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中共對「港亂」的最新定性:內外勾連,顏色革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1日訊】目前,香港市民持續抗爭,被中共操控的港府和警隊疲於奔命。《自由亞洲》電台刊登評論文章,指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最新定性:內外勾連,顏色革命!以中共的慣例和維穩程式,一定會暗中派人入港維穩,製造混亂,一面分化民眾,同時為暴力鎮壓提供藉口。

近日,《自由亞洲》電台刊登評論文章,題為《專欄|夜話中南海:中共對「港亂」的最新定性:內外勾連,顏色革命!》曾擔任中共央媒記者多年的觀察人士韋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表示,中共官方根據慣例和基本的維穩程式,一定會暗中派人入港維穩,製造混亂,分化民眾,為暴力鎮壓提供藉口。

以下為《自由亞洲》評論原文(有刪減)。

相信「六四」事件的親歷者們大都會認同韋先生的這種分析。有心人已經注意到,最近幾週的香港反送中活動中,總有三兩面美國國旗混雜在群眾隊伍中,就連一家中共駐港媒體的記者都在私下裡認可:懷著正常心態,真正以反送中為訴求的愛港人士不可能做出這種明擺著是在授人以柄的蠢事。

文章指出,該專欄上週的相關文章《林鄭月娥何日成為香港的陳希同?》中已經介紹過了,2012年姚監復先生在香港,為「六四」鎮壓時的北京市長陳希同出版了《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此書出版之前,外界一直盛傳身為鄧小平親信的陳希同曾向鄧「謊報六四軍情」,誇大學潮嚴重性,導致鄧做出鎮壓決定。對此,陳稱:「鄧小平耳目眾多,他怎麼可能被騙?(「謊報」的說法是)低估了他。」陳還表白,「半次都沒有去過鄧家。」

六四鎮壓後,陳希同曾以北京市長兼國務委員的名義,向人大常委會做《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認定學潮是「暴亂」、當局鎮壓是「平暴」。對此,陳解釋:「中央讓我做報告,我不能不做。(對這份報告)我一個字也沒有參加討論,一個標點符號也沒有改,但是我承擔責任。」

關於陳希同本人及當時的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30年前是否配合李鵬,不惜用誇大學生運動的危險程度,甚至設法激怒運動學生的辦法,以達到促進使鄧小平深信不流血便無法解決問題的目的,如今已經是死無對證。而當時並不隸屬於北京市委,而是直接聽命於中宣部的時任中共新華社副社長曾建徽,在1989年4月下旬確曾在處理報導學潮的相關新聞稿中,採取了無中生有、故意編造的辦法,以達到擴大事態之目的。

這位曾建徽說起來還是國民黨統治中國時代的學運積極份子出身-當然是中共當年的地下黨領導的學運。

因為參加反政府學運而暴露中共地下黨身份的曾建徽,在中共佔居北平之前的1948年即從清華大學綴學,在北京市委工作了一年時間便被調往新華社,從助理編輯一直熬升至副社長。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他的身份是中宣部副部長身份兼任新華社副社長,所以在新華社內的地位十分特殊,無人敢輕易得罪。一些政治敏感性較強或政策性較強的重要稿件,一般都要經過他的審定才可發稿。

1989年4月20日,一百多名大學生在新華門前靜坐示威,並發生衝擊新華門事件。新華社記者奉命前往採訪,很快將根據他們親眼見到的情況客觀地寫進一篇數百字的新聞稿裡交到曾建徽處。當年的親歷者親口告訴筆者說:曾建徽閱後,先是在稿件一開始,即把一百多名學生改成「近三百名學生」;接著又大筆一揮,在稿件中間憑空加進一句「有人甚至還喊出『打倒共產黨』的口號」。

確實,整個「八九風波」的過程中,因為中共當局一再拒絕採取良性解決方式,並一再激怒遊行示威的大學生和社會各界人士,那場「動亂」發展到五月下旬時,甚至比「打倒共產黨」更為激烈的口號都曾經出現-當然也仍屬個別。但在4月20日,也就是胡耀邦的追悼大會召開之前,一是學生示威活動規模很小、參與人數十分有限;二是行為十分理性,即使是所謂「混在學生隊伍中的壞人」,也沒有人敢於大聲喊出「反動口號」。總之,89學潮中第一聲「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恰恰不是「動亂」隊伍中喊出來的,而是曾建徽的禿筆寫出來的。

接下來,便是太上皇鄧小平於4月25日為這場學潮定性:「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而太上皇如此定性,完全是根據李鵬的情況匯報,而李鵬的情況匯報中具說服力的例證,便是曾建徽憑空編造的內容。

