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4日訊】【今日點擊】(3549-1)

【石濤評述】

提要
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 石濤評述。今天是星期日8月25日,這是香港抗爭第12個星期的開始的。6月9日那一天是星期日,西方是這麼算的,還不是我算,是人家西方媒體算。你今天如果看媒體,在談到有關香港抗爭的問題,它會說這是第12個星期的第一天。在我們節目中大家看到的故事,我覺得看到的故事非常有趣,裡面所包含的這種定數的成分呢,其實我個人就還一直講那個概念,如果你對你自己的生日很在乎,你對父母長輩的忌日很放在心上,那就是定數。沒有定數,就沒有黃泉路上無老少這句話。沒有定數,就沒有民間的,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說法。

沒有定數,其實也就沒有周文王。周文王當初見到姜太公,明明姜太公是被神派來的對吧,是被元始天尊派來的,他就幹這事的。可是當文王去找姜太公的時候,姜太公得讓道三次,都讓了三次,讓了三次之後他才見到姜太公。到了劉備三顧茅廬,人們只記得這個故事,人們卻很少意識到,當時找這個姜太公的時候也是三次。而最早這個軒轅黃帝找廣成子學藝,求離世之法,同樣去了三次。所以我們說了,其實事不過三在哪兒,在天、地、人。意味著每一個生命,每一個人,我們都擁有我們自己的天,我們的地,我們的人的這一面。哪兒說哪兒了,這個完全都是我自己的理解的,完全都是我自己理解的。

如果我沒理解錯,天,是我們靈魂的來處,我們不死的魂魄。地,可能就是,可能是啊,這事我只能這麼說可能是啊,就是三界裡輪迴轉世這故事,我們轉不出去了。我們轉得最高,只不過到了跟七仙女他們那一面,可能跑得最高還在那兒,這是地,是指人的輪迴轉世出不去的這個環境,就被稱為地。因為我們的魂魄是在之外,人,是我們這塊肉。當這東西真的是這麼回事的時候,如果你理解的話,簡單,就這麼一過腦子,有一點人的知識的話,有一點生命認識的話,你立刻意識到,誒!是這麼回事兒。

天不在之外,我們自己的天如果不是我們靈魂的話,那修行就不存在,是不是這道理,修行就不存在。因為修行是出去,不在輪迴中。如果地不是輪迴,那我們哪兒來的跟你媳婦的緣分,我們的魂魄被困在這裡,這是地。轉著圈的,轉著圈的,所以一切都是轉著圈的一種概念。人是我們這一世這塊肉,這一世這塊肉。

所以你看當初姜子牙,在元始天尊那兒待了30年,但他還是三魂七魄,他還是個人,他就注定修不成。但趙公明不是三魂七魄,對不對,趙公明當他已經把三魂七魄混為一個體的時候,他才能夠掌控那24顆定海珠。後來佛家裡的二十四層天,為什麼是二十四,不知道。西遊記、封神演義,兩本書是奇書。西遊記講述的是每一個個體人,其實裡面蘊含著你的偉大。而封神演義在講述著當你托生成人,這環境的一切叫萬劫不復。

那在這個時候,今天我們看到的故事,一切都在定數中。我沒跟你說嗎,共產黨從1921年到現在98年。他習近平這一次到莫高窟,第一次他去莫高窟,這一次到莫高窟,是2019年5月13日,到這個時間點98天,你怎麼說吧,14個七。人說是12是最大,他應在14個七,14就是兩個七,14七上加七,所以我說是他結了佛緣,就是結果的結,始終的終,終止的終,因為他用了那句話,現在都是終止這一切。很奇妙的,這是跟他的行為前後都對應。跟那個,你看莫高窟這個菩薩,這個窟,文殊菩薩這個窟是第61窟,6加1七。香港問題死了6個人,現在差一個,蛇打七寸。

推背圖是第43圖,4加3還是七,就講著現在的故事,你說為什麼?那書都不是我說的,都是人家老早就定下來的。七的定數是我說的,也不是我說的,人早存在的,只不過我一眼睛大一眼睛小,一矇,矇著,怎麼會有這事兒,對吧。這是講這是完結的標誌,真的這是完結的標誌。第二天他習近平就去了長城的頭,

天下第一關嘉峪關。他從長城尾去了長城頭,你看完了,他倒著走,這圈完了。他又去了這個紅四方面軍,叫西路軍,那是張國燾的,在那裡全軍覆沒,82年前。我不知道為什麼82年前,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去那兒。

張國燾跟毛澤東完全分裂。毛澤東後來在這種相互對應的過程中,包括遵義會議之後,包括這個叫什麼,西安事變之後,西安事變好像1936年。結果他們張國燾被弄掉的是1937年,中央給第四方面軍下命令,一會兒往西,一會兒往東,讓他就在這轉悠。徐向前做為前線總指揮,在這個轉悠過程中,被當地的馬家軍,8萬多人就全給他吞掉了,打死在高台縣,習近平去的就這地方。邪了門了,全軍覆沒。而西路軍第四方面軍,曾經是中共紅軍最強悍、人數最多。徐向前帶了不到1千人跑回延安,張國燾從延安跑了。那他為什麼去那?馬家軍是清末時期出來的家族勢力,回回。習近平現在對新疆的政策,人家看,誒!這是啥回事咧。

然後他參觀完高台這個西路軍的展覽之後,他去了養馬場。你看,我跟你說,我都搞不明白,他去了馬場,馬場對應了馬家軍啊。他今天習近平對應了紅四軍,紅四方面軍。而下了這個嘉峪關之後,有人叫總書記萬歲,萬歲就是死了,對應著林鄭月娥同一天說已經死了,已死了,我鄭重說已死,她就用這詞,中文說的。

這東西就是命,都是來算帳的。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這詞用得,正迎來一場,還沒打呢,打到這分上還沒打呢。香港人之間巨大差距,他們卻在幾個月裡面,形成了一個人,一波一波的抗議,反對來自中國的侵犯。這詞,這個詞,

反對來自中共國的侵犯,那一國兩制怎麼叫侵犯?爭論的焦點在,在於是否採取非和平行動,還是如何避免暴力。跟占領機場做為例子,打了兩個大陸人,其中一個是環球時報的記者。由於擔心分歧,後來呢抗議者又道歉,因為他們的情緒不當所為。

 

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

 

這件事情的原因,是香港警察裝成抗議者,來達到香港警察不可告人的目的。做為抗議的人,我們看過一個,就是香港之路的一個短篇,抗議的人在香港在占領機場時候,接受媒體採訪時候,他明確說,我們非常害怕,我們非常恐懼,我們沒有未來。我們看到的警察也非常害怕,到我們不抗爭,就更完了。非常真實的描繪著其中所有抗議者的心態,對吧。他是一隻兔子,對方是一隻惡龍,一切的權力都在對方的手裡。那在那個背景之下,才出現了香港機場的這一份抗爭。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