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試解【推背圖】第四十三象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3日訊】【今日點擊】(3547-2)

提要
試解【推背圖第四十三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節目中有朋友提到說,濤哥你說推背圖,跟大家聊聊推背圖。不會,咱只能說不會,而且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覺得,這東西人得知道害怕。那人家能夠寫下傳世之作,推背圖是在盛唐時期寫出來的,跟唐王肯定的出現盛唐時期的鼎盛,是有關連的,你能隨便說嗎。說句那什麼話,那妲己狐狸都是女媧派來的,你光顧著看那個說,說是妖精,她是女媧派來的,雲中子就弄不死她,不可能的。但她又落在民俗中,裡面包含著悟,所以我只是跟大家就叫戲聊。走到這兒了應對現在的時辰,說出自己淺薄的認識自以為是,只當聊天。

試解【推背圖】 第四十三象

推背圖第43圖,在Google上查推背圖第43圖,你就看出了不同的版本什麼樣都有。在過程中我只完全通俗理解,這個就像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就像姜子牙釣魚似的,這個沒有任何其它,完全是通俗理解。但當我查的時候我就發覺,在民間流傳的很多東西出現了不同,你看這是一個人做的,這是另外一個人做的,這又是不同的版本,有著不同的版本。你注意到在不同的版本當中,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它這兒有4個墨點,其它的很多東西沒有。所以我個人更相信這4個墨點的,不相信旁邊是乾淨的。

你可以看到這一張圖,它本身都已經走了樣了,他是自己後畫的。所以你看到推背圖是真的是假的,很難說的,包括它應該是從唐朝過來的,所以在後來的朝代中,很多人去改變了。所以我寧可相信這是真的,就是這更接近現實吧,這麼講吧,更接近現實。這是就我個人來講我是這麼看,只能說這麼看。君非君、臣非臣、始艱危、終克定;黑兔走入青龍穴,欲盡不盡不可說,惟有外邊根樹上,三十年中子孫結。純粹聊天別當回事兒,但是在我眼睛裡我覺得就是現代的,就是現代的狀況。

畫了個圖,一個大的一個小的,兩個人穿的都是官服,因為他下面穿的是官靴,我認為是官服啊,後面有四個墨點,一大一中兩小,他有規矩排位的。這個圖後面是習近平,前面是林鄭月娥,為什麼這麼說?他們右手向左,不知道為什麼向左,右手向左彎過來的動作,一模一樣,大人盯著小人兩眼緊盯,都不錯眼的,兩眼緊盯都不錯眼的。

所以林鄭月娥為什麼不撤回送中,他不說她不說。為什麼一切的說法,她都一定是絕不走樣,絕不走樣。最著名的就是路透社的記者問她,說我在這兒待了兩個多月了,我們同屋的記者,我們現在看到坐在屋裡的記者,都經歷了太多的東西。我就問妳一句話,作為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妳擁有自主權,妳是特首,作為特首妳有沒有自主權撤回送中?林鄭月娥的答話說,這個問題我早已經答了,大家也聽到了港澳辦發言人的話。他對我,林鄭月娥這麼說,他對我,對特區政府,對香港警察是信任的,完了。路透社記者追問她,妳有沒有權利,妳自己有沒有權利撤回送中?她不再答了。

非常好的詮釋,而它講的,君非君、臣非臣,林鄭月娥是君,但不是君;她是臣,她又不是臣。她要是君,她本來是特首,她是君咧一國兩制之下;但她不是君,她不敢說沒有自主權。但你說她是臣嗎?她不能是臣,因為她是特首,一國兩制之下她是一把手。習近平是不是君?是君。但是對香港事情,他能不能直接說話?他不能,他不是特首。但他是不是臣?他肯定不是臣啊。可是呢他在香港那兒呢,他又不是君,所以這是一語雙關兩個人,君非君、臣非臣。

但我為什麼說後面這四個墨點兒,有點意思,我一下看不懂,後來昨天突然想,想到了。胸無點墨,胸無點墨這是句成語。在過程中,習近平一直表現自己很有知識,列過書單,凡事唸稿,搞不離手。搞不離手推行了習近平思想,實際全是王滬寧的性本惡。胸無點墨,所以反過來你可以把他作為,王滬寧就像江澤民的蛤蟆的,潛生出來的東西,蛤蟆吐的吐沫吧。你看蛤蟆吃蚊子吃食的時候,吐吐舌頭出來往上點,他也是那麼吃的,那舌頭一伸出來老長了。咱們細說啦,他就像附體的東西,影響了他們倆一樣,他們倆什麼東西都沒有,這是指現在。

始艱危,終克定。始終,方得始終,習近平兩年前十九大說的話,今天對應了一切都是這個。始早已經存在,終在過程中,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終結。始早已存在,2014年香港的雨傘運動到今天,今天在8月18日那天,香港下大雨,所有參加流水式集會的人,全打著傘,港島充滿了雨傘,是對2014年的回扣,是終結。艱難的艱,不用吭,很簡單,現在就是最艱難的,人的環境中是最艱難的,這不用解釋。危,今天的從香港政府、香港警察、建制派的人士,所有香港有錢、有權、有勢的人,被共產黨威脅的合為一個力量。中共動用所有的力量,包括軍隊,包括武警的震懾,都似乎要把香港摧毀,但它就是不敢進來。危險的危,被克定的定,這個事出不了,這個事出不了。所以我還是說那句話,咱細說,我自個兒轉的,沒有任何人,都是我自個兒轉的,我覺得合適我就這麼說了,大家就聽個故事。

黑兔走入青龍穴,黑是水,而今天的香港,黑白顛倒,正義在黑,全是黑衣服。兔,港島的形狀,香港港島,香港島的形狀是兔子。黑兔走入青龍穴,習近平屬蛇的,小龍,共產黨是紅龍,回歸不就被它控制了嗎,權力在他手裡嗎。再細說2014年,那個旗杆折了的,那個古廟前頭旗杆折的,折的是左青龍旗杆,留下的是右白虎,那個就這麼說的。那個旗杆就叫左青龍,定海神針,它就這麼講的。那個廟是香港作為漁村的時候,在英國人拿過去之前,作為漁村的時候,香港人出海拜海神的地方。

欲盡不盡不可說,那它現在就是進退兩難嘛,說不出來,不知道啊,該怎麼辦,沒人能。欲盡不盡,盡頭的盡,結束的結,就是結束了。要結,結不了;不可說,說不了,不知道,這是天意。唯有外邊根樹上,香港之外外邊的根樹上,落葉歸根,香港在中共的控制之外,但是又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所以唯有外邊根樹上,落葉歸,它不是樹根上,它叫根樹上。三十年中子孫結,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今天抗議的主體,都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90%是他們。他們是誰?他們是89六四被共產黨打死的,回來落生在香港,找共產黨算帳的那些魂魄。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