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時:8.18中共調兵香港軍情分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提請讀者注意:本文所依據的事件及香港形勢截止於2019年8月23日。

目錄

前言: 8.18維園「流水集會」

軍情分析一:中共出兵香港概率

軍情分析二:軍、警概觀

軍情分析三:武警機動第五支隊(等部)

軍情分析四:武警「雪豹突擊隊」

軍情分析五:解放軍第83集團軍

前言:8.18維園「流水集會」談

2019年8月18日,中共在與香港僅一河之隔的深圳集結了龐大的武裝力量,擺出準備在香港重演「六四」的態勢。數萬武警(及喬裝解放軍?)的車隊和裝甲集群已經整裝待命,隨時準備碾壓香港全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簡稱「反送中」運動)的澎湃人潮。香港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面臨著猙獰暴戾的軍事威脅。面對大軍壓境、兵臨城下的嚴峻態勢,170萬港人毅然決然走向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舉行既定的集會,表現了不屈不撓的抗爭意志。在只能容納10萬人的維園,170萬人以創造性的「流水」方式逐步匯聚、依次入園、依次集會、依次離園、逐步散去,舉行了一次創紀錄的動態集會。

在這次和平集會中,我們看到了「巋然不動的維園,井然流動的人群」。這似乎正好應對了軍界俗語「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今年6月初以來,香港人民在和平抗爭中,多次使用「遍地開花」的游擊戰打法,讓多個移動的抗爭點,在香港境內多處同步振蕩或先後激盪,恰似讓湖面到處泛起漣漪、激起浪花。8月18日,香港人民又一次展現了他們的創新戰術:維園,一個固定的抗爭點,引來百川匯聚於此,又於此湧出萬千洪流。《孫子兵法》云:「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於無窮。」大意是,取勝之後不要老是重複原來的戰術,而要應對形勢的發展讓戰術變化無窮。維園「流水集會」戰法創新,很好地體現了「戰勝不復」這一兵法要訣。

香港人民既有在戰術上變化迭出的創意,又有在戰略上一以貫之的定力。他們始終以「Be Water」自我激勵 ── 堅持這一戰略方針,道義上能以柔克剛,以仁制暴;戰法上能以弱勝強,以守為攻。誠如《孫子兵法》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香港人民的抗爭之所以長時間持續且卓有成效,其原因何在呢?筆者認為,我們至少可以初步歸納出以下幾點:堅定不移的抗爭意志,百戰不殆的戰略方針,戰勝不復的戰術動作,層出不窮的技術手段,從容不迫的臨陣心態,源源不斷的國際支援。具體展開如下:

堅定不移的抗爭意志── 堅持「反送中」、堅持「五大訴求」,直至實現「雙普選」

百戰不殆的戰略方針──「Be Water」,「兵形象水」,「水無常形」

戰勝不復的戰術動作──「游擊戰」、「萬人接機」、「流水式集會」、向大陸遊客展開宣傳戰、「香港之路」人鏈等(尚待推陳出新、持續創造)

層出不窮的技術手段── 雨傘、頭盔、護目鏡、防毒面具、簡易盾牌、鐳射筆、滅催淚彈技術、通訊手段、連儂牆、簡易後勤、垃圾處理等(尚待再接再厲、繼續開發)

從容不迫的臨陣心態── 林嘉露淡然面對街頭警隊,何韻詩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無懼中共官員阻撓,銀髮族釋然聲援年輕人,律師界「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靜默遊行,8.18維園集會無懼共軍重兵集團的抵近威脅,等等

源源不斷的國際支援── 黎智英會晤美國政要,黃之峰等人會晤美國外交官,G20峰會之際在國際報章刊登「反送中」廣告,西方國家和國際組織對中共鎮壓意圖發出警告,美國總統川普對香港問題的表態,波羅的海三國人民30年後重新拉起人鏈聲援香港人民,等等(以筆者之見,國際支援至8.18前夕才初步達到香港抗爭運動實際需求的最低標準,港人還要作進一步爭取)

作此歸納之餘,筆者再一次呼籲香港人民都來學《孫子兵法》,這是中華民族的珍貴文化遺產;這部軍事學著作及其原理同樣有助於我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同時根據「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的原則,推薦大家閱讀共軍經典《超限戰》的第八章。該章共17頁(篇幅不長,一兩個小時可讀完),提出8個作戰原則:全向度、共時性、有限目標、無限手段、非均衡、最小耗費、多維協作、全程調控。筆者認為這8個原則非常有助於「知彼」,也可以為我所用。大家不妨採取「拿來主義」,用於「以共制共」。有條件者要看更多兵書。實在沒有條件的,就看看「三十六計」也不錯。

筆者希望香港人民個個學兵法,人人懂謀略,時時觀態勢,處處用戰術,打一場天滅中共的人民戰爭!

