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上海610頭目蔣綺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9日訊】2019年5月31日,明慧網發布《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迫害人權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輪功的人,拒發簽證,拒絕入境。據評論,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具體「拒簽行動」。

「610辦公室」 後期又稱「防邪辦」,全稱「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由元凶江澤民於1999年6月10日糾集,是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犯罪組織。現任上海市「610」防範辦宣傳教育處副處長蔣綺瓊因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在被舉報

一、上海防範辦蔣綺瓊個人信息及簡歷

蔣綺瓊

姓名:蔣綺瓊 (Jiang,Qiqiong)
出生日期:1966年12月,日不詳
工作單位名稱:上海市防範辦
職務:宣傳教育處副處長
家庭住址(省、市、縣):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
蔣綺瓊是中共黨員,小學一級教師職稱,心理諮詢師專業技術資格。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七年,蔣綺瓊任上海市女子勞教所主任科員、五大隊(「法輪功專管大隊」)副大隊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最為邪惡,一心表現自己,名利心很強。曾組織邪悟者斷章取義,亂解釋大法,用來迫害修煉人的正信。期間,她迫害李金玉、孫卓英、顧繼紅、陸美英、姚桂珍等多位法輪功學員。由於迫害法輪功賣力,蔣綺瓊被評為「全國勞動模範」、「上海市先進女職工標兵」、「上海市勞動模範」。

二零零七年六月,蔣綺瓊任上海市「610」成員,「上海反×教協會」成員,以所謂研究心理學的名義,從心理角度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蔣綺瓊任上海市「610」防範辦法制教育中心主任,上海市洗腦班校長,幾乎所有現在被非法關入邪惡洗腦班裏的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各種迫害手法都由蔣綺瓊親自參與制定,蔣綺瓊還參與製作洗腦影片《生死呼喚》(編劇葉辛)。

近年來,蔣綺瓊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蔣綺瓊勞模工作室」。二零一五年後,蔣綺瓊更到上海市各區及浙江省等外地對各地610人員進行所謂的講談培訓、教育指示。其現任上海市「610」防範辦宣傳教育處副處長。

二、有蔣綺瓊親自參與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幾個案例

1、蔣綺瓊在上海市女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年近七十歲的余培英老人被勞教期間,蔣綺瓊為了迫使余培英放棄修煉,把余培英關進禁閉室一個多月,指使吸毒人員李某迫害余培英,讓窗口的寒風直吹余培英,把余培英凍的得了肺炎。

二零零一年在勞教所,法輪功學員管龍妹認識到惡警的邪惡偽善,站出來維護師父,維護大法,被惡警蔣綺瓊、李卓琳殘酷迫害,雙腳離地吊銬在窗戶上,當時是深秋十一月,惡警指使吸毒勞教人員打開窗戶用冷風吹,為不讓她講話,用臭襪子、抹布塞進嘴裏,後又銬在床上二十來天不能動彈。此後,管龍妹人一下瘦了幾十斤,手腕傷痕累累,還被邪惡洗腦,強迫看各種誹謗大法的影像和書籍,強迫寫思想彙報、靜坐靜立和從事奴工勞動。

酷刑演示:吊銬

法輪功學員汪仁香老人在上海女勞教所這個魔窟裏,飽受非人折磨。由於不肯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汪仁香被惡警罰站「大牆」(臉對著牆很近的距離罰站),從早上五點一直站到晚上十一點,連大小便都受限制,惡警還指使其他勞教人員對她攻擊謾罵。

中共黑獄體罰演示圖:面壁

其中惡警蔣綺瓊還用「心理攻堅戰」,用斷章取義的方式歪曲法輪功的理論,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甚至肉體折磨。不管年齡多大,都強迫參加奴役勞動每天達十五、六小時,很多學員在此魔窟裏身心遭受極大損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汪仁香老人二零零五年從勞教所回家時,體重只有八十多斤,而且視力、聽力都受到極大損害,視力、聽力明顯下降。

蔣綺瓊經常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關禁閉。被關禁閉的有嚴福妹、周亞珍、俞培英、李金玉、李學勤、王敏子、陸美英、顧繼紅、楊曼曄、孫卓英、傅曉紅等。其中顧繼紅、孫卓英、李金玉都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而被加長勞教期。李金玉一直以來反迫害而經常遭到邪惡的毆打。法輪功學員嚴美珍,因為堅定自己的信仰,不屈服於邪惡的流氓集團,被惡警已經罰站了幾個月,長時間的罰站已導致她的雙腳嚴重浮腫根本無法穿鞋。法輪功學員陸美英遭受的迫害更加殘酷,已多次被關押在不足三平方米密不透氣的禁閉室裏,每天早上五點不到就被拉起開始罰站與罰坐,晚上十一點以後才能略微清洗休息,而被整天罰站也好幾次了。在「講評會」像文革式的批鬥會一樣,在公開的場合屢次遭受到羞辱與謾罵,等等。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2、蔣綺瓊在上海市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迫害法輪功學員

