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心:從反送中事件部分中國留學生的行為談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期,在世界多個國家出現一些中國留學生集會,反對香港人的反送中示威活動。集會上,他們辱罵威脅支持香港者;高唱中共洗腦歌曲,擺出納粹手勢;還有中國留學生把插著五星紅旗的多輛豪車開上路,稱以此表達「愛國之心」、「撐港警」、「反港獨」。對這些留學生的行為,中共官媒點名表揚,稱他們是「愛國愛港的正能量」。

這次事件,讓筆者想起了多年前發生的曾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件有關留學生的事情:來自中國青島的留學生王千源,在美國杜克大學西藏人權益的集會沒有站在中國學生會一邊,他立刻被一些同胞罵為「叛徒」、「漢奸」。《法新社》的照片顯示王千源在青島的家門外走廊牆上被人用紅色染料塗寫了「殺全家,殺賣國賊」等字樣。

眾所周知,美國各大學的中國學生會一向是中共的「代理人」,杜克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CSSA主席已經承認他們接受了中領館的資助。王千源只是沒有和「黨的政策」保持一致,就飽受「賣國」的羞辱。這讓人不禁想問:愛國就是愛黨嗎?到底什麼是真正的愛國?

每一個中國人都不願意聽到外國人說中國如何不好。我們在中國出生,在中國長大,自然而然地對國土有一份依戀。有人稱之為「愛國之情」。但是這就是「愛國」了嗎?其實在很多中國人的心中,「愛國」已經不知不覺地變成了一個概念,而不再有實質的內容。很多人已經不知道如何去「愛國」,更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國」。

愛國是百姓對國家命運高度負責的責任感。俗話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愛國決不是擁護中共的一切決定。中共為了維護它的獨裁政權,對群眾的宣傳中經常灌輸「愛黨愛國」的口號,這是中共慣用的欺騙伎倆,將共產黨和中國綁在一起。顯而易見的,中共不等於中國,愛黨之人不一定愛國,愛國之人也不一定愛黨。中共在宣傳中故意混淆黨、國的概念和界限,使得許多中國人條件反射的把「黨」和「國」混為一談。

當今西方國家一旦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批評中共的獨裁專制時,中共就一概扣上 「反華勢力」 的帽子,藉機模糊了「反共」和「反華」的分別,也就是混淆「愛黨」和「愛國」的概念。中共刻意強調中國留學生所為的「愛國」性質。在官方宣傳中又特別突出「愛國」。

中國有五千年文明歷史,而中共奪權僅七十年,怎麼能說它是中國呢?

自中共統治以來,社會狀況已經惡化到前所未有的悲慘境地:失業工人大量增加、農民難以承受苛捐雜稅、官員腐敗明目張胆、政府濫用權力肆無忌憚、惡性事件頻繁發生、官方媒體愚弄百姓粉飾太平、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危機四伏。

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是獨裁者最後的避難所。在共產主義破產之後,中共掛上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大旗。比如西方國家批評中共時,它稱其為反華;國內民眾反對中共時,它稱其為反政府;海外華人譴責中共時,它稱其為不愛國。

僅在20世紀發生在共產主義政權下的大規模屠殺就造成了總計8500萬到1億人之間的非自然死亡。自蘇聯、東歐解體後,世界上僅存的幾個共產主義國家只有中國、北朝鮮、越南、老撾和古巴,這些國家都與貧窮、集權、迫害連在一起。而拋棄了共產主義的東歐,很快走向高速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普遍提高。

近年來,從對網絡前所未有地加強嚴控、清除「反共」或者批評中共的聲音,到打壓民間維權力量;從抓捕支持深圳工人運動的高校學生,到教育部門和各高校對學生加強思想教育,使其接受中共的洗腦;從公安部長宣稱要防範「顏色革命」,到中共召開省部級幹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從習近平稱2019年或有「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到在講話提出防範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建等重大風險;從習近平年前首次慰問警察,到提高警察待遇,加強維穩力量……種種現象都表明中共政權已經岌岌可危。近期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很可能成為中共各種危機的引爆點。

共產主義帶給人類的是戰亂、暴虐、貧窮落後和獨裁專制,「反共」已經是全球大勢所趨。中共被淘汰是天意。正如《九評》所言:「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