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思邈:修煉之道 以德為本(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接上文)

醫龍救虎 德加異類

孫思邈不僅治好了無數的患者,由於他修煉有方,醫德高尚,還留下了許多醫龍救虎、德加異類的神奇傳說。

在一個雷雨交加的深夜,孫思邈修築在高山懸崖下的茅屋木門被人敲響。他打開門之後,看見門口站著一位白衣秀士,當時天空雷鳴電閃,暴雨如注,奇怪的是這位白衣秀士的衣服竟然滴水未沾!孫思邈問他:「你要瞧病嗎?」白衣秀士急忙點頭稱是。

孫思邈讓他進屋坐下切脈,之後孫思邈說:「你非人類吧?」白衣秀士一愣,隨即鎮靜下來回答:「何以見得?」孫思邈微微一笑:「你來則有電閃雷鳴、狂風暴雨相助,靜則風雷電全息。你的衣服在暴雨中絲毫不濕,加之你的脈象無不顯示特異屬性。如我猜得無誤,你定是水府之尊──神龍吧?」白衣秀士聽了連連點頭,連稱:「難怪真人的大名,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真是盛名之下,真實不虛!」說完就介紹自己的病症:「數日之前,我因一時餓得急了,飲食匆匆,不知甚麼物件一下堵塞了我的食道。於是連日來苟延殘喘,只能喝些稀湯以維持生命。」

孫思邈聽後,讓童子提了一桶湯藥放在白衣秀士座前,督促他儘快飲服,中間不可稍息,否則此病難治。

這白衣秀士一聽急忙捧起桶來,一口氣就將那一桶湯藥給灌入了肚中。肚中一陣翻騰,那喉頭又覺忍耐不住,立即低下頭來,「哇」的一聲,就著那桶大吐不止。當那白衣秀士驚異地看到在那吐出的穢物中竟有一條長蛇混雜其中時,他由衷地讚到:「真人靈丹妙藥,確是手到病除!」孫思邈「哈哈」一樂道:「甚麼靈丹妙藥,只不過一桶醋拌蒜泥而已,酸辣交加,那蛇自然待不住了。」他頓一頓,接著說:「你病根雖除,元氣未復,我再為你扎上一針,即可一勞永逸。」白衣秀士聽了連聲稱好。

孫思邈即走到他的背後,取一支尺餘長的金針,對準他那頂心偏後的位置猛然紮下。那白衣秀士一聲吼叫,即化出原形──真正一條銀光鱗鱗水桶粗細的巨龍。軟癱盤結在地上動也不能動一下。那銀燈似的一對大眼,定定地瞅著孫思邈。孫思邈說:「我金針拔下,你即騰身向屋內石壁猛竄。如能穿此山岩石壁,騰身雲中,你的元氣也就真正恢復了。」說著話就伸手拔下那龍身上的金針,喝道:「快穿石岩!」那白龍扭動身姿即向那石岩竄去。很快在那石壁上沒入身形。那石壁上從此也就留下了一座寬闊幽深的巨洞。

不一會兒,空中傳來白衣秀士的聲音:「真人德加異類,為神仙之榜樣。我即返還府,防澇救旱,永為人類造福!」孫思邈打開門來,只見空中一道閃電,白龍身形在雲際中晃動之後沒入茫茫的天空之中。

孫思邈在一次下山醫治病人之時,返回途中忽見灌木叢中躥出一隻吊睛白額的猛虎。儘管這位修道之人已經超然物外,對生與死都看得很平淡,但是猛然出現這種情況,孫思邈仍然大吃一驚。

那猛虎也似乎知道孫思邈誤會了它,行至距離孫思邈三尺遠之處,即收攏兩隻前爪,趴伏於地,似在模仿人的叩首之狀。孫思邈感覺奇怪,心中暗想:難道這山大王要求治病不成?於是問道:「你這老虎難道身上有甚麼毛病,需要我治療嗎?」只見那虎將頭在地上連叩三下。

但是,此時孫思邈卻想到:龍王是神靈之種,獸王可是殘忍之類。虎餓食人,人人均願手刃之而後快,我豈能救之以治成助紂之實?就對它說:「我生平有三不治,惡棍不治,妖邪不治,殘害人群者不治。你是山中兇獸,我為你治好病,不就是幫助你去害人吃人嗎?」說完即昂首挺胸向前走去。

那猛虎緊緊地跟著他,用嘴輕咬他的衣角,口中「嗚嗚」有聲,眼中竟也有淚水「嘩嘩」流下。孫思邈是修道之人,慈悲無量,見虎如此也心生傷感,不禁落淚。即止步說道:「你定要我為治病亦可,但要保證今後決不傷生害命!」那虎即放下他的衣角,像羊一樣趴伏地上,點頭應許。

孫思邈又說:「人類亦多有言而無信者,為防你亦有此毛病,你每天需要到我面前張嘴將牙齒給我檢查!」那虎亦點頭應許。

於是,孫思邈為那只虎治好了病。

這虎也真重信義,每天跟在他的身前身後護衛。孫思邈入山採藥,它好為其背藥簍、銜藥鋤;孫思邈出診時,它好為他當坐騎、銜藥箱,真成了孫思邈的忠實護衛兼僮僕。古代的郎中身上背上藥箱,手上套上圓圈串鈴,走街過巷,齊額頭舉著「丁零丁零」地搖個不停。這「串鈴」據稱就是當地孫思邈為獸王除疾病、用以撐在虎口中伸入手臂操作用的醫療器械。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