上海法制學校不隸屬教育系統、也不屬司法系統,雖打著法制的幌子,實則卻是非法的機構,擁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即可拘禁任何人的權利,裏面的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著超出執法者的權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借助「法制教育」的名義堂而皇之的劫持、關押、延期、洗腦、轉化當地法輪功學員及其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仍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由市「610」直接操縱,蔣綺瓊任洗腦班校長後,繼續沿用之前一套邪惡的歪理邪說來迷惑法輪功學員,幾乎所有被關入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各種迫害、手法都由蔣綺瓊親自參與制定。通過將謊言重複千遍萬遍,並通過恐嚇、威脅和全封閉式環境使人長期處於極大的精神壓力下,力圖使法輪功學員思維混亂,從而進行潛移默化的洗腦。法輪功學員整日都在批判、威脅中度日,在那種環境下,人沒有任何的人格和尊嚴,被迫在自由和信仰間作出自己的痛苦選擇。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健康嚴重受損甚至出現病情惡化,惡徒就把他們轉去醫院,等身體略有恢復,馬上又被劫持回洗腦班繼續迫害。如二零一二年八月於靜豔被劫持到洗腦班,到年底才放回家,即出現腦血栓症狀,到醫院住院治療半個月,後半身不遂。二零一二年十月,周賢文被洗腦班迫害二十四天後,身體檢查發現患有「心房早搏伴差異傳導」,十一月十九日放回家。二零一零年四月,王益瑾在遭受洗腦班八十七天的精神折磨後,突發心臟病(以前從未有過),被送去青浦中心醫院急診。

家住上海市徐匯區的法輪功學員張書琴,在二零一一年底,上海市「610」讓上海法制學校(洗腦班)的人到她的單位,強行對她進行每週二次洗腦,一個多月的迫害,對她身心造成了極大的摧殘,並妄圖讓她寫一個思想小結,張書琴不斷地拒絕和抵制這種精神迫害,拒絕了這個無理要求,最後她們採用座談會的形式結束了這次洗腦迫害。張書琴所在單位(上海健康職業技術學院)聽命於上海市「610」,不讓她上課。張書琴大學畢業後進入該學校工作,在該學校已經勤勤懇懇工作了二十八年。因遭綁架事件,張書琴的單位竟評定她二零一二年度考核不合格!並且剋扣了她二零一二年度的年終獎及精神文明獎等,還剋扣了她被非法關押一個月的工資獎金(綁架一個月積累下的工作,還是等著她回單位上班來親自做的)。當時參與對張書琴洗腦迫害的主要人員就是蔣綺瓊。

二零一二年十月,虹口區法輪功學員吳立有被綁架至上海市洗腦班,吃的飯菜中被摻加有害藥物,使他的記憶慢慢衰退,以達到迫使吳立有放棄修煉,改變信仰的目的。虹口區「610」頭目還經常找吳立有「談話」,發現他還有修煉的正念,就加重毒藥的分量。一個月後,吳立有從洗腦班回家時,整個人已在藥物作用下呆呆傻傻的,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上出現一個個紅點,奇癢無比。當時蔣綺瓊任上海市洗腦班校長。

三、蔣綺瓊參與策劃、實施迫害法輪功學員

上海青浦女子勞教所曾經是上海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之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五樓,勞教所中唯一有禁閉室的樓面,每個房間內都裝有監控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單獨關押在監室內,迫害的所有手法更加隱晦,利用被「轉化」的人與看管犯人來逼迫法輪功學員,而惡警們自己通常不親自動手。而這些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大多都是蔣綺瓊組織執行的。其主要迫害手段有:

1、成立以破壞為目的的骨幹小組,歪曲並改變法輪功經文內容,強制灌輸給法輪功學員,並不斷組織誹謗污衊破壞大法的活動。如為了達到完全把被強制洗腦後「轉化」的原法輪功學員拖入死路,他們準備了橡皮人,說這是大法師父李老師,讓這些人打這個橡皮人以示完全和法輪功「決裂」。這些惡警還強迫已「轉化」的人踩李老師的像,並組織她們燒書,每人要燒二本以上。有一些學員在她們的逼迫下,跟著做了這些破壞大法和對師尊不敬的事,內心十分痛苦,同時又產生了自卑自責和絕望的心理壓力。

