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實為反中共 香港人說出心裏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9日訊】香港的一份最新研究報告表明,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的參與者以年輕人為主,大多數都在20到30歲之間。而且,示威者的教育程度則普遍偏高。分析認為,香港雖然回歸中國22年,中共沒有贏得香港這一代年輕人的認同,而是通過一步步打壓失去了香港年輕一代的信任。

綜合媒體報導,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今年6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在18歲至29歲的受訪者中,69.7%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是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有記錄以來的最高,而自稱中國人的比率僅為0.3%,為1997年以來的最低。

報告說,年齡較大的居民(其中許多人出生在中國大陸,或者父母是大陸人)對中國的認同感略高一些。但在30歲以上的受訪者中,仍有49%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

香港執業的律師戴安通(Antony Dapiran)表示,北京之所以沒有贏得這一代年輕人的心,是因為北京和香港政府對香港年輕人的打壓,讓香港這一代年輕人產生了某種程度的幻滅。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的代表人物23歲的黃之鋒表示,很多年輕人不認同中共是因為中共對人權的打壓。

他說:「我們害怕北京。我們看到新疆的活動人士被關押,我們看到立法會議員被驅趕,我們也看到書商被綁架,外國記者被驅除出香港。這就是為什麼經歷「一國兩制」的人們說,我們現在是「一國一個半」體制。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中共對人權的打壓。我們會繼續抗爭的。」

曾經擔任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主任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指出,自從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中共一方面努力想將香港的經濟融入中國大陸,同時在政治上也進一步侵蝕香港的自治。

《紐約時報》7月1日一篇題為「香港主權移交22年:『一國兩制』還有保障嗎?」的文章說,在香港迎來主權移交22週年之際,「香港人或許依然享有讓中國大陸羨慕的自由度,享有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和不受干擾的司法體系。但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證據表明,這些自由正在悄悄溜走,這個地方正進一步籠罩在北京的陰影之下。」

香港網路作家,時事評論員盧斯達認為,將年輕議員逐出香港立法院是針對年輕人的「屠殺」,是中共對香港進行的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盧斯達說:「《引渡條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懼的自由,也極可能改變國際對香港的處理,即影響香港的經濟格局,這些都觸發了一般階層的年輕人的強烈焦慮,他們還要在香港渡過漫漫長夜,這是他們的切身問題。處決香港的人,都是林鄭月娥那種年紀,他們享受過了,斷送了香港之後,之後的年輕人靠甚麼?」

據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了2個多月,港民要求港府回應5項訴求的聲浪持續升溫,2個月以來,走在最前線的大多是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其中有許多是仍然在求學的中學生。這場年輕人主導運動的規模、理念和良好秩序贏得了全世界的讚賞。

8月18日,香港民陣再發起8.18維園集會後的流水式疏散遊行。超過170萬的市民魚貫而入彙集到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

多位參加遊行的市民接受採訪時表示,「反送中」的真正意義是反對中共,而沒有了共產黨,香港和世界才會真正好。

一位姓翁的小姐高舉自製標語,標語寫著「中共等於納粹」,她表示,中共搞新疆集中營證明了這一點。

翁小姐還說,再繼續打擊香港,中共滅亡是遲早的事。「今次香港的運動,是打開了共產黨裂縫的大門,其實香港是共產黨生存的命脈。如果香港冷炒了,玩完了,很大程度上也是代表共產黨玩完了。」

在天橋上觀看遊行壯觀景象的歐先生表示,警察濫暴是制度問題,他說,「根本整個制度就是使他們不需要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整個制度的設計,使他們濫權,成為政權管治的一個工具。」

參加8.18維園集會的鐘先生表示,「反送中」真正的意義是反對中共。「其實『反送中』牽引出來的問題就是,反對共產黨專政,對不對?我想大部分香港人,如果給他們選擇,你說回歸中華民國好,還是回歸中國大陸好,我相信,一定會選中華民國。」他說。

一位70歲的李大伯表示,港人應該看清中共真面目。「香港已經被共產黨滲透了,那些警察,政府高官都被它滲透了,他們都是幫大陸共產黨的,不是幫香港人。」他說。

「最後沒了共產黨,香港才會好,全世界才會好。沒了共產黨,全世界都會好,因為共產黨它野心很大,想統治全世界,滲透到全世界,大陸的學生都被洗腦了。」李大伯最後說。

(記者劉明煥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