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港警病房內暴打62歲男子下體 自稱「黑警就是這麼做事的」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1日訊】【今日點擊】(3545-2)

提要

香港警察:兩名警員因涉嫌「濫用私刑」被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8月18日Be water,Be water叫流水式集會,震撼了全世界,沒有人能想像出來。但是它在整個現實的過程中,

它是兩點鐘開始集會的,那時候大雨還沒有起來, 等到三點鐘的時候人太多了,

主持人突然就靈機一動想出的辦法,流水式集會。那人家外面進不了維園的人怎麼辦,維園最多撐18萬人,所以已經在維園的往外走,讓沒進來的進來,騰出地方。那你們往哪兒走呢,你們想彎的,就圍著這圈你們去轉圈吧,就這麼來的。

從三點鐘開始,從三點鐘開始然後一直到晚上九點,警察不允許遊行,那當時包括黎智英,主要是黎智英和其他幾個民主派人士,在牽頭的過程,搭著大條幅的過程中,就變相成為了遊行。那個如果按照嚴格的條例上說那是犯法的,但是呢沒有警察就沒有暴力,這就是香港過去兩個多月來,所發生的真實的狀況。而8月18日呢,正好應對著6月16日的兩百萬大遊行,相當特別。所以叫流水式集會,創造了一個奇蹟,成為了香港歷史當中,最大的一次集會的場面。我相信在世界的範圍內,也很難說有兩百萬人集會,不可能,對吧,這完全就不可能。

在這個背景之下咱也提到了,Be water的境界,就是今天香港人展現出來的境界,已經超越了當年李小龍,把這句話講出來時的他的詮釋的水平。今天的香港人超越了當年李小龍,Be water這句話的詮釋的概念。李小龍當時在,我看過他的原說法,他只是解釋了在固態跟液態。就是固態跟液態的背景之下,水可以無孔不入,聚之成形,你拿什麼樣的東西,就可以裝成什麼樣,但散之無物,

他只能說到這兒。

今天的香港人,當他講出天滅中共的時候,天滅中共意味著什麼,不是我戰勝中共,不是打倒中共,不是在政治層面讓中共回家。不是,是天地人,神佛道,在這人世中的與人間相關的一切的生命,正的生命,滅掉清除掉中共。這個概念就完全不同了,當香港人嚷出這句話,當香港人把這句話,兩次寫在了紫荊花花壇上,紫荊花花壇的壇座上。分成三層啊,第一次噴的是8月5日的主層,8月5日還是8月4日晚上;第二次呢是8月10日,噴在它的這個底層。那不知道它上頭還有沒有,事不過三,第三下共產黨就完了。

紫荊花是中共的代表,香港的代表。所以這是在我眼睛裡,沒有天滅中共的闡述,就沒有今天8月18日,8月18日展現出來的那一份境界。那個相當之高的境界,因為沒人能夠,沒任何一個人,絕非人的能力能夠把握掌控,將近200萬人在大雨中,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同一個聲音。而這一次集會的目標是警察,警察跟中共環為一體,今天的警察就是真正的匪徒,真正的匪徒,它的起因是那位少女被打壞了眼睛。

今天我做節目看到最新的消息呢,她第一期,就是她應該分成幾期治療啦,她現在已經出院,今天出院。眼睛沒有完全失明,眼睛可以看到光亮,可以看到光亮,就是感覺到光亮,那她需要長時間的恢復,她需要長時間的治療。作為叫612援助基金會,已經全都包下她的所有的醫療費用,大概圍繞她個人,可能捐款上百萬美金大概是有啦。但無論怎麼樣,這件事情成為了一個導火索,這件事情成為了8月18日,香港人展現出來的境界。而他的境界就是針對香港警察的,那種魔鬼式的邪惡。

香港警察:兩名警員因涉嫌「濫用私刑」被捕

結果就在,有個時差問題,6、7個小時之前,香港警察的卑劣之行為,被醫院的監視器拍到。被抓的很多人,他們是被警察打傷,關入了醫院。兩個穿著警服的警察,對一個被關在醫院裡躺在床上,被綑在病床上的一個62歲的老人,大打出手。直接用警棍打62歲老人,是個男人啊,62歲老人的下體,政法委的做法、武警的做法、國安的做法,這是中共體制滲透香港警方之後,自然的表現。

BBC這麼報的:警方講已經抓捕兩名警員,涉嫌襲擊致傷罪。

警方強調高度關注 認為事態嚴重,重申不會姑息警隊的暴力行為。他也完蛋了,香港警察完蛋了,整個香港警署。因為他是在執行任務對吧,他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發生的事情, 對不對。那主持該任務的總指揮,比如說鄧炳強,和今天的警務處的處長,跟他相關的叫什麼公安局的局長,它不叫公安局,相關所有的人都應該辭職。這是正常環境下,這是一個自由體制當中必須做到的。

香港民主黨表示,62歲的上水市市民鐘先生,他6月25日因醉酒與人發生爭執,被指襲警從而被關進去。這是前後的故事是給套在一起啦,他個人是因為醉酒,但是整個事情的本身,卻把警察給跨進去了,我覺得非常有趣的意思就在這兒。

民主黨講:視頻是依照個人資料的相關條例,從醫院管理局獲得的。鐘先生曾兩次分別歷時7分鐘 6分鐘的私刑,形容這種做法為十大酷刑,情節極其嚴重。轉述事主及家人的話,指當時的警員說,黑警就是這麼做事的,我會搞掉你的老婆跟你的家人。

襲擊62歲的老人,襲擊他的下體,在街頭執勤的警察,被打了臉的那個女孩,那女孩在那兒站著。警察距離她的距離不會長過8米遠,因為布袋槍只能打那麼遠,子彈只能打那麼遠,一個女孩子站在汽車站上,他看得著,故意打對吧。在過程中,在執勤的過程中,在馬路上把女士的褲子給扒下來,把女孩的內褲扒下來,這都是香港警察幹的,基本就是這麼個狀況。7月21日在元朗,襲擊市民的,毫無差別的白衣人,那樣的報導,一切真相的暴露,而律政司卻不對任何一個人提出訴訟,這就是今天的香港,港府就是個笑話。

林卓廷,有關行為令人震驚髮指,是警隊的敗類,罪行之嚴重 可以判終身監禁。在場警察不制止,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要求警務處長,盡快把警員停職展開調查。多名被捕的反送中的示威者,及相關律師公開指控,警方對示威者不合規。但警方回答時,充分保障被捕人士的權利,被捕人士可以隨時投訴。而警方接受投訴的部門,同樣歸今天警務處處長管,升職、被罰、發獎金,還是他說了算,什麼東西。

整個貫穿香港運動的過程中,香港警察獨樹一幟,那今天8月20日是它崩潰的故事。整個故事,整個警方表現出來是針對香港人的抗議,但這件事情,卻不是香港反送中抗爭裡面的事情,是一個額外的事情,很有趣很有趣的。額外的一件事情,卻揭示出香港警方的品質;而香港的警方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它能夠控制的環境中。它以為要出事情的環境中,結果背後來了個蚊子狠狠咬了他一口,咬死他。為什麼?蚊子叮在了後心上,這是一個通常發生的故事。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