之欲打」。

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被迫害致死,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鄧小平、林彪冤案等等,周恩來都直接插手。(阮銘《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

原總政副主任關鋒(後在王關戚事件中被隔離審查)曾說周忽左忽右。當群眾批判某個人時,周通常會保他;可是當周知道毛也對這個人有看法時,就會很快轉過來,批判起來比別人更起勁,上綱上得很高。(《戚本禹回憶錄》)

1971年五一之夜,周恩來側目觀察毛、林。事後攝影記者被周大罵一頓。(公有领域)

林彪是毛的接班人,周也大拍林的馬屁。1967年9月9日在工人體育館舉行紀念秋收起義40週年大會,周發言:「我要告訴你們,八一南昌起義,不是我周恩來領導的,是林副主席領導的,我周恩來不過是參加了而已。⋯⋯」南昌暴動明明是周自己領導的,為了討好和突出林,他竟如此肉麻和赤裸裸。

在這次大會上,周還用一種歇斯底里的態度,向毛、林宣誓效忠:「同志們,⋯⋯你們熱愛毛主席,熱愛江青同志,這是完全正確的。⋯⋯我周恩來熱愛毛主席的心情不比你們差——我周恩來一生犯了許多錯誤,但我是擁護毛主席的,擁護林副主席的。不信請同志們看一下,我周恩來的心是紅的。」說著,周突然撕開襯衣,露出胸膛,不知給他一把刀,他會不會給自己來一刀、開膛⋯⋯

林彪死後,毛和江派人去抄家,發現了周、林之間二百多封書信來往,其中周對林的效忠之詞達到肉麻的程度。爲了向周示好,鞏固江周同盟,江青下令把那些信全部燒燬。周感激江,投桃報李,更對江大量支持。

周討好江青,連人格底線都不要,完全成了江的臣民甚至奴僕。甚至政治局會議可以不開,跑去研究江的馬桶。一次中央碰頭會上,護士給江青端來藥和開水,江青喝了一口,隨手把杯子往地下一扔,扭捏作態,大聲喊道:「哎呀,不得了,護士想用開水燙死我!」護士又送來一杯開水,周恩來親自用手在杯子上摸了摸,才對江說:「開水不熱,請吃藥吧。」(《邱會作回憶錄》)

1966年12月26日,江青周恩來康生接見紅衛兵(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周不但討好江,還大肆吹捧江。江青秘書閻長貴在《1967年江青和周恩來的關係》一書回憶:「在文革中,總理說了很多讚揚江青的話。『向江青同志學習!向江青同志致敬!』就是首先由總理喊出來的。」在1968年3月23日晚的大會上,周恩來甚至喊出「江青萬歲」的口號。

為了不得罪江青、保護自己,周恩來六親不認。1968年3月18日,周與造反派在大會堂開會,江青進來當著周和眾人的面,氣勢洶洶地罵道:「總理,成元功(周恩來衛士長)是你身邊的一條狗,孫維世(周恩來乾女兒)是你身邊的一條狼!」

成元功因擋了江青的駕,遭她破口大罵和猜疑,周沒有為成做任何辯解,反而將跟隨他數十年的、對自己忠心耿耿的衛士長親自送到江青手中,任其殘害,導致成元功被逐出中南海警衛處,送去勞動改造八年。

為保全自己,周親自批捕孫維世。孫維世後來在秦城監獄受盡凌辱折磨致死,年僅47歲,死時全身赤裸,佈滿傷痕,四肢被手銬和腳鐐緊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剝光衣服輪姦,死後家人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

孫維世(公有領域)

1968年,江青把揭發周恩來弟弟周恩壽的材料撂給周:你看著辦吧。周批示:立刻逮捕周同宇(其弟字同宇),並註明周同宇家裡有多少人,地址在哪兒。

二、阿諛奉承,偽裝造假

周外表「溫情」,其實他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劊子手,殺手本色慾遮還羞:製造震驚中外的「萬人坑事件」、參與毛對AB團的大屠殺,暗殺「動搖或叛變」的中共黨員、製造顧順章滅門慘案、屠殺人權先驅遇羅克……。

