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當今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果說在冷戰時代,自由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是蘇聯,那麼在後冷戰時代,也就是今天,自由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就是中共。

正如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最近在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年會上所指出的那樣:中共在全球範圍的野心令美國非常擔憂。中共正試圖打造一個與美國利益相悖的世界格局,並動用各種手段以達到這個長遠目標。這一點可以說正在成為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的共識。

那麼為何說中共是當今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呢?在我看來,主要是基於以下幾點理由。

首先,當今自由世界有許多敵人,但最強大的敵人是誰?是中共。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尤其是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共在支付了高額成本的前提下,實現了經濟快速發展。不可否認,伴隨著GDP躍居全球第二,中共的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都明顯增強,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與發言權均今非昔比,不容小瞧。

可另一方面,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共為了挽救統治危機和發展經濟,雖然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放鬆了對中國人民的控制,但其一黨專政的本質卻始終沒有絲毫改變,敵視普世價值的立場也始終沒有絲毫改變。

更重要的是,以六四事件為標誌,中共又重新收緊了套在中國人民脖子上的繩索。尤其是中共十八大後,其對中國社會的管控全面強化不斷升級,整個社會急速的向毛時代的極權體制倒退。國際社會長期流行一種觀點,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的開放和發展,中共會自動推進民主化。可事實完全相反,在經濟實現快速發展後,中共不但沒有啟動民主進程,反而打造了一種新型的極權體制。

與毛時代的極權體制不同,這種新型的極權體制是以數字技術為代表的高科技為基礎的,因而它對社會的控制可以說在許多方面甚至比毛時代更全面更嚴密。毫無疑問,今天的中共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專制極權政權。

當然,世界上所有的專制極權國家,如朝鮮、伊朗、委瑞內拉、敘利亞等,其價值觀與自由世界奉行的普世價值都是完全對立,水火不容的,因而都是自由世界的敵人。但顯而易見,它們的實力都遠不如中共——不僅單個的實力不如中共,就是加在一塊的實力也不如中共。作為它們中的老大,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極權巨獸,中共對自由世界構成的威脅自然也就最大。

中共不僅是當今自由世界最強大的敵人,而且還是全世界專制極權政權的鐵桿盟友。

縱觀世界上的專制極權政權,它們不僅對內殘酷鎮壓本國人民,同時也是挑戰自由世界,影響地區穩定的破壞性因素。在這些政權與自由世界的較量中,中共可以說歷來都站在前者一邊。不僅如此,它還在經濟上不惜成本的扶持這些政權,為其輸血。中共之所以這麼幹,不僅是因為物以類聚,更是為了把這些小兄弟攏在自己的周圍,壯大自己與自由世界抗衡的力量。在這方面,中共與朝鮮的關係可以說是個典型。

除了上述兩點理由,我覺得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那就是隨著實力的不斷增強,中共在國際舞台上越來越張牙舞爪,特別是近年來,中共已完全放棄了鄧小平時代韜光養晦的國際方略,一變而為四處伸手,大舉擴張。

中共與蘇共一樣,骨子裡都不甘於在本國當老大,都有稱霸世界野心,只不過因為實力不同,在不同的時期其表現形態有所區別罷了。斯大林死後,中共跟蘇共爭當國際共產主義陣營的老大。跟蘇共鬧掰後,中共又想充當第三世界的老大。文革後,中共面臨著統治危機,自顧不暇,對外稱霸缺乏實力,所以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也就是要把稱霸世界的野心藏起來,而不是說放棄這個野心了。

果然,隨著GDP躍居世界第二,中共覺得自己「崛起」了,在國際舞台上也逐漸不再像以前那樣低調了。特別是十八大後,中共雪藏了多年的稱霸世界的野心更是赤裸裸的暴露出來了,動輒不是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給世界經濟把脈,儼然將自己當成了引領當今世界的領袖。

其實過去的四十年裡,中共一直在為實現其稱霸世界的野心苦心布局和經營,一直在滲透侵蝕蠶食自由世界,這種滲透侵蝕蠶食而且包括了從政治、經濟、科技到文化等各個方面,是全方位的。如果說有什麼不同,那就是自從十八大以來,隨著中共對外方針的明顯轉向,這種滲透侵蝕蠶食不但範圍更廣了,而且力度也加大了,有時候,中共甚至開始毫不遮掩的公開挑釁、挑戰自由世界。這方面媒體有許多報導,在此就不贅述了。

最後我想強調的是,面對中共這個當今世界最大的極權利維坦,自由世界如果再不認清它的威脅和本性,並給予迎頭痛擊,就會進一步養虎成患,最終成為它的腹中食。在中共的威脅和進攻面前,自由世界急需團結在美國這面旗幟下,齊心協力並肩作戰。現在行動還不晚。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