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林鄭月娥再見傳媒 警告香港逼近「不歸路」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4日訊】【今日點擊】(3540-1)

提要
林鄭月娥再見傳媒 警告香港逼近「不歸路」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星期一的時候呢,港澳辦的發言人叫楊光,發表了聲明,把這個在香港出現的概念,提升到叫恐怖主義苗頭。

在此之前呢他最早的聲明是暴徒、暴動,6月12日定性暴動。其實沒有6月12日的暴動,他們嘴中的暴動呢,他為什麼稱為暴動,是因為,對不起 6月12日,6月12日幹掉了送中條例的二讀,真正成功是成功在那裡,那是一條生路。被中共定性為暴動,而林鄭月娥不敢撤銷,是因為定性的是來自於共產黨。6月12日,6加12是18,兩個九,逢九是生路,逢九是生路,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所以從暴動,後來呢楊光說叫顏色革命,顏色革命根本就是純粹兩回事。放上顏色革命的說法,就否定了一國兩制。顏色革命出現在北非,突尼斯是最早的,十年前,十多年前,時間過得快。那個它是推翻了包括突尼斯、利比亞、阿爾及利亞,這是比較特別的,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顏色革命。在一個國度裡面,一個政權,推翻一個用槍、用獨裁、用欺騙的方式,用酷刑的方式統治全國人民的人。在香港叫一國兩制,是制度是不同的。那在一個自由的制度當中,如果不是自由的制度,為什麼叫一國兩制。在一個自由的制度當中,人民的抗爭是天賦人權。

楊光沒有這種基本的概念和知識,沒有這種基本的分別能力,沒有基本,只為他之所用,所以就說了顏色革命,從顏色革命,又今天上升到恐怖主義苗頭。恐怖主義苗頭給自己又留了個話,就是剛有苗頭,還不是恐怖主義的實體。然後同時間呢在這個深圳,王滬寧派出了武警、坦克、裝甲運兵車,啊、啊,一通叫,大概兩分鐘的視頻。我節目中我說王滬寧派出了武警,有人罵,你這個賣國賊,說我賣國賊。這國家是我的我賣了,國家不是我的,我賣什麼?江澤民能賣國,我賣了,江澤民賣了今天習近平連個吭都不哼,你說算什麼東西,對不對。說我賣國,我要有能力賣國,那今天中國就不這樣了。笨蛋,罵人都不會,對不對。所以他不是人,他怎麼會罵人呢,他不會罵人。你看他們在罵人,他不會罵人。

結果王滬寧在這兒轉悠,是為什麼,是王滬寧用來宣傳的。坦克進深圳,那攝影棚裡到處都是,聽蝲蝲蛄叫不種莊稼了,所以那叫王滬寧指揮武警進入了深圳,威脅香港。就這都聽不懂,你還做五毛呢,你頭髮都掉光了,那五根毛都掉沒了。所以這是一統來的。那比較橫的呢是這個,去年退休的香港警務處的副處長劉業成,老二,這又回鍋,回鍋做叫特別行動的什麼特別事務的副處長。昨天呢這個應該是星期一,星期二大概是,這個鄧炳強,就是現在的老二表示歡迎,說我現在很忙,有個幫手來。其實在我眼睛裡基本就胡說啦。因為當初,香港警察55歲退休,那做到了警務處副處長的職位,他不一定55歲就退休,他57歲就退休了,顯然是給鄧炳強讓路的。因為他退休之後,鄧炳強今年11月分要接受,就是接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退休。所以這是完全要是去,這是完全來自於中央的命令,所以姓劉的一點招都沒有,就退下來了,結果現在姓劉的回來,絕不是今天香港警務處處長的主意。擠掉,變相擠掉了這個鄧炳強,變相否定了鄧炳強的工作。那說明什麼,說明上面出現了巨大的裂變, 第一個。