軍情分析一:中共出兵香港概率

分析中共出兵香港、鎮壓8.18維園「流水集會」的概率,要上溯自2019年6月初。從那時至8月18日,香港人民「反送中」抗爭運動此伏彼起、高潮迭起,中共大規模出兵香港的概率也在不斷變化。這一概率變化所體現的香港危機已經走過了它的第一輪循環,其中包括以下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6月初至6月底,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一直在30%上下浮動徘徊。

第二階段:以7月1日「沖砸立法會事件」為轉折點,這一可能性開始向50%攀升。7月21日因「潑墨中聯辦國徽事件」而升高至50%。

第三階段:從7月22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央權威不容挑戰》起,經過7月24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大校發表威脅言論,這一可能性已達到52%左右。這一階段截止於8月7日由港澳辦和中聯辦在深圳召開的香港局勢座談會。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指港人抗爭帶有「顏色革命」特徵。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表示,中共正面臨一場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退無可退」。至此,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突破55%。

第四階段:第四階段於8月8日開始。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女性抗議者被警察用布袋彈擊中右眼導致失明。同日,警察在葵芳地鐵站內(室內空間)違規使用、發射催淚彈。8月12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甚至宣稱香港發生的情況「帶有恐怖主義性質」。這些事件或為軍事鎮壓「預熱」,且顯示中共決心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已經升高至60%。8月16日白天至8月17日-8月18日之夜,這一可能性一度高達約62%。第四階段結束於8月18日晚間中共出兵香港之危機初步化解之時,當時這一可能性約為60%。

經過以上四個階段,香港危機的第一輪循環於8月18日結束。8月19日為香港危機的第二輪循環開始之日,當天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回落至59%。筆者估計,這一概率8月20日為58%,8月21日為57%,8月22日為56%,8月23日為55%。此後的情況還有待觀察,而中共大規模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始終存在。

軍情分析二:軍、警概觀

從7月至8月18日,中共將大批部隊調往香港周邊及鄰近地區,準備在香港實施武裝鎮壓及軍事管制。這些武警和解放軍部隊或來自全國各地。因為武警的每支部隊和解放軍陸軍的每個集團軍都可能各自派出規模不等的赴港部隊(其他軍兵種尚暫且不計)。之所以要讓如此眾多的部隊都赴港「參戰」,其目的之一是為了迫使各軍、警部隊互相監視、互相牽制、互相防範,以防止有部隊臨陣倒戈、發生兵變。其目的之二是同時逼迫各軍、警部隊不得不參與鎮壓行動,最終手上沾血、身欠血債,為中南海最高決策層分擔罪責。1989年「六四」期間,當時解放軍七大軍區的24個陸軍集團軍中,就有來自四個軍區的14個集團軍參加了北京戒嚴和軍事鎮壓。此外,「六四」最值得記取的歷史經驗之一,就是必須嚴密注視中共武裝力量的動向。因此,我們有必要根據中共調兵香港的軍情,對開赴廣東、待命入港的武警和解放軍部隊先有一個全局性的概觀。

武警部隊主體由內衛部隊、機動部隊、海警部隊三大部分構成。

武警內衛部隊包括全國共32個武警(內衛)總隊,即31個省、市、自治區的武警總隊,加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武警總隊。

武警海警部隊設有3個海區指揮部:東海海區指揮部(下轄6個支隊)、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6個支隊)、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5個支隊)。

其中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的6個支隊是:廣東支隊、廣西支隊、海南支隊、第三(局)支隊、第四(局)支隊、第五(局)支隊。

武警機動部隊共有2個機動總隊:第一機動總隊為「北方總隊」,管轄北方各省、市、自治區,司令部設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第二機動總隊為「南方總隊」(見《表一》),管轄南方各省、市、自治區,司令部設在福建省福州市。兩個總隊共計下轄32個各類支隊,每個總隊下轄16個各類支隊。

