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茗看世界】頂級經濟學家:美若打金融戰 中國經濟將自由落體式崩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3日訊】

大家好,我是蕭茗。今天是2019年8月9日。很久沒有和大家見面了。最近工作還是比較忙。採訪很多。每天都想做自媒體,但一天下來,總也沒時間做。別的不多說了,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個我前兩天做的採訪。我認爲這個採訪透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我相信也是很多華人朋友很關心的事情。就是美國在金融領域到底可以對中共做什麽?這些事情如果真發生了,對中國經濟將意味着什麽,還有,美國有沒有打算這麽做,他們的顧慮是什麽。在這件事情上,我認爲可能性和意願同樣重要。所以,這些評估是誰說的,上下文是什麽就很重要。所以基於這些角度,我就把我這次採訪和大家說一說。

我採訪的是美國傳統基金會的首席經濟學家Steve Moore。傳統基金會是美國保守派最有影響力的智庫,沒有之一。很多里根總統的政策就出自傳統基金會。那Steve Moore先生不僅是傳統基金會的首席經濟學家,他在前一段時間還被提名爲美聯儲理事會成員。但是最後沒有當選。美聯儲理事會一共就5名成員。這五個人基本上就決定了美國的貨幣政策。

我這次採訪主要問的是中美貿易戰,美聯儲降息,人民幣貶值,美國把中國定義爲貨幣操縱國的事情。我把其中的重點說一下。

第一個重點是,他告訴我,美聯儲應該馬上再次降息。下星期就做。因爲現在整個國際市場一片動蕩。一兩個星期以來,原油,玉米,銅等大宗商品的價格大幅下降,我們正在走入通貨緊縮。這非常危險,美聯儲應該馬上行動。這樣發展下去,美國和全世界可能都會走入嚴重衰退。我問他,美聯儲要再降息是否是對川普加關稅的反應。他說,這些事情都是有關聯的。他說過去10天發生的事情是,美聯儲降息沒有降夠。然後我們就有了這個貿易戰的升級。現在美國10年期國債的回報率只有1.6%,是幾十年來的最低。這都是非常嚴重的進入通貨緊縮的信號。

如何對付通貨緊縮呢?就要美聯儲降息,往市場注入流動性,增加美元的供給量。現在的情況是國際市場對美元的需求量劇增,而美元不增加,那麽就會通貨緊縮,美元匯率大漲,這對美國和世界都很危險。他說,美聯儲急需減息是非常明顯的。而且他們應該馬上做,下個星期就做,不能等到9月1號。

大家知道,美元是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美聯儲的降息升息不僅影響美國,也影響全世界。美聯儲有這個能力和責任在一定程度上調控全世界的經濟走勢。一周之前美聯儲降息也是對全球經濟形式的反映,那個時候,日本和歐洲的中央銀行也降息了。因爲大家都看到了全球經濟衰退的跡象。而川普對美聯儲降息的幅度不滿意。事實上,如果他繼續提高對中國商品的關稅,美聯儲降息的幅度是不夠的。

所以,我後來又問了Steve Moore,我說如果美聯儲現在馬上再降息,到九月一號的時候,如果那時候川普把對中國3000億商品的關稅提高到了25%。那是不是美聯儲還得繼續降息。Steve說,那就要看商品價格了。如果大宗商品的價格在下降,美元又不足,那就會導致通貨緊縮。 美聯儲就一定要干預,否則經濟會衰退。美聯儲沒有辦法控制關稅和貿易戰。美聯儲能夠控制的是市場上有多少美元。

我問他如果中共不想籤貿易協議,是否美國最好保持高關稅,同時美聯儲降息。他非常勉強的說,可能吧。然後他又說,他不喜歡貿易戰。其實籤了協議對雙方都好。他不明白中共爲什麽不籤協議,因爲明明他們抗不過去。他說川普說的對,如果中國不和美國交易了,美國會打個噴嚏,如果美國不和中國做貿易了,中國就會得肺炎。他說中國需要首先讓步,如果他們讓步了,美國可能也會做一些讓步。但是他也說,他寧願貿易戰一直打下去,也不願意讓川普做任何妥協。我想他說的妥協是那些美方一直堅持的關鍵問題,那些結構性改革。在這些方面,他認爲美國一點都不能妥協。

