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到海外 于溟:對法輪功的迫害必須制止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6日訊】今年的7月20號是法輪功和平反迫害的第20個年頭。為此,我們採訪今年剛剛逃離中國大陸來到自由國土的瀋陽成功的服裝企業家,法輪功學員于溟。今年5月和6月,他首次向國際媒體爆光在中共監獄和醫院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殘酷錄像畫面,引起國際社會廣泛報導。于溟表示,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已經過去20年, 這場迫害必須被制止了。

法輪功學員于溟:「這一年經歷的已經太多太多了,那麼很多非常好的一些朋友們,同修們,最後都失去了生命。我身邊認識的就有十多個人被迫害致死、有的致殘、致傷,很多時候回想起來也真是,一種是殘酷感覺,一種真的是很惋惜。這場迫害確實是應該結束了。」

現年46歲的企業家于溟,30歲不到便在瀋陽創辦了擁有近百名員工的服裝廠。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從2000年開始,4次被分別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遼寧平羅監獄和遼寧本溪市溪湖監獄近12年。今年年初逃離中國大陸,來到美國。

法輪功學員于溟:「在中國國內也做過很多調查,包括中國對監獄勞教所對人權迫害的一些深入的調查,包括後來又去各大醫院做這種活摘器官一些調查,後來掌握了非常多的第一手的證據,所以說必須要拿到國際社會來爆光,因為在中國沒有那個環境。」

根據于溟提供的第一手證據,5月福克斯洛杉磯11台播出了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深度報導,6月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頻道先後報導了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同月,獨立人民法庭宣佈,經過大量調查,強迫器官摘取,已經在中國大規模的進行多年,並且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應的主要來源之一。這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法輪功學員于溟:「後來它轉移到暗地裡去迫害了,然後把這種迫害的方式變成了一種常態化,社會化,那麼你想一個社會不就是變成了一個魔鬼的社會了?隨意殺戮人,隨意迫害人,隨意懲罰人,不經過法院,有法院也是走過場的,包括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都能夠被他們進行群體的迫害,包括現在還有為我們法輪功學員辯護的這些律師,你比如像高智晟,王全章。」

多年的反迫害過程中,于溟不斷向周圍民眾講述著法輪功的真相,他3次被非法勞動教養,並曾以絕食抗爭,但遭受灌食迫害,導致他說話沙啞。

法輪功學員于溟:「他每次都要插你這個管,他這個插管不是說灌食,為了要維持你的生命,他是讓你痛苦,然後好讓你放棄這種抗爭的方式,那麼每次他這個食道裡下插管的時候,他就增加一次摩擦,他還故意增加你的痛苦,他來回這麼抽插那個膠皮管。就像人幹活,你老是幹那活,你手上要起繭子,它這個食道,這個嗓子長一些息肉,保護這個嗓子,包括聲帶非常沙啞現在。」

于溟說,中共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不僅讓你在肉體上遭受痛苦,還在精神上折磨你,不讓睡覺,同時灌輸污衊的宣傳。

法輪功學員于溟:「中國造字,每一個字都非常有深刻的內涵,我就是對一個詞理解得非常深刻,就是邪和惡這兩個字,你看這個邪,一個牙加個耳,伶牙俐齒,往你的耳朵裡灌輸他那個毒,它這個就叫邪。你看那個惡,業大封一心,那就是惡,那真是那樣,非常邪惡的。正常的人,一般的人,你出來,有很多人我看被關押以後,心理疾病,非常痛苦,包括精神疾病,抑鬱。」

于溟表示,自己所揭示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當中共更多鮮為人知的迫害爆光時,更多人會認清中共,認清這場迫害。

法輪功學員于溟:「我感覺到中共在民運當中,包括在其他的一些團體當中,也製造了很多矛盾,所以說我們現在不要被它們所迷惑,大家最起碼有一個共識,就是解體中共,停止這場迫害,那麼希望大家為了這個共同的目地,去做一些事情,共同儘快結束這場迫害,然後我們都趕快回到我們的家園。」

新唐人記者古馨樂、陳宵宇硅谷聖塔克拉拉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