表一  武警第二機動總隊(「南方總隊」)編制序列

根據以上介紹,駐紮於廣東省境內(含海區)至少有5支武警部隊:廣東省武警(內衛)總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六支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七支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武警海警總隊廣東支隊。實際上還有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直昇機支隊下轄駐粵某部等。

至於解放軍概況,我們主要看它的陸軍集團軍。2017年4月27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及官方媒體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軍事改革,將陸軍原有的18個集團軍重組新編為13個集團軍(見《表二》)。

表二  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集團軍

駐紮於廣東省境內的解放軍陸軍包括南部戰區第74集團軍(原廣州軍區第42集團軍)主力和廣東省軍區部隊。至於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等其他軍兵種的駐粵部隊,還沒有計算在內。此外,還要考慮駐(香)港部隊、駐澳(門)部隊的兵力。

2019年7月底至8月18日,媒體界(包括自媒體)提供過一些有關中共調兵香港的報道。儘管這些報道為數不多,但信息量卻不小。這些報道相對集中於3支部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等部)、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解放軍中部戰區陸軍第83集團軍(原濟南軍區陸軍第54集團軍)。筆者在下文將對它們分別加以分析。

軍情分析三: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等部)

8月中旬,網上報道駐紮在福建省境內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已經開赴深圳。另有消息稱,還有其他駐閩武警部隊也同時開赴深圳。這裡信息量確實不小。

根據上文(及《表一》)介紹,我們已經知道駐紮於廣東省境內(含海區)至少有5支武警部隊。其中廣東省武警(內衛)總隊和武警海警總隊廣東支隊各有自己的日常任務,一般較難將其主力大規模投入並使用於香港方向。而武警機動部隊即武警第二機動總隊下轄的3個支隊,與其前身武警機動師一樣,正是用於應對香港危機那樣的異常事件的。

武警機動第六支隊(原武警第126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廣東省廣州市)本來就是針對香港方向布署的。

武警機動第七支隊(原武警第126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廣東省佛山市)則是針對澳門方向布署的。

武警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司令部駐廣東省廣州市)沒有地理上特定的作戰方向,廣義上擔任南方各省、市、自治區境內的特種作戰,一般情況下只負責包括廣州、佛山、香港、澳門、深圳、珠海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特種作戰。

8月14日,《自由亞洲》電台及其網站的《夜話中南海》專欄節目發表了新聞述評《習近平政權考慮在香港設立武警總隊?》。據該文所述:

「現在隸屬於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的全部十六個支隊中,機動第六支隊常駐廣東省廣州市,機動第七支隊常駐廣東省佛山市。平時部署在廣東省境內的,還有駐紮在廣州市區裡的特戰第一支隊,即在中國大陸上知名度非常高的『雪豹突擊隊』。一旦香港戰事需要,這三個支隊和直昇機支隊的駐守廣東部分,肯定是最先派上用場的。」

估計6月16日200萬港人大遊行後,武警機動第六支隊、機動第七支隊和「雪豹突擊隊」就已經派遣部分官兵喬裝港警進入香港執勤或潛伏待命了。本來就是針對香港方向布署的武警機動第六支隊大可全部出動。武警機動第七支隊主力也可以赴港「參戰」;因為澳門一旦有事,部隊可經由連接香港、珠海、澳門三地的港珠澳大橋在一小時內馳援澳門。「雪豹突擊隊」主力也可在香港遂行不為人知的特種作戰任務。

另外,布署於全國各地的32個武警機動支隊,除上述3個支隊外,其餘29個支隊只要每個派出營級規模兵力赴港的話,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的武警(內衛)總隊只要每個派出連級規模的兵力赴港的話,赴港武警的兵力已經相當可觀。更不用說已經投入鎮壓現場的香港警察和喬裝的部分廣東公安。還有在香港原地待命的駐港部隊和在廣東(及廣西、湖南)各地整裝待發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各部。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動用駐紮於福建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為什麼甚至還要調動其他駐閩武警機動部隊遠赴香港方向?難道上文所述的駐粵武警和解放軍部隊的數量還不夠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嗎?