他說的這番話很重要,基本上我們提煉出來的是,這位保守派的權威經濟學家,他希望中美之間達成貿易協議,他不理解中共爲什麽不想籤協議,爲什麽不能在那些重要的領域讓步。同時,他認爲美國在那些重要的領域一步都不能退。基於他的這個基本立場,就是沒有想對中共趕盡殺絕的立場,他下面說的話就很關鍵了。他說,中共領導人可能沒有意識到中國有多麽脆弱。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中國有多少資產是美元計價的。而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實上,中國經濟面臨的是自由落體式的崩毀。他們可能覺得中國經濟已經高速發展了25-30年了,已經很強大了。他們可能沒有想到這個經濟會在一夜之間匍匐在地。而這個危險是真實存在的。

這幾句話算然不多,但是分量很重。我覺得他說的就是美國如果在金融領域對中共動手,中國經濟就會成自由落體式的崩毀。爲什麽這麽說呢?我結合現在美國正在做的事情談一下我的分析。

首先,國際貿易是美元結算的,國際間交易的大宗商品,例如石油,礦產,農產品,基本上都是美元計價的。如果你的美元儲備枯竭,或者你出於某種原因不能用美元交易,比如你的美元賬戶被凍結,或者你乾脆就被踢出國際間的貿易結算體系。你的經濟基本上就死掉了。因爲你的貨物沒法賣出去,你也無法進口。你的進出口整個就會癱瘓。除非你是絕對的閉關鎖國。那也不行。因爲現在中國的經濟不能自給自足。它需要進口大量的工業原材料和農產品。所以,如果真的出現那樣的情況,中國經濟就會遭到滅頂之災。

那麽,這種情況會出現嗎?其實從現在發生的一些事情,美國正在醞釀的立法和一些法律官司看來,美國可能正在做這些準備。我們舉幾個例子。

6月5號,美國4位聯邦參議員Macro Rubio,Bob Menendez,Tom Cotton和Kirsten Gillibrand提出了一個法桉:確保在美國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資訊透明法桉(Ensuring quality information and transparency for abroad-based listings on our exchanges) 。這個法桉明確提出要對中國和其他在美國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資訊進行嚴格審查,看他們是否符合美國上市公司的條件和規定,因爲之前有調查顯示,很多這些公司都違反了美國的法律,比如美國的禁運法,還有很多公司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或者有侵害人權的記錄。這些公司都不符合美國上市公司的條件。還有,對於那些三年沒有提供美國要求的資訊的公司,將被從美國交易市場踢出去。

這個法桉是什麽意思呢,就是大舉清除美國金融市場的中國公司。斷絕華爾街對他們輸血。也斷絕他們進入美國人投資賬戶後出現的他們對美國經濟和輿論的控制能力。切割美國經濟和中國經濟的聯繫。目前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的規模是一萬多億美元。如果大量這些中國公司都不能從美國融資了,那麽中國的美元儲備會大量減少。大家知道,中國號稱的美元儲備一共才三萬億美元。

另一件事是6月份的時候,美國法庭判三家中國銀行藐視法庭。因爲這三家銀行被控告涉嫌爲朝鮮被制裁的銀行洗錢一億美金,因此被美國法庭傳喚。但他們拒絕出庭。這三家銀行是中國交通銀行,中國招商銀行和浦東開發銀行。而其中浦發銀行看起來是情節最嚴重的。如果美國的判決下來,可能會是讓美國司法部長或商業部長決定,是否關閉該銀行在美國的賬戶,禁止其用美元交易。如果這兩樣懲罰實現了,那基本上就是對浦發銀行在國際金融市場的死刑判決。因爲它再也不能碰美元了。這三家銀行都上訴了。但是美國的巡迴法庭判決維持原判。如果這個桉例真的成立了,那對中國所有進行美元交易的大銀行都將是一個巨大威脅。這種洗錢,違反美國禁運法的事,誰能保證他們沒幹過呢。只要美國有心查,可能能查出來不少。而理論上,美國查出來一個,就能把一個銀行從國際金融體系踢出去。

