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港警叫爆眼少女「提供報告」 避答瞄頭開槍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6日訊】【今日點擊】(3541-2)

提要
港警叫爆眼少女「提供報告」 避答瞄頭開槍
港機場示威者禁錮襲擊兩名內地人 懷疑兩人是大陸公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暴力跟槍,殺死不了人們的靈魂,在殺死不了人們的思想,殺死不了人們的精神。這種話的說法呢,你會看到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就是所謂現代化的,這種滲透的時間流失的過程,人們對靈魂的概念就會越來越淡薄。人們更強調地說,我指抗議的一方,抗議暴政的一方,你殺死不了我的精神,你殺死不了我的思想。更多會落在思想和精神上,他落不到靈魂上。在這種大型的抗議的過程中,你可以注意到,在現在這一次香港的事件中,在海外很多的思想者、理論家、中國問題專家,基本都啞口無聲了。他跟不上香港人的做法,他跟不上香港人的態度,他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就我以為,他其實也不是不可思議,超過了他的認識能力。什麼叫超過了他的認識能力?散宜生是周文王最親信的內務大臣,文有散宜生這是當時說,文就是由散宜生。散宜生什麼都知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各種禮儀什麼都懂,但是他不是文王、武王身邊的叫什麼,大帥也好或者說師爺也好他不是。文王作了個夢,夢見了一隻飛熊,一下就驚醒了,他就跟散宜生說,散宜生能夠解他的夢。說恭賀大王,一定有真正的人才賢人出來輔佐大王,所以周文王就一直在找說飛熊在哪兒。

姜子牙叫姜飛熊,找到了姜子牙他同樣是三請姜子牙,所有都是三請的。為什麼三請?一請天、二請地、三請人。所以數字其實是最大的天意,諸葛亮三請對吧、劉備三請,天、地、人, 這是一個生命的組合。你現代的人就說,唉,還吹牛皮還三請,你連個皮都不是,因為你啥都不懂。所以一切東西都是三請才到位,才能請來他的整體,一鞠躬敬天、二鞠躬敬地對吧,三鞠躬敬父母,你們家結婚的時候這麼著,你想想是不是這麼回事。

所以在現實的環境中,在香港的事情上,你看到的就是善惡的過程,是這種對應的過程。它一分鐘都不會錯間的,你就看著,中間會發生相當慘烈的故事。早在5月分咱就說了,4月分,5月分,5月分,川普一說話咱說了,哎呀!可能會有死人,可能會出現生命被傷害,這都是可能的,但這是表面的,這是表面的。真正呢在過程中,人們的靈魂會覺醒,就是人們得到一種善的,真正善的概念。

所以在香港人的抗爭中,講出了什麼話,這香港人的抗爭中講出了,與神同行是第一句,萬劫不復是第二句,天滅中共是第三句。恰巧這三句話,貫穿了我們節目中,幾年裡貫穿的說法。抗議的年輕人,敢在紫荊花那兒噴上天滅中共,你今天的很多大陸人,你讀了800年書,你只相信你讀書的東西,和你自己牛叉的東西。你的笨駁,你不理解香港人的做法,就是你虐待了,用自己所謂學到的知識,在虐待自己真實的生命,你自己,誰也沒搭理你,你覺得你挺牛叉。在香港人的年輕人的過程中,你差著層面了,你根本搆不著香港人。年輕人的素養,這是在這一次的香港人的抗爭中,折服了全世界。

港警叫爆眼少女「提供報告」 避答瞄頭開槍

蘋果日報報導這麼說的:這是被打傷了臉的這個孩子,事情發生在8月11日的下午,下午到傍晚,警察一開始完全是否認的,那到後來呢他的大概12日的,12日、是13日,因為這兩天呢抗議的人,把這個香港國際機場給癱瘓了。那鄧炳強親自出面回答記者問題,在回答記者問題的時候,他承認打了布袋彈,一開始他不承認的,一開始警察全都不承認的。那他的助理呢卻反而說,布袋彈是不同的方向打的,不同,他的助理很笨蛋你知道吧,你怎麼知道是不同的方向,你在現場了嗎?你做了調查了嗎?誒!這就是今天香港人,香港的警署的高級官員,在接受中共安排的時候,他的笨駁之處,他的笨,想做假做不出來。做假硬做,明白人在邊上看說,爺們你接著說接著說接著說,說呀,你就讓他說。