《習近平政權考慮在香港設立武警總隊?》一文對此也有評述:

「而大批從福建方向開進深圳的大隊武警車隊裡,應該是包括了臨時從福州移防過去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指揮機關,以及前往增援的常駐福建省莆田市的第四和第五支隊,或者還有常駐福建長樂地區的工兵防化支隊。」

至少從福建武警車隊開進深圳的規模和數量上來判斷,《自由亞洲》電台評述的以上內容應當是可以成立的。不僅武警第二機動總隊司令部暫時移駐深圳,成為前線指揮機關,而且目前在香港邊境及鄰近區域已經集結了武警機動部隊「南方總隊」的差不多7個支隊: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機動第六支隊、機動第七支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工兵防化支隊,還有直昇機支隊部分兵力。這些兵力約占南方各省、市、自治區武警機動部隊總兵力的40%。即使人們假設一個不可能出現的情況──中共出兵香港時除駐港部隊外不動用任何其他解放軍部隊、也不動用任何武警內衛部隊和大陸公安力量,僅僅這近7個支隊的十幾萬武警兵力已經足以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的驚人程度。也正因為如此,武警機動部隊「南方總隊」的司令部才有必要移駐深圳,以便抵近指揮、直接掌控「戰局」。

上述部隊開進深圳,不僅負有赴港鎮壓的使命,而且有著對武警駐粵部隊和解放軍駐粵部隊(及赴粵部隊)實施監控、牽制和防範的任務。具體而言,就是要用駐閩武警機動部隊為「福建強龍」,來壓住駐粵各武警部隊的「廣東地頭蛇」;同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牽制和防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廣東省軍區乃至駐港部隊等各解放軍部隊。甚至還可以對南下廣東的中部戰區第83集團軍(原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司令部駐河南省新鄉市)起到有限的牽製作用。這些都在相當程度上折射出中共黨內、軍內派系鬥爭之激烈凶險。

中共多年來反對「廣東地方主義」傳統影響所及,中南海並不完全信任廣東籍、駐廣東省、廣東籍兼駐廣東省(「三廣」)的各級軍隊幹部(包括中共元帥葉劍英)和「三廣」地方幹部。近年來有關所謂「港獨」、「粵獨」的莫名擔憂,使中南海更加防範「三廣」軍隊、武警幹部作為粵語區當地駐軍代表而與廣東省各級地方幹部以及香港、澳門特區官員互相結成利益鏈,尤其是防範他們互相勾結,搞「獨立王國」、搞「變相港獨」及「變相粵獨」。此次,中南海調動武警駐閩大部隊進入廣東,也是為了防範駐粵軍隊、武警「三廣」幹部私下同情香港人抗爭,甚至還要防備他們陣前倒戈。

以中共對內監控體系之嚴密而無孔不入,以上分析決非誇張之辭。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少將今年「八一」前夕的強硬講話,被不少人簡單認為只是對香港人民的威脅。其實它還另有一層避嫌、表態的潛台詞,即向中南海間接表示:雖然我本人在6月13日向到訪的美軍將領表示過不會介入香港地方事務,但我們駐港部隊決不會臨陣倒戈、決不會站在港人一邊、決不會搞「獨立王國」,請黨中央千萬相信駐港部隊,我本人也願意接受審查。這位司令員因例行公事的一句話,就心有餘悸幾十天而不止,要擔心起今後仕途,更唯恐沾上「廣東地方主義」和「同情港獨」的邊。由此可見,中共的非人道體制平時對人性的禁錮和摧殘已經涉及所有人等,更不用說「文化大革命」等災難時期。

不少人早已知道,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的司令部設在福建省福州市,此外還有其下轄的3個支隊也駐紮在福建省境內(參見《表一》):機動第四支隊(原武警第93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福建省莆田市)、機動第五支隊(原武警第93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福建省莆田市)、工程防化支隊(司令部駐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區)。然而公眾所知較少的是,這些武警部隊都是準備投入並使用於台灣海峽作戰方向的。

武警第一機動總隊管轄整個中國北方,其司令部設在河北省石家莊市,地理位置相對居中。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管轄整個中國南方,然而其司令部卻設在福建省福州市,地理位置居於轄區最邊緣處。這樣的部署已經隱約體現了「傾全力以攻台灣」的戰略取向。其下轄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正是為此目標而組建的。據說兩個支隊一個主要瞄準台北方向,一個主要瞄準高雄方向。它們的日常演練首先著眼於城市巷戰。也就是說,解放軍攻台部隊一旦登陸成功且奪取若干海濱城市後,武警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將作為後續梯隊迅速跟進,展開巷戰,並最終控制城市,以保證解放軍部隊可以放手甩下這些被攻占城市,迅速騰出兵力,向島內縱深或其他城市繼續攻擊前進。工程防化支隊也將尾隨跟進,實施各項作戰任務,如摧毀街壘、爆破敵方工事、用毒氣和火焰噴射器攻擊地下掩體內的殘餘守敵,以及躲入地鐵站和其他非軍用地下空間內的潰逃之敵或疑似逃敵(由此可見,8月11日「香港」警察在地鐵站內違規使用催淚彈或許並非純屬偶然)。

