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姘頭出訪密聞 被送上法庭不敢聲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0日訊】近年來,許多中共高官因迫害中國民眾被陸續告上國際法庭。相對那些收到法庭傳票後迅速消失、遁回國內的中共官員,江澤民最高級別情婦陳至立,在外訪國的法庭上沒能找到迴避的藉口,成為來不及隱遁而被迫上法庭的第一人。

陳至立於1998年任中共教育部長,掌控中國教育大權,中共「十六大」後任國務委員,仍主管教育,同時分管衛生。陳曾按照江澤民的指示,下令「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被外界認為是禍國殃民。陳至立不但將教育產業化,造成百姓「看病難」的醫療產業化也跟其有關係。

陳至立更大的罪行是自江澤民1999年殘酷鎮壓法輪功之後,在教育系統積極追隨江迫害法輪功學員。陳至立早已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為被追查的對象。

第一个被迫出庭的中共高官陈至立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講述,2004年7月19日時任中共國務委員、江澤民的死黨陳至立在坦桑尼亞訪問期間,被人權律師送上當地法庭,她被指控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和虐殺,並於7月19日被迫出庭應訊。

相對那些收到法庭傳票後迅速消失、遁回國內的中共官員,在坦桑尼亞以貴賓身分進行外交訪問的陳至立,在被訪國的法庭上沒能找到迴避的藉口,成為來不及隱遁而被迫上庭的第一人。

陳至立1998年到2003年擔任中共教育部長,是分管文教工作的國務委員。她利用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和獲得的特權,強行在中共教育系統推行江的迫害政策,使得中國教育系統鎮壓法輪功極為凶殘。

陳至立利用職位之便,有系統地向學生灌輸「仇恨及鎮壓法輪功有理」的思想,並直接導致教育界大量煉法輪功的學生、教職員工被關押,至少61人被迫害致死。

2004年12月7日,坦桑尼亞法庭對陳至立被控酷刑和虐殺罪進行了初步司法審查。消息來源透露說,受害者提供的大量證據足以證明陳至立受到的指控成立。

陳至立是江澤民最高級別情婦

據媒體報導,在江澤民的情婦裡,級別最高、對江最「忠心」的是陳至立。

文革結束後,陳至立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恆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

1988年,陳至立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職位是用什麼換來的。

「六•四」前,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因支持學運被江澤民查封。1989年5月,江澤民進京,時任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她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

據報,陳至立和江幾十年的交情表現在她與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戀」,醜陋的政治組合。凡是江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變本加厲去鎮壓;凡是江最愛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去培植。

陳至立緊靠江澤民,官至中共教育部長、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至立1998年被任命為中共教育部部長,掌控了中國教育大權。2003年,她又晉升為主管教科文體的國務委員,成為「國家領導人」。

港媒曾報導,陳至立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產業化」政策,也就是將中國教育當成做生意一樣。

教育界本應是一塊淨土,但陳至立卻推銷所謂的「長遠經濟眼光」,搞「教育產業化」。學校成了骯髒生意的交易場,教育界亂收費現象愈演愈烈,偽造文憑,花錢買文憑等事情層出不窮。

陳至立還把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利用教育傳播仇恨和謊言。組織所謂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陳至立主管教育部7年,不擇手段摧毀教育體系,採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學生素質明顯下降。大學生畢業後求職困難的現象司空見慣。引起極大的民憤。

近年來,北京當局持續清洗、整頓中共教育界。外界認為,陳至立或面臨清算。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