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著人間正義(4)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周振才一家七口六人被冤判

據明慧網報道,河北省昌黎縣法輪功學員周振才和老伴王紹平(周向陽的父母)三月二十七日被昌黎法院冤判一年六個月,被勒索五千元。周振才上訴,被維持一年半的原判。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周振才被昌黎縣國保強行送入冀東監獄。老伴王紹平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被送河北省女子監獄受迫害。

周振才一家七口,六個大人都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判刑過,在二十年前,周振才與老伴王紹平學了法輪功後,老倆口身上的病都好了,看到父母親身體的變化,他的兩個兒子也都開始修煉。原本一個幸福的大家庭,在中共十幾年的殘酷迫害下,老倆口都被非法勞教過,大兒子被冤判九年,大兒媳被冤判三年。二兒子周向陽是全國首批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判刑時間長達九年。兒媳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

王紹平老人已年過七旬,三十歲時得了腰痛病,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嚴重。從腰部至大腿肉都疼,不能坐不能躺。中醫西醫都看過,按摩烤電也沒用,哪個大夫也沒有說出是什麼病。別人晚上睡覺,她只好在被子上跪著,就這樣好幾年,還有腦神經疼,婦女病。那時她覺得活著真沒勁了,是為了孩子們才撐著。

一九九六年,王紹平與老伴周振才學了法輪功後,老倆口身上的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看到父母親身體的變化,她的孩子們周向黨、周向陽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陽、李珊珊夫妻雙雙被綁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和六年。

周向陽在天津濱海監獄絕食抗議已近三年,現在的周向陽非常蒼老、虛弱,每天由包夾人推著輪椅去監獄的醫院給他灌食。如今七十多歲的周振才與老伴王紹平老人又被非法判刑。

周向陽的母親王紹平老人在一封呼籲信中說:「十七年裡,我們一家很少平安在家。向陽被勞教兩年加刑一年,九年監獄,只過了兩個團圓年。二零零一年,我大兒子夫婦被迫害。大兒九年、兒媳三年。我們夫婦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四年後被迫害勞教,我一年半,向陽的父親兩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周向陽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去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竟被勞教一年半,受盡折磨,被獄警、吸毒犯電擊、毆打、辱罵;每次昏死後被弄醒,接著挨打,屋裡的牆上濺的到處是血。

二零零一年,王紹平的大兒子被冤判九年,大兒媳被冤判三年,年僅五歲的孫子一下子沒有了雙親,只好被姥姥和姑姑撫養。當時年逾六旬的周振才和王紹平夫婦被迫害的流離失所。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這三年多的時間裡,國安多次帶人抄家,家裡財物損失嚴重。

二零零五年九月,老倆口被非法勞教。當他們從勞教所回家的時候,身體都被迫害的不如從前了。他們又奔波在營救小兒子、兒媳的路上。那幾年,王紹平拖著年邁的身體奔波於昌黎、天津和石家莊之間,探望兒子、兒媳。

為了給兒子洗清不白之冤,也為了讓人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王紹平和老伴兒曾穿著寫著訴狀的衣服鳴冤,冬天最寒冷的時候露宿在街頭。

十幾年來鄉親們看到了身邊這一家人的遭遇,了解了法輪大法,面對還在持續的迫害,他們站出來說話,反對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表達對這善良的一家人的擔憂,表達對法輪大法的支持。

王紹平一家的悲慘遭遇牽動著許多善良百姓們的心,河北昌黎縣鄉親們頂著壓力接受採訪,呼籲釋放王紹平老人回家。邪惡的中共不但沒有釋放老人,反而將為老人呼籲的數名鄉親非法綁架。

鄉親們在採訪中說:「我認為她(王紹平)沒有犯法,我就認為她沒有犯法,她不存在到拘留所去守法。」

「她是好人,也不是壞人,大法也是好法。」

「這家人哪,一家子都是好人,也不坑哪,也不騙哪,對任何一個人都是和睦相處。」

周振才和老伴王紹平及他們的兒子周向陽和兒媳李珊珊仍在監獄中遭受著迫害,二十年來這一家人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很少有團圓的機會,苦不堪言!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遭受這樣悲慘遭遇的千千萬萬,何止周振才一家?

李珊珊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我是在為我丈夫伸冤,其實這也是捍衛信仰的權利、捍衛法律的正義,法輪功被迫害12年了,我為丈夫伸冤也8年了。我依然懷著一個夢想,在我們的國度裡,所有像我們夫妻一樣的家庭都能過上穩定平靜的生活。不會因為說真話遭陷害,不會因為堅持信仰被抓捕,讓「真、善、忍」回歸到我們每個人的心田!

願國際社會都來關注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還這些善良無辜的好人們基本人權及做人的起碼尊嚴!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