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四周年 李文足:王全璋亟需保外就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0日訊】四年前的今天,中共公安在23个省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上百人被拘留和關押,被稱為709事件。日前,中國人權律師獎在台北頒獎,多位律師與家屬,翻牆連線,感謝國際聲援。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6月底見到王全璋,是國際幫助的一個勝利。

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獎在台北登場,得主唐荊陵仍被中共迫害軟禁,他仍牽掛同道,生死下落不明。

中國人權律師獎第二屆得主唐荊陵(預錄):「前一屆中國人權律師獎得主,高智晟律師被強制失蹤近七百天,另一位得主王全璋律師,在709被捕、並於外界失聯四年後,才首次見到家屬;而無論是他的樣貌,還是動作神情,已經令至親的妻兒和姐姐,都覺得不敢相認。」

十多年來,中共大規模迫害維權律師,吊銷律師證、跟蹤、威脅、污名化、綁架、酷刑、監禁,律師的家屬、甚至家族,也被中共株連。

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連線):「社會最危險的邊緣一樣。…包括我們有一位家屬,一年當中被搬(家)六次,…包括我們的孩子,在學校被區別對待。」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預錄):「(有一次)關在派出所長達19個小時,有一次在派出所9個小時,但那次讓我坐老虎椅、對我進行『脫衣服檢查』。」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律師:「你們確實是非常偉大、非常勇敢的妻子與母親。」

台灣香港法律人關切,能提供什麼具體幫助?李文足說,至今沒收到判決書,估計王全璋2020年4月出獄,希望國際幫助,確保持續會見本人,以及保外就醫。

維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連線):「通過發表、發聲、發表一些聲明,能夠要求中國政府,能夠允許王全璋保外就醫。因為他現在這個狀況,就是緊迫的需要一個良好的治療的環境。」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預錄):「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一年半了,我作為他的妻子,也無法見到他。」

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連線):「我就希望能夠自由的看醫生,能夠與我的(在美國)妻子女兒團聚。」

出獄(2019.2.28)已經四個月,江天勇表示,家裡就形同監獄,被24小時看守,六年見不到家人,被中共阻止團聚。

709家屬,深深一鞠躬,感謝國際聲援,她們四年來向中共要人,獲得國際尊敬。

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連線):「人們總是問我們,你們為什麼這麼勇敢?我們實話是,我們很害怕。你怕嗎?」

維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連線):「就是應該做的,這是一個人的本能的反應。」

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連線):「越是我們抗爭,越能為家人(被迫害律師)爭取自由的空間。」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律師:「有人說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害怕著仍然前行。」

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受到最嚴重打壓的,都是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我們不會忘記,這些偉大的律師,在爭取中國自由法治的未來。」

堅持不斷聲援,朱婉琪向各國提出三項行動方案,獲得了台、港、中國大陸法律人的各種響應。

新唐人亞太電視王冠霖、張東旭台灣台北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