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萬里尋父 感應神蹟

作者:張卉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清稗類鈔》孝友篇中,有一則關於孝子感應不可思議神蹟的故事,茲將其文字稍為淺白化,與大家分享。

蕭山人鄭立本其父名相德,因事獲罪駐防塞外。成長中立本得知此事,慟哭不已,廢寢忘食,到了十八歲,辭別母親,因家貧執意沿途乞討而去。母親勸阻無效,於是在立本臨行時告之;「汝父左手小指缺一節,中有橫紋,幸而相見,以此為驗可也。」

經過半年,立本從中土的東南抵達西北的庫車,查驗軍籍不見其父之名,流離失所數月,不知該往何處去,邊境地廣人稀,乞食不易,生活艱困。軍中將領高魁元聽到立本操中土音,查明事情原委後,驚奇道:「你的父親正是我的朋友,往日駐守烏魯木齊的綏來縣,不過我們已經分別八年了。從這裡過去約三千里路,中途有雪山阻隔,前往不易。」立本接受餽贈路費而別。

立本得知其父的消息,越發心急。當時在南疆叛亂的張格爾餘黨未平息,官道阻塞,只好帶著糧食走小路,攀崖越嶺,誤入深山,面臨陡峭的山澗,深不見底。在徬徨不知所措時,從南面來了一隻巨大如象的野獸,疾行如電,黃光閃鑠,舉步聲若金屬,瞬間向北奔去。立本黑夜探尋此獸來時的路徑,直到天亮發現正是回庫車之路。立本失魂落魄於道旁,氣息微弱的呼天籲父。

當時有位出差的官吏趙弁路過山脊,聽到立本的呼叫,同情他的處境,告之:「等我轉運糧草回來,前往綏來時,會帶你同行。道路非常險峻,切勿自行前住,即使去了也找不到路。」將立本託付辦理回人事務的主事奇某,立本受到奇某的禮遇。

立本住下來一年多,趙弁仍未出現,在沒人陪伴下,不告而別,獨自出行。進入戈壁無水,在夏日的酷暑中,捧起路邊的馬尿喝了就嘔吐,吐了又再喝,如此反覆數日,疲憊萬分而倒地。剛好當地民眾騎馬路過,發現此人氣息尚存,就馱他到泉水邊餵他水喝,經過好一陣子,立本才甦醒,其後吃了食物再度出發。

走數十里路,見到天山的雪水洶湧迎面而來,心想只能冒死前進,絕不為求生而後退。於是提起衣服下擺,涉水而行,水像冰層般的寒冷,而且其中還挾雜著砂石,巨大如碗如拳,撞到脛骨疼痛不堪,經過良久才上岸,到了吐魯番大道。此後,經過蒙古塔、白洋河,到達烏魯木齊,於是急忙奔向綏來尋訪,發現其父已病歿數年。立本走在街道中放聲哀號,慟不欲生,再度出現瀕死狀態。

原來,其父相德戌守邊境,當地人延聘他教學,入門學習者多,及其過世,大家合議喪葬之事。得知立本到來,告知其父墓所,並爭相邀請他。立本自此患病兩年,經其父門人用心輪流照顧,以致存活下來。

開啟墳墓那天,其父門人都到齊,內地人流離塞外者也都前來祭拜。開棺時,發現相德身體已化解,惟有左手缺指仍在,指上的橫紋依舊。遠近的人都大感駭異,認為是上天所留,以待孝子前來辨認。立本更是哭不能止。民眾將此事上報都統,因而立本在歸程中,沿途都有人供其使喚,並有驛馬護送靈骨返鄉。

立本往返塞外,行約兩萬多里路,歷時八年。回到家中拜見母親,兩人相擁而泣。入葬之日,家鄉父老兄弟姊妹奔相走告,前來觀禮,都稱呼立本為「鄭孝子」。此事發生在英人入侵廣東前四年,就是在道光甲午年。

百善孝為先,父母承載著生養子女之責,子女對父母盡孝道乃天經地義之事。孝的表現形式或因際遇而異,而人那顆感恩的心才是上天最珍惜的。立本未能侍奉其父於生前,然而孝感動天,其善的能量已感應於天地間。@*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