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下中共黨內激戰 「罪人」劉鶴變劉「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3日訊】近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江蘇南京調研經濟形勢和企業情況。有台媒稱,在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作為中方主談人的劉鶴南下江蘇調研,或轉變談判身份,改妥協為強硬。此前消息稱,美中貿易戰升級後,被指主和派的劉鶴險成罪人。

中美貿易談判重啟前,中共官媒消息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0至11日在江蘇南京調研期間,主持召開了第36次「兩省一市」經濟形勢座談會,聽取了江蘇、上海、浙江以及河南、廣東關於當前經濟運行的介紹。

劉鶴表示,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處於正常區間。但他也強調要客觀認識當前的風險和挑戰,經濟出現一定壓力,既有周期性因素,也有體制性、結構性因素。劉鶴還強調,要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身兼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又是中美貿易戰中方主談人的劉鶴,此時南下調研,引起外界關注。

受到美中貿易戰等相關因素的影響,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企業經營面臨困難。4月份,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財經委第4次會議。這次會議前,中共高層在4天內在兩次會議中,針對宏觀經濟議題發出指示。

習近平此舉被認為是樹立「劉鶴經濟學」的權威,推動劉鶴力倡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值得關注的是,劉鶴此次南下調研之前的7月9日,代表中方與美方代表就中美貿易談判進行通話。雙方探討了正式會晤談判的可能,據稱「通話很有建設性」。

7月11日,北京方面確認與美方重啟貿易談判,有知情人士稱,中美兩國貿易關係可望進一步緩解。劉鶴還曾於6月赴浙江省杭州市,調研中小銀行和基礎工作情況。更早之前,劉鶴還陪同習近平赴江西視察。

台灣中央社稱,這似乎都表明這位「談判者」暫時不再追求妥協,而是承擔起「應戰者」的角色。

另有分析認為,劉鶴轉變談判身份——改妥協為強硬、劉「鶴」變劉「鷹」,有其背後的原因。

鐘山加入美中談判

中共商務部10日發聲明稱,副總理劉鶴9日應約與萊特希澤等美方官員通電,中共商務部長鐘山亦有參與。《華盛頓郵報》引述華府高級官員及共和黨人報導,川普政府愈發關注鐘山加入談判下,對中美貿易戰達成協議前景的影響。

近日,中共商務部多次擺出強硬姿態下,華府視鐘山為中共對美鷹派。美國中央情報局前中國分析員Dennis Wilder說,鐘山加入中美貿易戰談判,顯示中方對劉鶴領軍談判感到失望,有意安排鐘山加入,他認為鐘山收到的指示是對美國更加強硬。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也形容,鐘山是「鷹派中的鷹派」。參與美中貿易談判的官員中,萊特希澤被認為是「強硬派」;美財政部長姆欽被認為是「溫和派」;中共副總理劉鶴常被中共左派扣上「投降派」、「漢奸」的帽子。

劉鶴險成罪人

自美中貿易戰升級以來,頻頻傳出中共內部就貿易戰問題出現嚴重分裂的消息。主管宣傳的江派常委王滬寧,在中共官媒頻頻批判「投降派」,而主和的劉鶴成為眾矢之的。

自去年5月以來,美中雙方進行了10輪貿易會談。但在今年5月初,原本已達成90%共識的美中貿易談判,因中方突然變卦而告吹。

7月4日,《蘋果日報》披露,中方毀約導致中方談判代表劉鶴因此險成「喪權辱國」的罪人。

報導說,美中經10輪談判得出的協議草案,在中共內部產生激烈爭鬥。有高官質疑劉鶴,何以搞出這個堪稱「喪權辱國」、一旦公開肯定會遭全國人民指罵的「賣國條約」,批評劉「政治敏感度不夠」。

文章說,習近平挺身保劉,表示一切責任由習自己承擔。之後5月21日,習赴江西考察稀土產業,專門帶上劉鶴,兩人同在央視出鏡。

有消息稱,美中貿易談判中,懂經濟的王岐山、李克強派系官員失勢,王滬寧、韓正為代表的江派官員在中南海大行其道。

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在台媒引述北京消息說,美中貿易談判破裂,是因為政治局常委會上,韓正跳出來帶頭反對劉鶴努力達成的貿易協議,導致習最後拍板要和美國長期對抗。

韓正出身上海幫與王滬寧均來自上海,王滬寧被指激化貿易戰的罪魁禍首。兩人都被曾慶紅提拔進京。被指江派安插在習近平身邊的兩顆釘子,而習近平對美國強硬,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是江派誤導所致。

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說,江系反對美中達成貿易協議,實際上是給習近平下套,讓習相信不保黨就權力地位不保的假相,並拋出集體負責的說法迷惑習。這樣一來,由貿易戰升級帶來的經濟蕭條和民怨,都會集中到習身上,最終中共做下的這些惡事、壞事還是要由習一人來承擔。江系則趁機反攻倒算,拿下習。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港媒揭高層內鬥:習一票定生死 劉鶴險成罪人
相關鏈接:怕習近平喊川普朋友?習前腳出訪王滬寧後院點火
相關鏈接:分析:習近平四座大山壓頂 兩口黑鍋更要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