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4日訊】【今日點擊】(3549-2)

【石濤評述】

提要
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8月25日,香港抗爭以來的第12週的第一天。那香港何去何從呢我個人說,如果你真的相信與神同行的話,你就定格了共產黨是魔鬼,第一個;第二個,你就知道這件事情在這個過程中,當香港人喊出天滅中共的時候,共產黨在劫難逃2019。

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應該是投稿的專欄作家,他在集會上發言,一些有影響的抗議組織叫我要攬炒,他說惡狠狠的廣東話的俚語,意思是說和強大的壓迫者同歸於盡。同強大的壓迫者同歸於盡,這是文化人寫的啦,這裡真正的壓迫就是中共嘍!對吧。你爭取雙普選就是反對中共,反映出普遍的情緒,在當今的年輕人一代,幾乎用盡了所有和平手段,來抵禦中共削弱香港辦自治地位的系統。我不知道他寫的是英文的翻譯過來,還是直接寫的中文。

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1997年的回歸香港擁有的特殊地位,美國國會通過一項法律,以及美國所通過的香港政策法。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撰寫人,是今天美國參議院的領袖,他在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非常長的文章,直接警告今天的中共習近平,不得對香港進行干涉,他直接那麼說的。他講說美國國會正在通過一條法律,公然侵犯香港公民民主,和人權的香港官員,他們在美國的資產將被凍結,剝奪他們的簽證。星期日的遊行側重於警察的暴力,使用了橡皮子彈一個人眼睛被打壞,所以這文章寫得比較晚啦,但也不是晚了是因為時間過得太快,事情發生太多。

從而週日的遊行人們喊著惡警還眼,他說可能不太符合基督教,但完全可以理解。我不知道什麼叫不太符合基督教,以眼還眼是在猶太的教義中講出來的,基督教在香港也不是一個,不是一個大的,在香港最大的應該是天主教。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是一個在他們教義當中非常明確的,一件神給人訂下的規矩。然後他談到2014年雨傘運動失敗之後,他認為是失敗啦,勇武派從一個更老更傳統新民主的陣營,較合理非派當中分裂出來,這是一群更年輕、更激進,強烈分裂主義的情緒,但幾乎沒有追隨者。這個勇武派,就是共產黨裡面進來摻沙的人,那在香港的年輕人當中,當然有一批人,相對比較凶猛,比較厲害,願以武力的方式,以分裂的方式,但他們並不是帶頭者,並不是最早的原始的這種慫恿者。

就像7月1日衝擊立法會,7月1日衝擊立法會,是下午1點半就開始了,而真正進入立法會是晚上9點鐘。從1點半到晚上8點45分,警察幾百個警察在立法會裡面,到45分幾百個警察全走了,而這個時間點,是參加大遊行的人回到這個地方。所以哪有這麼這個說法,根本我個人不接受咧,我個人覺得,其實是把抗議的人不尊重。所有的分裂,就是香港警察扮裝成抗議人,進入到抗議的隊伍中所造成的。2014年激進者很少,然後它就講說,7月1日前線衝擊立法會時,有數百名甚至數千名支持者,站在他們的身後,作為對警方干預的緩衝,自那之後,出現了許多不太和平的街頭。

對抗議的人不尊重,對抗議的人不尊重,那些年輕人想像不到共產黨有多邪惡,與神同行那是基督徒在過程中,以他們的自己的理念所表達出來的。當與神同行的時候,就把共產黨定格是魔鬼,如果不是魔鬼,你為什麼要與神同行。世界的生命的一切是平衡的,但他願意與神同行,但他在定格的問題上,定格不到共產黨是魔鬼,一直到後來天滅中共,抗議的年輕人才意識到。誰能接受天滅中共,我們在節目中說了多少年了,石濤你在這兒白乎了,白乎了多少年了,天滅怎麼滅啊,放個屁熏死你。根本不懂得自己,一方天、一方地、一方人,自己是個立體的,在時間上在空間上你都是立體的。

生命,我們知道的一個循環有360度,對不對,如果按天數是365個,封神演義封的是365天,365個神,一天一個,其實對應著人們的地。有人說為什麼對應著地啊,黃飛虎一個普通的人,當他選擇了對的時候,他一步成仙成了神仙,365個山神。趙公明自己貪婪、妒忌,祂是妒忌,從至高的神一下打下來,成了一個人間的財神爺。那時候就走錯了路,後來成為了人間的財神爺,不是還把人給弄毀了嘛,祂的生命就是惡了,黃飛虎就是正的,所以同時祂是十八層地獄的神。但祂們都框在了這個框架裡頭了,人有一年365天,天上有365個神,這不就一個循環嗎。

這裡面他就談到了說,7月分以來勇武派大膽街頭行動,斷了自己的退路。如果運動不能成功的迫使香港政府,完全撤回不受歡迎的法案,那目前最終通過的話,衝在前面的他們可能會被引渡到大陸等等。所以這個人,寫文章的人,他是在政治層面、社會層面,我不相信他在信仰層面有多大的修養,沒有任何別的意思,這是現在的環境對吧。撤回已經死了,不可能撤回了,如果撤回共產黨就活了,它不撤回共產黨就死了,什麼理都是反著看的。

所以他大規模又談到什麼 ,北京方面間接說威脅要出動人民解放軍,這都是基本瞎掰的,在我眼睛裡就是瞎掰的。那出動解放軍你出啊,誰能攔著它?美國人攔它,胡說,沒人能攔它,對不對。我拿一火柴棍攔著你,不是這碼子事,他自個兒攔它自個兒。為什麼它解放軍不進去,它輸不起,它算它自己壓錢。女人可以換,兒子換不了,是不是,媳婦扔了兒子留下了,媳婦扔了兒子留下了,男人踹出去了兒子也留下來。那香港是他們兒子們,這些錢財們它要照顧這一些咧,你別想它多大的本事。

蔡英文承諾向香港抗議者提供人道援助,香港政府很難通過槍打出頭鳥,來制止這場運動,基本沒有任何可能,在我眼睛裡基本沒有任何可能。它其實不是運動,你也可以叫運動,它是真正香港人在這個過程中,覺醒的過程。我個人很欣賞時代週刊的一篇報導中,採訪一個女孩。女孩講說:香港這一次的行動,最珍貴的地方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作為行政區的中國人向共產黨說不。我以為他可能看咱們的節目,這話也是咱們節目中最早說的,而這篇報導是上個禮拜講的。

然後他提到說1938年毛澤東說,發動了人民戰爭,持久戰,所以他又把這個話用在這裡。毛澤東發動人民戰爭 ,是在中國紅軍西路軍全軍覆沒之後發動的。所以毛澤東殺掉了當時的第四方面軍,毀掉了幾萬人,用他的權力,共產黨成立的一切就是殺人的魔鬼。他習近平在8月20日去了西路軍參觀了馬場,這都是方得始終的一陰一陽的相互報應。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