1989年4月26日的人民日報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日後被認定是激化矛盾,引發「動亂」的導火索,而其中一句「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等反動口號」,令許多參與運動的大學生尤其不服氣,認為當局不該以個別人喊出的過激口號為口實,將整個運動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動亂」。哪裡知道,當時「打倒共產黨」這句「反動口號」,竟然是共產黨的御用文人憑空編造出來的。

直到血腥鎮壓完成之後,鄧小平在接見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講話時還強調:事情一爆發出來就很明確,他們的根本口號主要是兩個,一是要打倒共產黨,一是要推翻社會主義制度。鄧小平當然是要籍此說明他下令開槍殺人有理,但這個「打倒共產黨」的口號竟是曾建徽最先捏造出來的真相,至今在中共內部都絕少有人知道。

事隔30年之後,中共政權的宣傳機器仍然還是習慣性地使用這種或憑空捏造,或嚴重誇大事實的辦法抹黑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中央政府」出手製造藉口。

當年還是楊尚昆出任中共政權之國家主席的時候簽發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明言: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這就是在一個多月前,香港首場反送中大遊行的次日,中共當局就已經開始歸罪於「外部勢力」的所謂「法理依據」。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就已經「義正言辭」地對美方就香港事務「不斷說三道四」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要求美方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他說,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推進修訂「兩個條例」的工作。

香港反送中示威自6月進入高峰至今,北京多次指控外部勢力介入香港。中共外交部曾在7月底表示,香港反送中示威是「美方的一個作品」,等於是在公開指控指美國是「亂港」的幕後指揮者。

日前人民日報海外版剛剛拋出了《「內外勾連」亂港注定一場空》一文,聲稱近期香港和國外媒體披露的一些情況顯示,遊行隊伍當中出現了特定國籍的面孔和某些國家國旗,可明顯看出一系列暴力事件背後有外國勢力煽風點火甚至策劃、組織的跡象。從公開的「插嘴」,到暗地裡的「插手」,某些西方勢力出於所謂的戰略博弈需要,似乎愈陷愈深。但一副滿世界「主持公道」的模樣,卻遮掩不住包藏著的暗黑算計。

該文章還說:反對派政客和亂港分子嗅覺很靈,第一時間就捕捉到了相關言行透露出來的信息,積極配合,遙相呼應頗有「內外勾連」之勢。日前,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致信61個駐港總領館和辦事機構,呼籲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企圖繼續挑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對特區政府施壓。「內外勾連」唱雙簧,說穿了無非是想把香港搞亂,把香港變成中國的一個麻煩,進而牽制或者遏制中國的發展。其心可誅,其圖謀更是注定無法得逞。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事態發展到今天,已經有更多的信息表明,中共官媒奉命把大批判的矛頭指向美國還有台灣當局,將港人的示威與外部勢力和「顏色革命」掛勾,目的不僅僅是如外界媒體所分析的,「試圖將港人對港府和北京的不滿轉移焦點」,更是要對向港中當局表達不滿的反送中運動羅織罪名,為「中央政府絕不會聽之任之,坐視不管」堆積口實!

前天媒體報導,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羅冠聰等人6日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部主管伊迪(Julie Eadeh)會面後,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趕在第一時間出籠了《究竟哪些『外部勢力』在攪亂香港?》,把禍水引向美國還有台灣。

這篇文章細數: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等反對派人士今年3月赴美,與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會面,並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開會,討論香港停滯的民主發展、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及新聞自由問題。

此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也在5月會見香港泛民派人士李柱銘、李卓人和羅冠聰等人,他們向美方表達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立場。

到了7月,彭斯和蓬佩奧又會見反共立場鮮明的香港台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而在此之前的6月,美國國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等人重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對壓制香港自由的中國官員採取懲罰性措施。

在對台灣的指控方面,這篇文章說:蔡英文透過演講、接受採訪及在社群媒體發文等方式,將香港的情況與台灣聯繫,並說明「一國兩制」不可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6月下旬在中常會要求擴大聲援香港七一遊行,這暴露了「利用香港暴亂為2020年民進黨助選的企圖」。文章還提及,有衝擊香港立法會的港人希望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

這篇文章甚至將香港歷次反送中抗議裡,街上的外籍人士人身影當作外部勢力干預的「證據」,並引述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7日在深圳舉行的香港局勢座談會上所說: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聲稱「14億廣大的中國人民和700多萬香港人民,絕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總之,把「反送中」抹黑為「港獨」的外國反華勢力內外勾連,發動顏色革命無疑是中共政權對香港問題的最新定調,以為趕在中共建政「70週年」之前,「不惜一切代價恢復香港平靜」製造藉口。

當然,事到如今,仍然還不能完全肯定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的結局會是戒嚴部隊取得勝利。但即使這一最壞的可能到底也沒有出現,中共宣傳機器如上的作為也已經起到了「極大地激發了全國人民的反美愛國鬥志」的作用。用習近平的話說,就是為中美貿易持久戰「佔領輿論高地」!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