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祺:李嘉誠4隻「黃台之瓜」釋義

——不能用軍事武警暴力對付香港人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李嘉誠被稱為李超人,他在全世界注目下,在香港多家媒體上刊登巨幅廣告,把一千多年前中國唐朝宮廷政治滅絕人性的殘酷歷史展現在全世界面前,用來解釋當前香港政治,說明了他具有超人的大智慧,使全世界看到今日香港問題的空前嚴重性。

李嘉誠廣告「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出自一千三百多年前武則天與唐高宗所生的二子李賢,受生母逼害,於自殺之前所寫下的絕命詩《黃台瓜辭》。李賢21歲時,他的哥哥李弘去世,李賢被立為第一皇位繼承人,可是,他生母武則天也想繼承皇位,處心積慮地要殺害親生兒子,李賢寫下了《黃台瓜辭》: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李賢以摘瓜人比喻親生母親,以不顧瓜蔓死活強行摘瓜,比喻武則天為篡奪皇位要殘殺親生兒子,希望母親幡然醒悟。

對李嘉誠所說「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含義,已有多種解釋。我的解釋是,李嘉誠廣告上的「黃台之瓜」看來有四個,是指當代中國和香港政治中的四個重要方針、政策和現象。

第一隻「黃台之瓜」是指「改革開放」。1986年,鄧小平接見李嘉誠前,李嘉誠就支持 大陸改革開放,到1997年香港回歸前,他在 大陸的投資總額就達500億港元,香港回歸後,又不斷增加。2013年後,李嘉誠眼看改革開放正在變質,一反過去的做法,從中國大陸、香港撤出了1700億資產。【註1】在香港、中國和全世界,第一個看到中國「改革開放」之瓜會被摘下、而把巨額資產從中國大陸移到歐洲的人,正是李嘉誠。近幾年來, 大陸正在一步步向毛澤東時代倒退,私有財產權不受法律保護,改革開放只是徒有虛名。從李嘉誠開始,港資、外資就像潮水一樣撤離中國。

李嘉誠所說的第二隻「黃台之瓜」,是在去年3月11日被摘下的,這一天,全國人大在象徵性暴力——軍隊儀仗隊進入大會會場的情況下,刪除了《1982年憲法》中國家元首「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憲法條文。

第三隻瓜是香港「五十年不變」,鄧小平在會見李嘉誠時說:「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就是說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之後更沒有變的道理。」近幾年,香港正在快速發生「 大陸化」,北京對香港的控制一步步加強

3今年6月底,北京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記者會上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這是取消「五十年不變」的重要訊號。

《中英聯合聲明》除了第二條30多個字是英國政府「把香港交還中國」的聲明外,90%的文字是中國政府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聲明,餘下的是中英兩國政府的共同聲明。附件一是中國政府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更為詳細的說明。第三條第12項是中國政府聲明,對香港的這些政策「在五十年內不變」。在《中英聯合聲明》第八條中,中國政府自己承認,「本聯合聲明及其附件具有同等約束力」。外交部至今未公開承認陸慷在6月底記者會上說話的錯誤。李嘉誠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看到第三隻黃台之瓜將要摘下,發出了「何堪再摘」的呼聲。

第四隻「黃台之瓜」,就是「台海和平」。鄧小平曾對《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im Novak說:「我對自己的四六開」。【註2】六四大屠殺,是鄧小平、李鵬非法地運用國家暴力的犯罪行為。改革開放、國家首腦「限任制」、「五十年不變」,「台海和平」,有助於中國發展。如今,改革開放已經變質、國家首腦「限任制」已被強行取消,一國兩制正在被蠶食。

李嘉誠以刊登廣告的方式,表達對香港前途的擔憂,表達反對暴力,包括反對非法運用國家暴力的態度。

在有法制或實行法治的地區,暴力有兩種分類法,按是否合法來分類,可以分為合法暴力和非法暴力。按照是否大規模系統性來分類,可以分為,個體分散性暴力與大規模系統性暴力。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認為,國家是一個壟斷暴力的實體,合法暴力由國家通過政府來壟斷。任何個人用暴力來傷害他人、搶劫、破壞他人和公共財富,都是法律不容許的行為。在歷史上,專制獨裁和嚴重的社會不公正往往會引發革命,這是另外的問題。

合法暴力的直接行使者是軍隊與警察。軍隊用於國防,是對付國外入侵者的,在特殊情況下用於對付大規模系統性暴力。警察用於維持國內治安,制止暴力。最近報道前律政司長說,目前的衝突,是社會治安問題多於國家統一安全問題,「有些人做很多事侮辱國旗、國徽,挑戰中央主權,但這些都是小動作,不會真正影響香港安危。」【註3】如果一個國家的軍隊和大批武警,用來對付和平抗議,把和平抗議中發生的個體分散性暴力說成是大規模系統性暴力,用軍隊或大批武警來鎮壓,這就是政府行使了非法暴力,把人民當成了敵人。

從今年為悼念六四30周年以來的香港和平集會和其後反送中大遊行,持續11周,香港人民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議的精神,為自由民主正義不屈不饒地奮鬥,在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燦爛的記錄。期望2019年或以後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是全體香港人民。誰決定要用暴力鎮壓這樣善良的香港人民,誰就是「全人類公敵」

香港問題的解決辦法,對香港市民和北京領導人,都要像李嘉誠所說的那樣,要「以愛之義,止息怒憤」。愛中國、愛香港、愛人民,而不是愛崇拜、愛皇位、愛獨裁,就不會非法動用國家的軍事武警暴力和暴力威脅和平抗議的香港民眾,也不會因萬分之一的人的「分散性暴力」而實施緊急狀態,不會軍事管制,不會因取消新聞自由而導致「五十年未過一半」就大變。直到現在,香港的出路還掌握在北京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手裏,一是北京要根據《基本法》第43條規定,在林鄭已經不對香港特區負責的情況下,北京要讓這個行政長官自行決定是否辭職;二是北京要重申《基本法》第45條普選目標。全國人大常委會必須糾正2014年8月31日在香港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上的錯誤決定,廢除實際上的官方候選人制度,把《基本法》第45條的普選條款,認認真真、不折不扣地實施。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有政府,不是為了鎮壓,而是為了保障人民的憲法權利,為人民謀福利。否則,全世界都會看到的不只是林鄭的無能,而且是北京的無能。

(寫於Washington DC近郊,2019-8-18)————————————————————

【註1】《李嘉誠撤離中國為何撤的如此乾淨》2015年9月13日和訊網,又見2019年8月16日世界新聞網李嘉誠報道。

【註2】高皋:《後文革史》第1卷第198頁,聯經出版社,1992年。

【註3】《德國之聲》中文網2019年8月18日報道。

——轉自《縱覽中國》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