1955年4月11日下午,周的專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後爆炸,周預知對他的暗殺行動,秘密乘坐另一架飛機「金蟬脫殼」,為了自保和迷惑對手,讓機上11人做他的替死鬼;與之手法相似的還有葉挺飛機失事事件,葉挺全家乘坐美軍專機投奔延安,途中飛機失事,全機17人無一人生還,唯獨周坐另一架飛機,安然回到延安。

周曾在電話裡語重心長地對王光美說:「光美同志,要經得起考驗啊。」一腔慈悲為懷的聲調。「語重心長」不久,周就對她發出了逮捕令,在劉少奇的「罪證材料」上批示:「劉賊是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此人該殺!」,在王光美名下寫上死有餘辜。批語之後,還有更豐富的:

「我們要首先歡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沒有這場大革命,怎樣能夠把劉賊及其一夥人的叛黨賣國、殺害同志的罪狀,挖得這樣深,這樣廣?當然我們還要挖下去,不能有絲毫的鬆懈,不能失掉警惕,如果挖不完,我們要交給後來人!我們要萬分感謝林副主席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

王光美(公有領域)

王光美剛從秦城監獄出來時,周的欺騙性使得她一度信任,甚至在她孩子寫的紀念父親的文章最後,說:「總理,你真好。」然而謊言欺騙的了一時,欺騙不了一世。90年代,有一部王鐵成主演的、講周恩來在文革時期的電影,王光美領全家拒絕觀看。

廬山會議幾個月前,周恩來還對弄虛作假的糧食產量數字表示關注,認為「那些謊言是基層迫於上級的壓力編造出來的。」廬山會議期間,周還對彭德懷說鋼、鐵、煤的計畫不能完成,運輸是個大問題,木材、化肥、糧食繼續緊張。更重要的是基建。還有機械、財政、金融、外貿……可是,在廬山會議上,受到毛的特意點撥之後,周卻對此保持緘默。

彭德懷當時就問周:「這些情況為什麼不到大會上去講一講呢?」周恩來支吾其詞地說:「開始就講這些困難,像訴苦會了,誤會成泄氣不好。」彭德懷不由感嘆:「你們這些人真是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姦巨滑。」只剩下彭德懷站出來大揭毛澤東的大躍進錯誤。

1961年,全國人口經統計減少了幾千萬,匯總材料只報周和毛兩人。周看後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不久周再次打電話追問:銷毀了沒有?得到確定答覆後,周才放心。為了掩蓋毛的彌天大罪,周鬼鬼祟祟,不遺餘力。

大飢荒發生後,周巧舌如簧的宣傳中國是世界上既無外債、又無內債的國家,喋喋不休地造謠「自然災害」「蘇修逼債」造成了全國大飢荒,卻一直迴避「到底餓死了多少人」這一錐心刺骨的問題。

去世前半年,周被擴散的癌細胞折磨得只有61斤,還寫信「懇請主席……早治眼病」,表其「寸心和切望」,表示自己「要保持晚節」;給毛的小蜜張玉鳳附張便條,央求「您好」的「玉鳳同志」在「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時(候),念給主席一聽,千萬不要在疲倦時念,拜託拜託。」

有黨內資深人士說,周是沒有原則的一條老狐狸。他不是為民當差,而是毛的家臣奴僕,為毛當官,認毛為主,為毛放棄原則、奴顏婢膝、逢君之惡、為虎作倀。他勤勤懇懇的當了一輩子中國的大管家,一輩子讓國民忍受食不果腹的日子,一輩子循循善誘,勸導民眾逆來順受,忍受中共迫害邪毛淫威,「人民的好總理」做到這個份上,有這樣「高」的政治覺悟,還有誰比他更好,還有誰比他更能裝。

周恩來虛偽奸詐的一生一直保持到死,為取悅其主子毛澤東,臨終仍在演戲,卻得到同黨兼對手江、毛一句「貌似忠貞實屬大奸」的評價。這就是喪盡天良的一代奸相周恩來的最終下場。

《管子》曰:作假的不可能持久,掩蓋虛偽也不會長遠。活著不幹好事的人,也一定不得好死。(「務為不久,蓋虛不長。其生不長者,其死必不終。」)

時勢造英雄,也造奸賊,周是見風使舵、奸詐做到極致,唯一陪邪毛週旋到死的人,是一個「宰相位、奴才相」的下賤奴才,也是一個欺騙了全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的大騙子,其奸詐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當代第一大奸是也。他也因此而成為歷史的千古罪人。

(責任編輯:張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