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8.23香港之路」築44公里人鏈顯抗爭決心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4日訊】【今日點擊】(3548-2)

提要
「8.23香港之路」築44公里人鏈顯抗爭決心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好些朋友留言說濤哥,前兩天在加拿大多倫多,一群人開著豪車去愛國,然後罵人家,罵那些香港人叫窮ABC的B,我只能這麼說,窮ABC的B。有另外一波的也是支持中共,留學生他有中國留學生會,留學生的什麼什麼學生會,那是領館管的,他們不敢不參加,因為他留不下身分,他還得回國,怕出事,那群人也得跟著一塊愛國去。他們沒有那麼多錢,他開不起藍寶堅尼,然後就跟人唱對台。唱對台,對方人家說叫Free香港,後來他也急了, Free China,他叫 Free China,自由中國。他喊著 Free China,人家喊那個自由香港,人就不喊,人就看他,一塊兒跟他喊 Free China,自由中國。這是一種笑話。

我原來看到過,比如在上海在北京,有一些類似的貴族學校,教一些西方禮儀。

我說句心裡話,看這就是笑話,我個人說句心裡話,我看這就是笑話。為什麼呢,那他能開得起藍波尼的,你說他穿戴的一切,肯定在西方社會中用錢來衡量的話,也都是頂級的品牌,對不對。往那一坐,他行為舉止往那一坐,他的媽他的爸他的爹他的爺爺奶奶,基本上就在自己頭上就出來,對不對,他這個東西,啥意思呢,西方禮儀他學會了,藍寶堅尼也開了對吧,4萬美金的一身西服他也穿了。

不開玩笑,英國最頂級的設計師,兩個月前我在彭博社的電視裡報的,他做一身西服,最低4萬美金,正常價7萬美金。新加坡台的那個男的說,我這西服150塊錢,他說我想像不出7萬美金穿身上什麼樣。穿身上跟弄個抹布差不多,它是一樣的,對不對。穿7萬美金的西服,你天天在王府井溜街,不會吧,那你就得在那沒人的地方,因為得跟7萬美金對上。就像開藍寶堅尼的,也就週末轉一圈,平常幹嘛去。愛國它出來了,一出來就出了事了,據說網上就把他的,這是誰家的兒子,那是誰家的孫子,那是誰家的大孫子,那就把這些孫子就誰家都給弄出來了。

就我個人來講,我的說法是學什麼東西都沒用,當你是這塊破肉的時候,驢就是驢,馬就是馬,騾子就是騾子。你自己被黨弄成了騾子,你非說我是一個千里駒,你是頭駒,你真是頭駒,對不對,為什麼,聽人使,是個廢物,廢物就是一塊破肉。所以有錢不是貴族,貴族在於品質。在歐洲有一家在我眼睛裡,我覺得那個兒子那個王子,就把他們家貴族給毀了。娶那個老婆,一步登天,真登了天,卡布襠給撐了,你看他的做法,你看他的作為你就知道。所以這是現實生活中人最關鍵,就是人內在的東西,那是真正的關鍵。

如果你一定用詞,就是靈與肉。原始的靈與肉那本書,有點類似於,我的眼睛裡,就是肉來肉去的靈與肉。真正的靈與肉是人的境界,與今天貪婪貪慾之間的搏殺,每一個人都在其中,因為你是托生成一塊肉來的。在靈魂上能夠認知的人,能夠約束的人,這是道德的,所以他是靈性的。那肉體上認識的,在進化論基礎上肯定自我的,在世途的過程中,尊崇叢林法則的,你就是一塊臭肉。

8.23香港之路」築44公里人鏈顯抗爭決心

拍我這一集節目的時候,香港正在進行香港之路。它源自於30年前的今天,在波羅的海,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長達600公里,有200萬人參加,當時叫做波羅的海之路,是蘇聯解體的第一步。跟大家分享一下現在的實況,這是蘋果日報他在現場的這個播報。他說在尖沙咀人已經夠了,在往旺角方向在連。這是我們看到他現場的播放,他是一個一個走來的。他應該是在沿著地鐵線,三條線,三條線,39個車站,我看有的說是45公里有的說是40公里,他大概需要4萬多人。每一個地鐵站是一個集合地,就這樣連起來,大概做的活動基本上是這麼個活動。

那我們看到現在他是在旺角的現場,我們也看不出來他到底有多少人,因為這種現場拍攝呢,他就是大多就是採訪個人啦。他認為是8月23日香港之路44公里人鏈,來表示抗爭的決心。而8月18日是30年前戈爾巴喬夫宣布,這是我們看到的人鏈。戈爾巴喬夫宣布這個蘇共解體,在這樣的一個紀念的背景之下,那現在轉過來,我們看到的就是波羅的海之路。所以正好30年河東,30年河西在重演著這種故事。我自己的體會就是一個始終,方得始終,所以在我眼睛裡這就是很神奇的故事。所以這是在這種背景之下,一切都定下來之後,我們看到的一種展現。其實出來的人,參與的人,你看到的就是人的拒絕邪惡的一種表現,這是紐約時報報的,川普對香港抗議的態度出現轉向,視之為貿易談判的籌碼。

紐約時報在這個川普的眼睛裡說,這是川普自己說的,再過不了多長時間,他認為紐約時報就完蛋了,是的,在他的眼睛裡,紐約時報就是一個假媒體,就是胡來的。而川普在有關香港問題時,貿易問題時,特別是有關中共的問題,他在昨天,應該是在昨天是前天,星期三他講了一句話,他說叫I am the chosen one這個詞是在西方的宗教用語中常用的,被上帝選擇的人。他用了這個字,那在西方社會反應比較大,原因就是在他們的傳統的宗教意識中,只有摩西跟耶穌是這樣的人,他為什麼是?

西方媒體在報導的時候,去掉了他前後的之間的關係。川普是在講當跟中共做對的時候,當跟中共對立的時候,他認為他是被上帝選擇的。因為他在接受採訪時,他說我是被選擇的,他講了這句話,看的是天,動作是那樣。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我個人覺得他講得相當對的。他就是一種感悟,他做事情不是學院派的,不是在被教育的被訓練出來的,我是PhD,我是什麼兩個Master,我是這個我是那個,他沒有,他講的都是實際的,和平鋪直述的。但因為往往因為他的位置,就像川普似的,屁股一把坐著椅子上了,他就成為矚目的人,所以很多人去嘲笑他,去這去,就是指他掙錢啦,圍繞他,很多人做了很多節目掙了很多錢,有點擊量,我覺得就是個荒謬。

所以這篇文章在講的過程中,主要是講他的川普在對待香港的態度問題。因為他對香港態度其實幾番表達,一會兒提到,一會兒不提到,一會這個,一會那個。但是其實川普在香港問題上他有一個宗旨,第一絕不提一國兩制,第二絕不提中英聯合聲明,第三絕不提基本法,第四他堅持香港問題是中共國內政問題。到現在他也沒提,沒什麼籌碼不籌碼的,瞎掰。籌碼的說法都是利益的人去說的,上嘴唇說下嘴唇,所以這就在我眼睛裡所看到的。一路走過來,等到了九月分,過這個中秋節的時候,他對頭算從去年到這兒,最激烈正式的貿易戰打了一年。很有趣,在過程中他沒退縮過,他只是想說希望能談成,希望能談成,希望能談成,但是我一定堅持我自己的道理,這就是在我眼睛裡我們看到的故事。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