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庫曝光新疆棉花勞改營 百萬維族淪為奴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4日訊】人權組織「公民力量」週四發布報告,曝光了中共在中國新疆強迫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中的維族人和其他囚徒,充當棉紡織品產業的免費勞動力的「棉花勞改營」真相,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並抵制中共這種強迫勞動產業鏈所生產的產品。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人權組織「公民力量」週四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他們最新撰寫的一份調查報告。這份報告披露,中國共產黨在新疆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強迫勞動體系,被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中的上100萬維族人,許多都成為了這個充滿血腥的產業鏈上的免費勞動力。這是中共鎮壓維吾爾族戰略的一部份,而且現在中共正在把以紡織和服裝產業為主的一些產業從沿海轉移到新疆。「公民力量」把中共在新疆打造的這種大規模強迫勞動體系稱為「棉花勞改營」。

報告稱,基於衛星圖像、中共官方文件和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種種跡象表明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中的維族人被分配到了營地內或附近的工廠,並被強迫從事免費的勞動。這也從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中共官方把這些大規模關押維族人的拘留營稱作「職業培訓中心」。

另一方面,通過實施這種勞教經濟,新疆地區變成了中國最大的棉花生產區。公開的數據顯示,新疆的棉花產量占中國全國產量的84%。

「公民力量」副主席、報告的主要作者韓連潮在發布會上介紹說,中共長期以來將囚犯和勞改犯視為免費勞動力來源,而新疆從中共建政以來就是囚犯被流放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從1951年到1975年間,有10到20萬的犯人被運往新疆。1983年到2000年間,僅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接收了8萬多名犯人。從2014年起,中共開始把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族裔關入再教育營充當免費勞動力,對外則聲稱目的是培養他們的「就業能力」。

他說:「(新疆勞改營裏的)棉花充滿了謊言,是淚水、汗水和鮮血的編織物,所以是時候停止從新疆進口棉紡織品等政府產品了。」

韓連潮還指出,新疆紡織業的發展中心與強迫勞動中心的位置高度吻合。他說,目前當地建成了3個紡織城、7個紡織工業園和1個紡織中心。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主要活動範圍內,當局建造了多座大型監獄,提供免費勞動力,包括石河子市的4座監獄、庫爾勒市的4座監獄和阿拉爾市的8座監獄,而這些監獄都擁有自己的棉紡織產業。

他說:「這些(使用強迫勞工的)企業從事多元化經營,但主體產業一直是棉紡織品,因為這需要耗費很多的勞動力,而囚工就成為了最佳選擇。」

「公民力量」發布的這份調查報告強調,因為中國生產的棉花超過8成來自新疆,各國政府、企業和消費者應該意識到,任何來自中國的棉紡織品都有可能與新疆的「棉花勞改營」有染。因此,呼籲國際社會應該注意深入調查這些產品的供應鏈,以免成為中共強迫勞動的幫凶。

現居美國的維吾爾詩人、電影製片人塔希爾•哈穆特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共建政幾十年來,強迫勞動貫穿了新疆人的生活。

哈穆特回憶說,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就被要求「義務勞動」,但實質上就是強迫勞動。早在他上小學時,學校就開始組織學生們從事所謂的「義務勞動」。每逢秋冬季節,他們都要去摘棉花、蒐集動物糞便。

1997年夏天,哈穆特被當局指控參與了反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活動,並把他關進了喀什勞改營。在此後的三年間,他被迫從事各種沒有任何報酬的強迫勞動,囚徒們每天都要完成勞動的硬性指標,例如每天挖出兩立方米的礫石。由於長期從事重體力勞動,他一度暴瘦到體重僅90斤。

哈穆特說,兩年前他流亡美國後不久,他妻子的兩個弟弟和他自己的弟弟也被關進了集中營並被強迫勞動,其中一個弟弟雖然上個月被釋放了,但他只能在週末回家,每週的工作日仍然需要去從事強迫性質的勞動,他和他的家人也不知道這種狀況會持續多久。

《美國之音》報導說,新疆生產的棉花和相關紡織品出口海外,為許多國際知名品牌提供原料。而在新疆被爆出強迫勞役問題後,一些國際公司已經停止從新疆採購原料。不過,中共通過更改工廠名和增添附屬公司等方式,繼續試圖掩蓋強迫勞動的存在。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