第二個。說明今天直到現在,習近平打死了他不能派兵進香港,只能仰仗香港警察。而一再仰仗香港警察的背景之下,鄧炳強在過去兩個月裡面,都很少露面這個警察記者會。結果破天荒就在前天,12日記者會上露面,回答記者的問題。他在回答記者問題的時候。記者問過說有關警察,就是氾濫使用暴力的方式,濫捕的方式,瀆職的概念,你怎麼看,就問鄧炳強。鄧炳強說如果這樣的事情要真放到警隊身上,我真去處理的話,百分之五十的警隊全都回家了。

他的原話,這話什麼意思,這話就是鄧炳強宣洩自己內心的憤怒,狡辯、不滿、上下兩頭打。打記者,我就這個,你怎麼著吧,我就不讓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港府沒有權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受命於今天的港澳辦,這是一個。

第二個,港澳辦把姓劉的又回鍋了,明顯說對我不滿。當你明目張膽的說對我不滿的時候,我已經沒戲了。共產黨就這個。那我手裡,你可以查鄧炳強手裡拿不拿著英國護照,我手裡拿著英國護照,我已經沒招了,我扯了你。這一語雙關, 兩頭打,說明鄧炳強非常的共產黨化。他太聰明了,共產黨人太聰明了。他在這個利益上扭臉就報復習近平,這是他的原話。

後來他說人們說元朗警察跟這個黑社會綁在一起,他說真的嗎?真的嗎?我沒看見,我不知道。就是耍叉,那一個警務處的行動署的署長去耍叉,這是上面亂掉了,亂崩掉了,這是今天香港。同時呢也透顯出,特首無法左右香港警務處,不歸她管。在這個林鄭月娥自己的,昨天的這個記者會上明確表示。而在記者會上,她同樣表示了另外一個說法。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林鄭月娥警告香港逼近了不歸路,這是她在記者會上跟記者講的。在談到香港不歸路的時候呢,她非常的真切的又落下了眼淚,那是落下了眼淚,那視頻上是有的。她就講香港怎麼樣,這是我的家,這是我們的家,她講了一大堆,所有人不相信她。

林鄭月娥再見傳媒 警告香港逼近「不歸路」

其實她落的眼淚,在我眼睛裡呢,她知道自己完了。這回她不是像,她有幾次落眼淚。6月15日習近平那一天,生日那天她落眼淚了,她受委屈了,那是。7月1日凌晨我忘了是不是那個時間,她還落過一次眼淚,對不起,大概是香港地產商在開年會的時候她去了。她自己說我絕不會出賣警隊的,那是她的原話,我絕不會出賣警隊的,你們得支持我,她落眼淚了。這是我們看到第三次落眼淚,在公開的場合下。在談到香港死去的人的時候,包括這次記者會,女孩子眼睛完全被打,所有現在的,這次衝突是跟那女孩子被打有關係,她隻字未提。狠毒莫過女人心,原來老話說,女人跟小人難養也,這話呢非常的籠統,今天的話如果這麼說對女士不尊重。香港出現了不安全不穩定,會將香港推向不歸路和危險境地。如果大家對此半信半疑,認為是誇大的話,現在她擔心這種危險已經出現了。

那所有都是她幹的。而她呢這麼做,是因為她受命於港澳辦,她一定有短,她有東西被攥在中南海手裡頭。你辭職不就完了嗎,對不對,你又是英國人,她拿著英國護照的,你是英國人,他殺了你。當然台灣有學者認為她可能會被殺了,我又不知道,說不好她會不會被殺了。殺她有什麼用啊,問題是。她辭職就完了,她不敢辭職,她辭職就把整個習近平全撂了。所以她有東西有短在人家手裡頭,她解不開套,綑死她。林鄭月娥仍然將香港法治的破壞歸結到示威者身上,說他們堵了地鐵,圍了這個過海隧道,不合作運動,大規模破壞,大量違反行為。

我覺得最通俗易懂的,被強姦者反抗,她麼辦,她什麼辦法。被強姦者反抗,在電影裡,在電視作品中,在文化媒體中,都是把強姦者殺了,都是把強姦者殺了。而在過程中,很多周圍利益的人,對吧,周圍利益的人,可能會譴責被強姦者,因為他們是看戲,被強姦者反抗的戲沒得看,我都花錢買了票。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