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已討論緊急法 港媒:8.31定生死或成抗爭轉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31日訊】香港警方週五突襲式抓捕數名民主派骨幹成員後,民陣也被迫取消了8.31遊行集會的計劃,但同時香港宗教界卻發起了8.31「禱告大遊行」,召集10萬人上街表達訴求。香港青年在網絡社群中邀約31日上街的呼聲則持續高漲。有港媒透露,港府已討論過實施《緊急法》的問題,將視8.31的情況抉擇是否實施。輿論認為, 8.31抗爭或將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重大轉折點。

香港蘋果新聞網30日報導稱,香港行政會議已就實施《緊急情況規例條》的問題進行了討論,港府推行《緊急法》已「如箭在弦」。

報導披露,香港當局會視8月31的情況如何,再決定是否立即實施《緊急情況規例條》。一旦在31日發生嚴重衝突,港府就有可能立即宣布啟動《緊急法》。

事實上,就在30日當天,香港警方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政治性罪名,突襲式抓捕了數名香港民主派的遊行申請人、青年領袖、學生會長、立法議員和民主黨派的成員。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和周庭、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立法會議員許銳宇、議員鄭松泰等6名致力於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士先後被捕。還有消息指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這次也在被控之列,但因為他8月28日已離港,故未被拘捕。輿論界紛紛批評港府此舉是為了營造「寒蟬效應」而蓄意製造白色恐怖來恐嚇香港民眾。

而此前一天,香港團體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曾遭兩名手持壘球棍及鐵條的蒙面人暴力襲擊,致使保護他的朋友受傷送院治療,當時岑子傑剛剛對媒體發表了聲明,批評香港警方否決民陣8.31遊行集會的申請。

5年前中共全國人大在2014年8月31日出台了所謂「8.31方案」,就香港選舉特首的方法作出三項決定,變相把香港特首以及立法會的選舉限定為中共政府可以輕易操縱的小圈子選舉,實質上剝奪了港人依據基本法實行真普選的權利,由此引發了當年的雨傘運動。

如今,香港人再次藉著反送中修例觸發民眾抗爭行動的機會,再次提出了包括立即實行真雙普選在內的5大訴求。然而港府對民眾的訴求不但不予任何回應,還預謀通過實施《緊急情況規例條》的方式對香港實施變相的戒嚴,激起了香港民眾更大的憤怒。

針對中共人大推行「8.31決定」5週年的到來,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提前申請在8月31日舉行遊行集會,但29日被香港警方否決,上訴後於30日再遭上訴委員會駁回。

雖然民陣被迫在30日宣布取消31日的遊行集會活動,但當天香港宗教界卻同時發起了8月31日「為香港罪人祈禱」的大遊行,召集10萬基督徒走上街頭表達訴求,並表示歡迎其他宗教人士和普通民眾加入。

據宗教人士在香港連登社區發布的消息,8.31的宗教界遊行活動因屬於宗教活動,不需要向香港警方提交遊行申請。這次大遊行預計中午12點30分在灣仔修頓球場集中,從下午1點起步,經軒尼詩道、金鐘道、花園道至上亞厘畢道結束。途徑循道衞理、警察總部、聖約翰座堂對面花園道及禮賓府時,遊行隊伍將停留讀經唱詩。

該次活動得到了很多「反送中」民眾的支持與感謝,許多網友轉貼8.31宗教界上街遊行集會的消息,並紛紛稱贊這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者適用的好方案。

同時,香港網絡社交平台上大量網民表示,無論是否得到警方的許可,自己8月31日都要上街去「買海鮮」、「追網紅」、「逛街」或「吃東西」,相互邀約「大家齊上齊落」、「越要打壓,越要出來」 、「8月31日見」。

另據台灣中央社8月29日的報導,繼上週週末的觀塘、荃葵青示威活動再次爆發嚴重警民衝突後,香港建制派加大了對港府施壓的力度。有消息指多名港區的中共人大代表27日曾向特首林鄭月娥施壓,聲稱「對話平台」只是浪費時間,要求港府採取更為強硬的措施「止暴制亂」,包括大規模拘捕示威人士以及動用「緊急法」。報導並引述未具名的與會人士稱,「8.31遊行可能是關鍵」。

而親中共的香港文匯報也先後於28日和29日發表社評,高調鼓吹港府應該「當機立斷」採取更強硬手段來「止暴制亂」,宣稱「實施緊急法刻不容緩」。

該社評主張港府在實施「緊急法」時,可以禁止香港民眾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平台,甚至在「公安條例」中加入禁止蒙面的條文,以及禁止在機場、港鐵、隧道等重要地方集會,賦予警方更大權力去追查和沒收抗議民眾的物資供應等等。

這一切都顯示,當前的香港正處於山雨欲來的動盪不安之中。香港民眾積蓄已久的怨氣、憤怒很可能在8.31的抗議活動中爆發,而港府在中共的督促催逼之下,也很可能會在此時祭出更加狠辣的鎮壓招數。有輿論稱,8.31或將成為香港民眾抗爭運動的一次重大轉折。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