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黃之鋒及周庭暫獲准保釋 831遊行申請上訴被拒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31日訊】【今日點擊】(3554-2)

提要
黃之鋒周庭暫獲准保釋 831遊行申請上訴被拒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9日中共的軍隊換防,它後來說法叫換防。但換防調門很高,跟大家伙說我來了,深更半夜軍隊進了香港,應該是從三個口岸都有軍隊。換防只見軍隊進去沒見軍隊出來,換防只見軍軍進去沒見軍車出來,軍車換防,那得有來有去光吃不拉,它所謂的換防是光吃不拉。

然後配什麼中共國內,大概有1分鐘的一個宣傳片,為10月1日大閱兵,10月1日大閱兵做為一種宣傳的手法,它主要引用是2015年9月3日大閱兵。

2015年9月3日閱兵的時候呢,它實際沿用的是中華民國的老兵節。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2015年是絕對的,他是想有所作為。他的做法9月3日大閱兵,是用了老兵節,然後他又見了中華民國總統,所以他是想做類似蔣經國式的人物。

就在那裉結上突然就轉向了,大概在九月底十月分,那個時候突然提出來。轉向前後的時間,中國製造2025,然後你可以看到華為的身影,你就意味到他立刻就成為了,與其做蔣經國,不如做希特勒也好,拿破崙也好,我感受到他有這個含意。蔣經國的概念只是對於一個國家,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麼樣也好,是對於一個民族,但他沒有稱霸世界,蔣經國沒有稱霸世界。但是他要做了希特勒,他要做了拿破崙的概念,那是稱霸世界的。

中國製造2025,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之下,一平鋪他可以分裂歐洲,分裂歐洲,占領非洲。當時拿破崙、希特勒也是那概念。分裂了歐洲,占據了非洲,然後來跟北美叫板,這應該是這個概念出現了。所以在他自己個人的貪慾上,他看到了希望。而這個希望誰給予他呢?應該是王滬寧。比如說他談出了他的設想,他認為的,王滬寧會給他潤色,我以為是這麼潤色出來的。因為這種突變的概念,必須是有一種利益上的權衡,個人一般都是利益上的權衡,所以你就看到他突然就改變了,所以大閱兵是這麼來的。

大閱兵這麼來的背景之下,軍隊高度進入香港,新華社高調評價,然後國防部的發言人說話,駐香港的參謀長講話。所以這是一個鋪墊,我來了,就是意思我來了。頭一天晚上它來了,第二天就是今天,香港大規模抓人,高調抓人,這麼講吧,高調抓人。抓了黃之鋒,抓了他的同伴周庭,抓了另外一個叫陳浩天的,大概抓了五、六個人。然後高調拒絕8月31日民陣發起的紀念,只能叫紀念,五年前831人大釋法的事,高調拒絕,上訴也結束了,所以這是整套行為的。解放軍進香港作為後盾,就是在那兒一待,然後香港政府跟警察撒手白色恐怖,壓住整個抗議。我們說過用一個月的時間,要把這件事情壓倒,要去創造10月1日習近平的偉大。

黃之鋒及周庭暫獲准保釋 831遊行申請上訴被拒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幾乎各大媒體都是頭版頭條:黃之鋒、周庭暫獲保釋,831遊行申請上訴被拒絕。黃之鋒被抓的時候早上7點半,聽起來應該是他從家裡出來去地鐵站的過程中,在路上眾目睽睽之下,7點半很多人可能已經上街上班了,眾目睽睽之下抓了他。周庭是在家裡抓了她。等到上午11點鐘的時候,香港時間,警方發表聲明,提到抓捕他們的原因。上溯到6月21日,幾千人上萬人包圍香港警察總部灣仔,而那個事情本身是在包圍香港警察總部灣仔之前,幾千人是在香港的特區政府門前抗議的。

而黃之鋒是當時六個月刑期期滿,釋放之後的第三天,大概,第二天還是第三天,他來到現場。然後等過了一段時間他提議,去包圍灣仔警察總部。而那個前後的時間,包圍警察總部的原因是6月12日警察的暴力的行為,而且是6月12日,學生們抗議者包圍香港政府和立法會的過程中呢,作為叫做定性暴動,暴亂還是暴動,所以這是前後的關聯是在這兒。主要包圍香港總部的原因,是抗議12日警察的行為和定性,要求撤掉定性,所以那現在呢警察找後帳。但很蹺蹊的原因就是這個時間點,軍人進來,然後30日突然大規模抓人,而且30日去撤銷掉8月31日這個遊行的申請,而且駁回上訴,這是完全激化香港市民。所以在我眼睛裡呢,要故意製造831事件,很可能。

香港眾志,他隸屬於這個香港眾志這個組織,他是祕書長。香港眾志講說散布白色恐怖,是這麼回事兒。我個人覺得它是這麼個做法囉,目的就是要震懾。第一具有震懾的含意,第二具有完全挑逗的含意,所以這個要看香港人在8月31日如何反應。通常在過去的時間裡被拒絕遊行,你比如說元朗,完全被否定遊行的,那人們會出來。元朗當時出來了20幾萬人還是30幾萬。

指控了黃之鋒三個罪名,三個罪名都是以這種叫集結,就是煽動組織跟明知未經批准卻參與,那周庭缺少了一個組織。那組織的罪名就是當時是黃之鋒說,黃之鋒當時提出來去包圍灣仔總部。警察故意在30日一早去抓他,警察故意挑起事端。所以一面叫震懾,一面叫挑逗,它具有雙重含意。解放軍進入香港,一面是震懾,一面是如果不成軍人就出手。

這裡主要是介紹黃之鋒本身啦,學民思潮跟這個眾志都是他創立起來的,他是從2014雨傘運動先後出來的。雨傘運動,當時先是成年人占中運動,而占中呢成年人的思考多。結果突然他帶領著學生包圍了當時的香港政府前的廣場,這個事情結果就把整個事情給推起來了。與五年前不同,黃之鋒不是學生領袖的角色,而是眾多協調者的一個人。黃之鋒在後來這段時間裡,他意識到街面就是路上的衝突,所以他幾乎在家裡用推特跟Facebook,他主要是利用社交網絡,你可以看到他時刻在社交網絡推得很多,而且發表他的看法。

眾多在2014年當時的領袖,幾乎現在都從前面退出來,所以在今年的概念就是Be Water的概念。Be Water裡面,你看不到任何一個突出的角色對吧,水嘛,沒有一個突出的角色。但有形的東西不是,你們家吃菜,今天要過節,你得哪個是主菜對吧,請人吃飯哪個是主菜。新娘,結婚,那倆是主角,有形的東西一定有一個主體。Be Water沒有主體,全是主體。

最早先抓的是陳浩天,陳浩天就是香港民族黨的創辦人。他本來去日本,在機場抓他,那個就是相對來講比較震驚了。在此之前抓過他,當時在大遊行的時候,我忘了是八月初還是什麼時候,對不起在7月1日之前,7月1日是開始衝進立法會,7月1日之前突然去襲擊了抓他,說他製造炸彈等等,那是一個明顯的做局。過庭之後法官可以保釋,那保釋沒有任何附加條件,所以他登飛機,去機場去日本是沒有違法的,但去抓他。所以這是故意要激化8月31日,所以震懾跟製造混亂是同時的,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故事。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