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 瘟疫亦避賢德之人

文/君子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晉朝隱士庾袞,為人勤儉好學,對親人亦以孝見稱。庾袞的父輩多任官,高貴顯赫,侄兒庾亮兄弟都在東晉朝中歷任高位,侄女庾文君則是晉明帝的皇后。只有其父堅持貧苦簡約,庾袞自己也一生未出仕,而以其品德及行為得到眾人親附信賴。

庾袞父親死後,庾袞織竹筐售賣賺錢供養母親。母親去世後,庾袞在母親墓側住下來為其守喪。其家墓園有次被人砍了柏樹,沒有人知道是誰幹的,庾袞就召集鄰居到墓前自責自己德行不夠,導致此事發生,眾人聽後感動涕泣,以後這種砍樹之事再沒有發生。

咸寧年間流行瘟疫,庾袞的兩個兄弟都得疫病死了,二哥庾毗病危。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父母、家人都外出避疫,只有庾袞獨自留下來,不肯離去。庾袞自己在家盡心照料病重的兄長庾毗,調理湯藥,晝夜不眠,每日還多次撫摸著亡者的靈柩痛哭不輟。

幾十天後,瘟疫漸漸消退,出去避疫的人都漸漸回來,庾毗的病也好轉了,而庾袞竟然一直沒有患上疫病。父老鄉親都讚賞庾袞能堅持常人不能堅持的,做到常人不能做到的,感嘆道:寒冬過後才知道松柏不會凋謝,庾袞做到了,才讓人知道這疫病其實不一定會傳染的。

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尼古拉·普桑(1594-1665),法國,1630年,公有領域)

隋朝辛公義在岷州當刺史時,當地人畏懼瘟疫,如果一人得病,全家人都躲開病人,父子夫妻互相不照顧,人們之間的恩義斷絕,因此病人大多都死去了。辛公義對此感到擔憂,希望改變這種壞舊的習俗。

辛公義派遣官員巡視考察他所管轄的區域,凡有病人,就用床和車抬來,安置到官署的廳堂。夏季暴發瘟疫時,病人有時達到數百人,廳堂廂房都擠滿了。辛公義自己設置一張床榻,和病人睡在一起,從早到晚,對著病人處理事務,所得的俸祿都用來買藥,為病人找醫生治病,還親自詢問病情,勸導病人吃飯喝水。病人多數恢復了健康。辛公義這才召集病人的親屬說:「死生由命,怎麼會隨便傳染?如果真能傳染,我早就死了。」眾人慚愧拜謝而去,民風從此為之改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