根據以上分析,我們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幾點看法:

首先,上述武警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工程防化支隊甚至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指揮機關調往香港方向,說明了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比很多觀察家和評論人士所估計和設想的要大得多,也複雜得多(如攻擊地鐵站內人群)。

其次,上述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不僅負有鎮壓使命,而且有對武警駐粵各部隊乃至解放軍部隊實施監控的任務。中共需要時,即可用駐閩武警部隊為「福建強龍」,來壓住被視為「廣東地頭蛇」的駐粵武警各部隊。

其三,上述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不僅負有鎮壓和軍管的任務,而且有在對台戰爭之前進行實戰演練的任務。具體而言,就是要在香港這個非共產黨統治區實地演練如何鎮壓民眾反抗、如何控制社會秩序、如何完成對城市的軍事占領,從而為台海戰爭積累不可多得的實戰經驗。

其四,準備實施如此大規模的軍事鎮壓,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已經作好了在香港廢除「一國兩制」、實行「一國一制」的各項準備。這還說明,既然要在香港撕下「一國兩制」的偽裝,中共決策層應該已經同樣打算在台灣問題上廢除「一國兩制」的統戰方針。「武力攻台」將成為「完成祖國統一大業」的唯一選項,而「和平統一」將成為不可能選項或無效選項。

其五,美國總統川普在8月18日向外界證實,他已經批准向台灣出售66架F-16V戰隼戰鬥機,這項軍售金額達80億美元。眾多人士將這項軍售看作美國在8月18日這一關鍵時刻對北京當局作出的政治、外交姿態,間接表達了對香港人民的支持和聲援。這樣的看法無疑是正確的。但其實人們還可以由此認識到,在地緣戰略上,這項軍售也是對北京當局越來越傾向於在台灣問題上進行軍事冒險的一個警告和阻遏措施。

軍情分析四: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

有關「雪豹突擊隊」的報道相對較多,如台灣《東森新聞》電視台《關鍵時刻》節目8月16日播出的《北京與香港決戰!「雪豹突擊隊」待命,8.18遊行若失序「迅速平亂」!?》

「雪豹突擊隊」屬武警「王牌」部隊,其前身是為反恐目的而於2002年組建的北京市武警總隊第十三支隊特勤大隊。2006年,該大隊以「雪狼突擊隊」隊名對外公開。次年即2007年隊名改為「雪豹突擊隊」,其正式番號也轉為北京市武警總隊特種作戰大隊。2017年,在武警部隊調整改革中,「雪豹突擊隊」轉隸武警第二機動總隊,駐地由北京南移廣州,正式番號為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

「雪豹突擊隊」和「獵鷹突擊隊」(現駐北京)為武警最精銳部隊。難道對付赤手空拳的香港普通百姓,就需要動用武警的兩張「王牌」之一嗎?這豈不是太大材小用、太小題大作,而且也太大驚小怪了嗎?

其實不然。當年「六四」運動後大批學生運動骨幹經由「黃雀行動」幫助或其他途經而安全出逃海外。估計中共高層會吸取這一教訓,部署對香港反對派人士實施提前抓捕。如果8月18日那天赴港大部隊越過深圳河進入香港特區,中共很可能會提前一兩天,派遣數十支抓捕行動小分隊在香港分頭抓人。每一支小分隊都針對一位特定的反對派人士定向設置,成員一般應為30至40人,由「雪豹突擊隊」、駐港部隊、港警速龍小隊、北京特派人員(來自國家安全部、軍委政治工作部、政法委等)等方面人員組成。每支小分隊應該包括狙擊手、開鎖專家、黑客等。

首批列入中共黑名單者無疑會包括黎智英、李柱銘、梁家傑、陳方安生、何俊仁、毛孟靜、黃之鋒、羅冠聰、陳日君、何韻詩等人。如果這些人士現在不立即緊急呼籲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國際刑警組織等)提供保護措施和進一步的道義聲援,恐怕會凶多吉少。

