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3日訊】【今日點擊】(石濤評述)(3513-1)

提要
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上)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7月14日,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在其他節目中能跟就跟上,那個今日點擊一天做兩集,根本跟不上了現在,根本跟不上。其實就是在有限的時間段裡面,如果新聞我們都跟不上的話,你就知道事情的發展,那種更替的那種速度對吧,一圈一圈的這個速度。你可以解釋成,你比如說一分鐘等於60秒,這60秒我們看到的還是60秒,但它實際裡面內在包含的東西,遠遠充分了很多,可是你就會感覺到忙不過來。60秒鐘喝口水又上上洗手間,又找了個衣服,然後又打了個領帶,我就說這意思,你給湊在一起了,那人就忙乎不過來了。那為什麼會這樣,這就是一個時代,你可以把它叫做,這是一種自然的反應。

在現實的環境中人與自然是一體的。人為什麼與自然是一體的,天地人。在早期節目中咱們說過,我說人文科學跟自然科學,人在所謂的社會科學當中,把人跟自然對立化,切開、對等,對立化,那是人自我膨脹、自私,是人定勝天的表現。

你現在社會科學,社科院都是這麼分的,在大學裡讀書還這麼分,那是人定勝天的另類表現,最大的愚蠢。那個東西成立,它的成立的本身就否定著天地人。這樣越龐大的道理,越真實的道理,越在民間,他所有人都懂,所有人都看,所有人都看不懂。所有人都懂,天地人他不懂嗎,對吧。

咱就說男女結婚的鞠仨躬,對不對,死了人了鞠仨躬,他怎麼不鞠四個啊,對不對。說有的呢比較吝嗇,弄一個。在南方很多上香的,說人死人了上一支香,對吧,上一支香,你到廟裡去他上三炷香,他有他的說法。有上兩根香的嗎?你爹在後頭,啪,一大耳光,傻小子啊有病啊你啊,沒教過你嗎。爹你教我什麼呀?

得上三支。爹,為什麼上三支?我哪兒知道啊,你爺爺就這麼說的,完了,是不是。很多地方人死了你上三炷香,你瘋了啊你呀,他就是個死人你別當神仙供。你看啊,說爹為什麼,他死了不能當神仙供?廢話,你怎麼問這傻問題啊。那我不懂嘛,我哪兒知道,我知道我早不就告訴你。現在這爹也就這樣,他也不知道 為什麼,當初你爺爺就不知道,就這麼說的,我以為就是天底下就這麼流傳。

但是你看那個西遊記一開篇對吧,開天、闢地、造人,上來就這麼講的,子丑寅卯,人人都看。那段就不看了,都看三打白骨精去了,看那妖怪有多漂亮,看女人國去了,他看這個,是不是,他看這個。然後你看說封神演義,說中國拍過9次,9版,估計現在都超過9版了,因為湖南又拍了。拍過9版,說哪一版最好看。說你看那個,國內的評論就是那麼說的,最好看的,就是看妲己跟這個紂王怎麼演的故事,他就這個,在看妲己跟紂王你怎麼演故事。說夫妻倆口子在那,看著還有來有去的。其實那是妖怪吸男人的精華。紂王因為妖怪,把自己的這個結髮之妻全都廢了,用炮烙給毀了,殷郊、殷洪的母親對吧。陰邪之力,妖怪的陰邪之力,可以讓一個男人做出如此齷齪的事情。

這個東西在哪兒,這個東西就是鄧小平的,時間就是金錢的這種放縱人的慾望,它的起端。到了江澤民悶聲發大財,使出人的原始之力、淫蕩之力,這就是王滬寧的人之初性本惡,他的力量所在。當殘害一個社會的時候,當殘害整個國民的時候,那是妖怪,妲己不就是殘害了整個商朝嗎。它塑造了人中的文化,你讓我說其實它改變不了它的時運,但是過程教訓著人從善。所以一直咱節目中堅持,你別跟我說是政治議題,你太低了。說新聞故事,新聞,在報新聞,分析新聞,那是生命中的故事,那是故事。那這一面的故事呢,就跟封神演義是一樣的,新版的封神演義,壽終正寢,共產黨。

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三峽大壩扭曲變形,這個在網上吵了很長時間。那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完全學過地質、水文、氣象,都學過。所以三峽的本身,在我當年上大學的時候,那是堅決否定的,在中國地質學當中明確否定了它。

在中國水文,水文叫什麼,應該就叫水文學,明確否定三峽大壩。76年、77年恢復高考之後,出的書都這麼說的,77年。中國地質學院、中國水文學院,中國天文學院,都是完全,完完全全不能接受的。在當時是對應著這個傷痕文學,對文革的否定。那是相當,整體相當人性,在文革的背景之下的人性的表達,前提啊。在文革的毛澤東死去的背景之下,這是我個人都學過,完全都學過。

當然三峽大壩建成的時候,咱就咱已經不在那邊了,就這麼回事了。所以三峽大壩的扭曲的變形,這是一個外在的說法。內在的東西,它斷掉了中國人的龍脈。

帝京景物略講的是北京城,日下,那是兩本書還是一本書,日下舊聞考那是明朝、 清朝留下來,日下舊聞考16本書,在講北京城的故事,相當於北京城的地方誌,裡面開篇都在講為什麼定都在北京。頭枕燕山山脈,一邊是泰山,那是湖,一邊是應該是長白山,不是,太行山,那是龍,那前面的黃河跟長江就像玉帶一樣,就那麼解釋的。

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

帝京景物略,人家看那都是那時候看的,像玉帶似的,是把東西串聯起來,在整個中國成為了一個整個。中國就是北邊高對吧,坐在北京城的皇帝,坐北朝南。那往下走是這個三江平原,什麼黃河平原、華北平原,就是它的平原之地。是往,整個山是往下,整個坡是往下走的。你們家買房子你不是得看地勢對吧,你看在北京城有錢的人,都跑那個香山那一邊弄個房子別墅,往上走,那水好。誰窮人都在通縣、大興,那地方的水都地下水都汙染,一個道理。它有什麼可講的,那是從歷史上說對不對。有錢的、有權的、有勢的,有一個算一個,身邊都想找算命的。所以都想找算命,所有這一切都在,其實就在詮釋著三峽的衝突。

李鵬沒幹,李鵬一生幹了兩件事情,三峽大壩、89六四。他是周恩來的養子,那是真正的紅二代 ,爹誰知道是誰的。有人說你別埋汰他,延安是共產共妻的,有什麼埋汰不埋汰的。毛澤東睡完這個睡那個,你說他是誰。那這個事呢就從一個微博中傳出來,弄得推文上也都說,大家去爭論了。數天前三峽大壩變形,谷歌衛星篇,那出現說法不一。新京報說確實變形了叫彈性,澎湃新聞說變形是假消息,環球時報說大霸運行可靠,三峽公司說大壩水平移動,但不到3厘米。三峽工程的內部工程師說,一直存在質量問題,包括裂縫跟施工期間的混凝土不合格。

大壩變形究竟是真是假,請了黃萬里的女兒和這個王維洛。王維洛是在德國的,他叫中國環境問題,他實際是水利專家。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