浦發銀行的資產是9000億美金,大概和高盛的資金規模差不多。而中國其他的國有銀行比它要大的多。這些國有銀行比美國那些被認爲「太大以至於不能倒」的銀行還大的多。如果這些銀行被禁止用美元交易,那將對中國經濟產生什麽影響呢。那就是滅頂之災。中國大的國有銀行好比是大湖,那些小的商業銀行是小池塘。小池塘缺水了就從大湖引水。大湖要沒水了。小池塘馬上就幹了。所以那就是一個滅頂之災。當然,專家認爲,如果要把這些銀行也用違反禁運法的方式從國際金融交易體系中踢出去,要比浦發銀行復雜的多。因爲浦發銀行在美國沒有分支,只有一個美元賬戶。所以要對別的中國大銀行採取同樣的懲罰,要更復雜一些。還需要別的措施。而且如果他們被從國際金融體系踢出去,將對世界經濟都產生影響。這是非同小可的事,所以不能輕易干。

那麽,美國還有什麽方式呢?大家可能想到了匯率操縱國這件事。根據美國1988年頒佈的,後來又多次更新的·《綜合對外貿易和競爭法桉》,被列爲匯率操縱國之後,美國在金融領域沒有什麽特別嚴厲的懲罰措施。下一步是財政部長姆努欽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以消除中國最新動作製造的不公平競爭優勢」。美國財政部會要求進行專門談判,旨在矯正被低估的貨幣匯率,並施以處罰,比如,把中國排除在美國政府採購合同之外。那美國現在其實已經在這樣做了,華爲和ZTE都被排除在美國的採購合同之外了。

雖然被列爲貨幣操作國暫時不會怎麽樣,但是它的象徵意義可能是更重要的。爲什麽這麽說呢?大家可以想像這樣一種情況。如果美國在貿易戰方面無法和中共達成協議。接下去美國被迫和下決心要和中共打一場金融戰,貨幣戰的話。那麽這場戰爭的目的和性質就和貿易戰完全不同了。美國打貿易戰是要糾正中美之間長期的不公平貿易實踐。就是要一個公平,要美國在中美貿易上不吃虧,在中國做生意不被欺負。而如果美國要和中共打金融戰和貨幣戰,我認爲鑑於這場戰爭的性質,它的後果很可能就是在短時間內摧毀中國經濟。而它最有力的手段之一就是把中共排除在美元結算體系之外。而這也是我理解的,爲什麼Steve Moore先生說,中國多少資產都是美元計價的,因此,中國經濟面臨着自由落體式的崩毀。他其實說的是,美國一旦在這一點上掐住中共,中共就完蛋了。如果打一個通俗的比喻,這有點像什麼呢?就是地是人家祖上的,房子是人家蓋的。你只是一個租戶,雖然才大氣粗一點。你要是一直和房主人過不去,欺負房主人。那人家大不了就不讓你住了。把你趕出去。那時候,不管你有多少錢都不管用了。你沒地方住了。但是話也說回來,這一點,我在上面講了,因爲它影響太大,所以,不是輕易能做的。美國需要做很多準備,其中輿論和道義上的準備也是非常重感冒要的。如果美國把中國列爲貨幣操縱國,並且獲得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支持,那美國在輿論上就有了比較堅實的基礎。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更容易了,比如,美國還可以禁止美國的基金去買中國公司在香港大量發行的美元債務。中國被定義爲匯率操縱國之後,整個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信心會進一步跌落,這也會進一步促使外國公司從中國大量撤資,包括他們以前在中國賺的錢,一直留在中國的錢,都會撤走。

另外,我再談一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這兩個組織。這兩個組織幾十年來都對中共政權非常友好。根據Michael Pillsberry的《百年長跑》披露,1983年,世界銀行的頭和鄧小平會晤,答應祕密派一批經濟學家專門研究中國,爲中國未來20年制定策略,如何趕上和超過美國。但是,現在的情況有了變化。簡單說,起碼是世界銀行換上了對中國強硬的頭,一直不願意給中國放貸。

現在我來總結一下,就是美國大部分保守派,還是希望中美之間能達成貿易協議,中共作出那些關鍵讓步。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貿易戰無果,那下一步很可能就是金融和貨幣戰,那對中國經濟會造成滅頂之災。而美國已經在這些方面做準備了。可以說,美國現在的大部分保守派還沒有做好心裏準備要摧毀中共,他們也不希望看到那樣劇烈的結局。但是,形勢的發展看起來就是朝着貿易戰一再升級,然後擴散到金融和貨幣戰這個方向去的。

好了,今天就說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如果您喜歡我的節目,請訂閱和傳播我的頻道。

(責任編輯:張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