2、蔣綺瓊自稱學習過心理學,經常在勞教所組織所謂的講評會,在會上用所謂心理學的知識,斷章取義的誹謗法輪大法。還利用其的「邪說」每星期都要給法輪功學員上洗腦課,歪曲事實,編造謊言,卻不許法輪功學員講一句真話。法輪功學員陳琴芳說一句「我們是修煉」的話,就被吸毒人員拖出去關嚴管組。蔣綺瓊講:「有人說我們在給你們洗腦,是的,我承認我們也在搞洗腦,要把你們頭腦中記住的法輪功的東西統統洗掉!」每天逼迫學員看污衊大法的影視,每天寫所謂的「學習心得」,逼包夾每天書面彙報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

3、用偽善手段消磨修煉意志。蔣還偽善的一再表示洗腦都是為了學員好,讓她們徹底脫離法輪功,就不會再被抓被關了。此外還舉辦英語、編結等學習班,卻不准沒「決裂」的學員參加。

4、不擇手段造謠矇蔽。一度鼓吹「全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煉功人都放棄了」,甚至把法輪功和「911」等恐怖事件聯繫起來。更荒唐的是,哪個法輪功學員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不放棄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就被罵成是「賣國賊」。一般人根本就想不到堅持修煉和「賣國」有甚麼關係(中共竊國,國家不是哪個普通百姓可以賣得了的)。

5、恐嚇、威脅、利誘。迫害之初幾年,蔣經常到北京、北方等迫害法輪功學員嚴重的勞教所、監獄去參觀,回來後就加大迫害力度,並揚言,不決裂不給解教,判刑等等。蔣綺瓊常講:「你們知道嗎?你們不轉化是沒有好下場的!名譽上搞臭,二十四小時監控;經濟上搞垮,你不決裂甚麼工作都找不到,沒人要你,原來的單位也不要你,開除!退休拿不到退休工資!肉體上消滅,對於頑固不化的要堅決徹底進行鎮壓!」

6、對於抵制勞教所這種破壞活動的人,惡警們認為這是「轉化」不徹底的表現,就加緊對這些人的迫害,加強強制洗腦,以長時間所謂「談話」、逼迫和徹底被洗腦的人「交流」等等手段施加壓力,以達到讓她們完全背離大法的目的。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實行關禁閉,長時間吊銬、罰站大牆,超強度勞動,暴力洗腦,謾罵、不讓吃飽,有意把飯菜倒入垃圾堆也不給不轉化的弟子吃,不讓睡覺等。

四、蔣綺瓊是上海市「610」成員

「610辦公室」是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設立的一個集謊言與暴力於一體的非法機構,是一個類似於納粹蓋世太保的恐怖特務組織。這個恐怖組織遍布從中央到地方的各地各級政府部門,已經成為中央的第二權力機構,完全凌駕於法律和政府之上。蔣綺瓊被任命為上海市「610」成員後,更是積極效命。

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期間,蔣綺瓊與其他上海市「610」人員一起到曾被勞教所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家中進行所謂「回訪」。其主要目的一是探聽法輪功學員的思想活動,看看法輪功學員是否還堅持修煉,二是想要知道法輪功學員有無看過《九評》及對此書的看法。最終的目的是所謂搜集「證據」,掌握上海法輪功學員的「思想狀況」,從而達到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企圖。

近年來,為了進一步鞏固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洗腦,蔣綺瓊還專門成立了「小蔣工作室」,以心理諮詢、心理輔導為由,實則以偽善、謊言迷惑、欺騙法輪功學員,並將強制洗腦的罪惡延伸到社區、家庭,使本來有正常、和諧生活的法輪功學員再次遭受無端騷擾、被逼迫放棄信仰。

二零一五年五月,蔣綺瓊又以上海市防範辦法制教育中心主任身份,以上課為名竄至江蘇省無錫市,對該市各區「610」成員和社區幫教人員灌輸她的那套邪惡轉化心理論及方法,更是毒害世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蔣綺瓊被發往盧灣區打浦街道綜治辦「掛單」,繼用以往的方式,到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家中進行騷擾和迫害。

近兩年來,上海範圍發生的「敲門」行動,是在對全市法輪功學員情況進行排摸。蔣琦瓊希望通過此種方式了解上海範圍內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以便蓄謀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前兩年洗腦班已很少關押法輪功學員,而進入二零一七年以來,陸續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文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