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監獄幫派鬥毆縱火 腥風血雨至少57人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31日訊】巴西再度發生大規模監獄暴動事件。週一(29日),位於北部帕拉州(Para)阿爾塔米拉(Altamira)的一座監獄,因幫派衝突引發暴動,造成至少57人死亡,其中有16人被斬首,另有數十人因濃煙窒息死亡。

綜合外媒報導,當地時間29日早7點左右,巴西阿爾塔米拉區域矯正中心(Altamira Regional Recovery Center)發生暴動。獄中的兩個敵對幫派「A級軍團」(Comando Classe A)和「紅軍團」(Comando Vermelho)之間發生激烈衝突。

帕拉州監獄管理部門稱,「A級軍團」成員利用早間牢房被解鎖時,在「紅軍團」的地盤上縱火,並殺死敵對幫派成員。隨後「紅軍團」迅速集結了一批人報復,雙方發生激烈衝突。期間,有2名獄警遭囚犯挾持為人質,但最終獲釋。

由於大火蔓延得非常快,警方在事發後的數小時內,一直無法進入監獄。從巴西電視台播出的影像可見,監獄建築冒出濃煙,有人坐在建築的屋頂。

整起暴動持續大約5小時,造成至少57人死亡。官方稱,大多數囚犯恐都是因濃煙窒息而死,其中16人慘遭斬首。

帕拉州監獄首長瓦斯康塞洛斯(Jarbas Vasconcelos)表示,這是一次有目標的攻擊事件,涉及兩個幫派之間的衝突,而不是針對監獄制度的抗議或反抗。

瓦斯康塞洛斯還說,事發監獄只可容納200名囚犯,但案發當時卻關押有311人。

巴西監獄黑幫肆虐、人滿為患的困境由來已久,在近30年內囚犯數量暴增8倍,導致監獄問題層出不窮,幫派群毆搶地盤、逃獄、暴動等事件不斷。由於囚犯人數過多,獄警難以維持權限,使得有些囚犯還能在獄中通過遠端控制組織從事犯罪活動。

這是今年巴西監獄發生的第二起大屠殺事件。今年5月27日,巴西北部亞馬遜州瑪瑙斯市(Manaus, Amazonas)的4座監獄先後發生暴動,導致近60人死亡。

黑幫殘殺攫奪販毒地盤

中央社報導,近年來在巴西監獄發生的囚犯屠殺事件都依循相同模式,即其中一個幫派的成員入侵敵對幫派控制的區域,用斬首和血腥暴力手段殺死數十名囚犯。這些事件的背後,其實就是巴西兩大幫派「紅軍團」和「首府第一司令部」(PCC)為爭奪販毒控制權。

2017年初在瑪瑙斯(Manaus)監獄發生的屠殺事件,當時與里約黑幫結盟的「北方家族」幫派成員殺死聖保羅黑幫「首府第一司令部」的成員。幾天後,聖保羅黑幫分子在納塔爾都會地區的奧卡蘇茲(Alcacuz)監獄報復,殺死「紅軍團」在東北部支會「北大和犯罪公會」的幫眾。

巴拉聯邦大學工安問題專家倪托(Roberto Magno Reis Netto)指出,「紅軍團」和「首府第一司令部」為尋求新的商機,在近10年擴展勢力到巴西北部和東北部。起初,兩大幫派未與地方黑幫勢力抗衡,相互結盟,但2016年關係破裂,引發蔓延到全國的血腥暴力衝突。

「A級軍團」則是最近在阿塔米拉冒出頭、在「首府第一司令部」羽翼下成長茁壯的幫派。

在美山水力發電廠(Belo Monte)的興建刺激下,阿塔米拉的經濟和人口成長促進幫派的活躍,該地區的河流密布也便利運輸毒品。

倪托指出,屠殺是犯罪集團擴張勢力的戰略,發動監獄屠殺,消滅敵對幫派領導人,同時也象徵性地向對手示威。

巴西北部勢力最強的幫派包括「北方家族」、「紅軍團」和「首府第一司令部」,除了搶占城市販毒地盤外,也爭奪來自哥倫比亞、秘魯和玻利維亞的販毒路線控制權。

巴西東北部的幫派規模較小,多是里約和聖保羅黑幫設立的分支會,聽命於「紅軍團」和「首府第一司令部」。

塞阿拉聯邦大學暴力研究所教授利馬(Italo Lima)認為,監獄衝突反映了巴西的社會經濟問題,當人們過度關注安全問題時,衛生、教育和就業等其他領域就會被置於次要地位,甚至不斷惡化,形成惡性循環。

巴西各州監獄人滿為患,以巴拉州為例,監獄使用率高達167%;2016年,巴拉州監獄只有8489個名額,卻關進1萬4212名囚犯。

巴拉聯邦大學公安專家拉莫斯(Edson Ramos)說,在這些人滿為患的監獄,輕刑犯與重刑犯關在一起,很容易就被威逼利誘加入幫派。

巴西社會學家布朗丹(Thadeu Brandao)指出,北部和東北部的經濟人口成長沒有伴隨著對加強員警的培訓及改善監獄系統的投資;過去規模較小且安靜的城市雖然有所擴展,社會治安基礎設施卻停滯不前。

另一方面,司法也沒有關注在打擊組織犯罪,只集中逮捕小罪犯,將他們送進條件惡劣的監獄裡,在缺乏更好的謀生選擇情況下,最終被幫派吸收,變成大罪犯。

聖保羅大學暴力研究小組成員迪亞斯(Camila Nunes Dias)認為,北部和東北部的這些衝突主要由於地方派系分裂,而里約和聖保羅的大幫派勢力擴展到全國,為提高能見度,導致更多的監獄血腥暴動接連發生。

(記者蕭靜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