有個時差的問題,最新的消息,警察叫被爆眼的少女提供報告,她依然住在醫院裡頭,因為她整個臉可能都毀了,那她肯定回答不了什麼問題對吧。那警察呢是管醫管局,問醫院要她的整個報告。而他承認在當時放了大概10顆,10顆這個布袋彈,所以這是警察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第一次,你只能叫鬆口。因為在他的,因為在後來警察否定之後,在後來有的人的視頻中,在拍攝當時的現場的時候,就拍到了在她的面罩,戴的面罩裡面就有兩顆布袋彈的子彈,是打穿了她的眼罩之後進去的。

當時我個人在比較早的看到那視頻,有人說,唉呀!朋友你一定把這原視頻保存好,這是證據啊等等等等。這些都是在之後,很多年輕學子沒有錢,在這個香港,很多人沒有錢,沒有錢,而且他跟他的父母,他也不願給他的父母增加負擔。所以在香港出現了一些餐館,甚至有的商店開火鍋,就讓抗議的人免費吃。那個就是一個態度,一個心意啦,因為救得了急,救不了窮啊對吧。那他們正是因為一無所有,他們才這樣做。這個家庭她還有個妹妹,她有媽媽,她們沒有說出,沒有去以任何的粗暴的語言、粗暴的聲明、粗暴對待,發表任何說法,沒有。

她被打倒之後,她自己跟搶救的人對話,也同樣是非常的平和,她說我眼睛在流血,我知道,這就是真正的素養的人。在今天的大陸人,包括跑到海外的,絕大多數根本不理解,沒能力理解,真的,沒能力理解,是被共產黨摧毀的一代,完全摧毀的,沒準一代、兩代、三代,當然這是個過程。那這件事情,就出現了一個相對的轉機。

港機場示威者禁錮襲擊兩名內地人 懷疑兩人是大陸公安

另外一篇報導,香港機場示威者,把兩個內地人給抓了,懷疑他們是大陸的公安。這個報導就是有差錯的,這是自由亞洲電台,一個是大陸公安,深圳福田的。另外一個是環球時報的,這人姓付,大概是,姓付的這個人有好幾個身分,好幾個身分,而且甚至他的名字都不一樣。他身上帶的信用卡,因為被這些人抓了嘛,身上帶的信用卡,叫付內豪,他另外一個叫,全名叫付內豪,叫付什麼豪。結果有的信用卡裡面,有一個信用卡叫Fu Hao,想錢想瘋了,真的叫Fu Hao,漢語拼音就那麼寫的。那個影音件我自己看到,因為當時人們都發在網上,是把他們兩個人都給抓了。

這個人被稱為臥底的警察,他裝死,扣了他三、四個小時。後來救援的人來了,救護的人來了,抗議的人不讓他走,他的名字姓徐,他的名字很怪,他用了一個很怪的名字,我說不出來。人們把他的包給翻出來,他包裡有個二節棍,二節棍很顯然是新的,大概這麼粗的白棍子,然後它頭給削了,那一看就是削過的。拿這個釘子跟鐵鍊,這麼長的鐵鍊擰成的,那都是新的,他就是打人來的。然後頭的那個,那半截,二節棍的頭的半截是一半,就是手握的這一半,跟打人的那一半,它就一半。手握的這一半呢,他特別用塑料膠布給纏上,他怕滑脫了手。因為棍子是新的,肯定有毛叉,他又怕扎自己的手,就從他包裡搜出來。然後有他的身分證,有他的港澳通行證,網上人去查,一查他是深圳人,他工作深圳福田分局。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