中共黑名單應該遠不止一份,名單上要逮捕者至少超過1,000人(甚至10,000人),分若干批次逐一逮捕。而這還只是相當保守的估計。

其實,中共要逮捕上述人員,香港警察就能對付。更大的規模逮捕,或許需要極少量武警介入,但似乎仍然無需動用武警「王牌」部隊,以及動用「雪豹突擊隊」精良的武器裝備。這些裝備不僅包括特型狙擊槍、激光槍、牆角槍(可「拐彎射擊」,用於巷戰)、結合原始武器和現代技術的小型弓弩(用於無聲行動)和撒網槍(可發射覆蓋面積16平方米的羅網,用於套捕目標人員),還有夜視鏡、無線圖像監測器(「眼珠」)、無線音頻接收器(「耳朵」)、軟管形偵察-攻擊系統(「眼鏡蛇」),等等。至2017年,「雪豹突擊隊」每名隊員的隨身裝備總值已經逾58萬元人民幣。

上述武器裝備似乎是準備用於逮捕居住於固宅深院、且有保鏢隊伍森嚴護衛的「大佬級」人物的。像肖建華那樣僅有三五保鏢隨身的人物還遠遠夠不上這一級別。由此推測,即使中共抓人的黑名單上有李嘉誠的名字,也不會令人感到例外。

軍情分析五:中部戰區陸軍第83集團軍(原濟南軍區陸軍第54集團軍)

香港「8.18」集會前,中共調兵香港的最大軍情看點,就是中共「調動王牌軍前54軍南下香港」。此消息由自媒體視頻《路德時評》於8月12日獨家報道:《人民日報「黨衛軍大量集結深圳」…為什麼調動王牌軍前54軍南下香港?…》。據節目主持人路德介紹,情報來源於前54軍。迄今為止,筆者尚未看到其他媒體的相關報道。

前第54集團軍隸屬前濟南軍區,經過2015年至2016年新一輪軍隊改革,現為中部戰區第83集團軍(軍部駐河南省新鄉市)。參照「六四」的歷史經驗和根據中共大規模鎮壓的用兵,前第54集團軍南下廣東這一消息還是相當有可信度的。

前第54集團軍為中共陸軍三大「王牌」之一。這三大「王牌」是:拱衛京師的前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現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鎮守中原的前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現中部戰區第83集團軍)、駐防東北的前瀋陽軍區第39集團軍(現北部戰區第79集團軍)。(參見《表二》)

前第54集團軍(以下根據現狀稱「第83集團軍」)這個二號「王牌」南下廣東,估計不會出動全軍,至多是出動主力。作為重型裝備的戰略機動部隊,第83集團軍最可能的任務應該是威懾,即作為「中原強龍」,來壓住「嶺南地頭蛇」。具體而言,就是要對原先駐紮及新近進駐廣東省境內的各路武警部隊和解放軍部隊實施監控、牽制和防範。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三廣」人員較少,可能不需要多加防範。「三廣」幹部眾多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廣東省軍區部隊、駐港部隊以及各類駐粵武警部隊,都或多或少、有意無意會成為第83集團軍的威懾目標或潛在假想敵。

第83集團軍南下部隊既然肩負威懾使命,估計會作為戰略預備隊待命於珠江三角洲地區,對所有其他部隊形成虎視眈眈之勢。該集團軍估計會有一個團級建制的先頭部隊前出深圳、抵近威懾。因此至少集團軍主力一般不會直接赴港實施鎮壓。但這個解放軍陸軍二號「王牌」投入並使用於香港方向,卻再度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預先設定的鎮壓規模之巨、鎮壓意圖之凶暴邪惡。

第83集團軍南下廣東,還直接反映出中共黨內、軍內派系鬥爭之凶險激烈。儘管黨內、軍內各派有可能在實施鎮壓這一點上達成共識,但中共專制政體本身無法避免的內鬥機制,決定了在投入重兵鎮壓香港人民之際,比平時更有可能觸發內戰,甚至導致各地分離、獨立。

此次香港危機,尤其是第83集團軍南下廣東的跡象,給筆者留下了這樣的印象:中共最高決策層似乎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把香港看作「敵占區」,把廣東看作「游擊區」,大概嶺南地區以北各省份才算「解放區」吧!長此以往,是否還應該把南方各方言區省份看作「新解放區」,而只有北方方言區各省份才算「老解放區」呢?

(全文完)

2019年8月23日初稿,27日修改稿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