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聖:《權力的遊戲》結局令中共畏懼 終集遭封殺(上)

(註:本文含大量劇透,未觀劇者敬請諒解。)

該劇初次開播時,中共媒體的某電台曾播放了兩集後停播。直至萬眾所盼的最終季臨近,個人猜想,應是出於大賺一筆的目的,騰訊代理直播。然而奇怪的是前五集都正常開播,最後卻發生了同樣的事,大結局停播。同時貿易戰也一直都在進行。所以,個人推測,事情絕非僅局限於反美,而是該劇的真正主題,在通過結局揭示時,其內容影射了中共內在邪惡的生命屬性。談到該劇集,不論是觀眾或粉絲,想必都有的一種體會是,劇中的殘酷現實往往令人在驚訝中「作嘔」。打從開頭一個無辜的小男孩被推下樓,一幕幕慘劇就層出不窮,觀看者也跟著「飽受折磨」。

然而隨著最終季內容揭曉,我們看到最初的那個受害者,一個年紀尚小卻無奈於終身殘疾的男孩,在歷經了一段,家破人亡,親友喪生,摯友犧牲,步履維艱的艱險歷程,並最終重返家園後,面對當初的那位肇事者卻撩出了一句,「我不生任何人的氣」。為什麼?

我們知道布蘭登是經過了一場苦行才找到了洞穴老人,學習一段時間後成了三眼烏鴉,而「三眼烏鴉並非我們所想的那樣只是個頭銜。也就是說,布蘭登已經不是人了」(編劇,s6e06解讀)。他能看到所有地方所有人正在發生的,和曾經發生的事,並且「能記得所有的事情」(布蘭登‧史達克,s7e07)。也就是說,他是劇中除作者外,唯一一個知道所有事情來龍去脈的人。

而在他看來,「你是在保護你的家人」(布蘭登‧史達克,s8e02,對話肇事者)。而當初那兩位肇事者的實情,根據事故後的故事亦可得知:瑟曦(Cersei),一個比任何人都愛孩子勝過愛自己的母親;詹姆(Jaime),一個權勢最大家族的繼承人,卻寧可單挑也不願縱任戰火屠戮生靈,一個出手果敢的騎士,寧可背誓罵名也不願放任致死無辜的暴行,一個無福為父卻依然深愛孩子的父親……

「很顯然在那一時刻,Jaime和Cersei是卑鄙無恥的。但是後來,我們看到了Jaime更人性的一面,當他從被強姦中解救了一個曾經是敵人的女人,突然間我們不知道該怎麼看待Jaime了」(記者,《滾石》採訪)。 「Bran是第一個主視覺人物,在讀者腦子裡他們會覺得Bran就是故事的英雄,是年輕的亞瑟王,我們會追隨這個男孩兒——但是突然:你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他身上,所以這就奏效了(笑)」(作者,《滾石》採訪)。

既然雙方都並非喪心病狂,究竟是什麼導致了悲劇?一定有原因。

「要知道,Jaime想殺Bran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煩人的小孩兒,而是因為Bran目睹了他們的罪行——對Jaime、對Cersei、對他們的3個孩子——這都是死刑。所以我會問有孩子的人:「處在Jaime的處境,你會怎麼做?」他們說:「我不是壞人,我不會殺人。」你確定麼?絕不殺人?如果Bran告訴國王Robert,他會殺了你、你的姐姐(戀人)和你的3個孩子,然後他們就會猶豫。可能更多的人會說:「是的,為了救自己的孩子我會殺了別人的孩子,即使那個孩子是無辜的。」這才是人們做出的艱難抉擇,這才值得拷問。」(作者,《滾石》採訪)。

那麼該拷問的是什麼?我們可以關注一下,Jaime和Bran最終的重逢:「我為對你做的事情道歉」,「你當時並不覺得抱歉,你是在保護你的家人」。「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你本來可以是,如果你沒有把我推下窗戶。我也還可以是布蘭登‧史達克」。

為什麼本來可以是,卻不是?為何本不至於如此的事情,卻如此地發生了?為何「保護家人」非得傷及無辜?為何「我們為愛做的事」會是這樣?為何一個無辜小孩竟會被推下樓?為何他們在短短分把鍾內就認為那孩子非死不可而別無它法?為什麼覺得他一定會告密?是個死有餘辜的告密者?為什麼「倘若國王知道了,你我二人的頭顱現在已經掛在城牆上了」(詹姆‧蘭尼斯特,s1e01)?為什麼「你變胖了」(奈德‧史達克,s1e01),成了「酒鬼國王」(珊莎,s1e06)?為什麼「王室負債六百萬金龍」?為什麼「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 you win or you die」(瑟曦‧蘭尼斯特,s1e07)?為什麼結局丹妮黑化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劇,人都沒法好好活著?

「擠在都城的人比整個北境的都多。為什麼有人會願意過那種日子」?為什麼「混亂」才「是階梯」,而人人都需往上爬?「粉碎命運的車輪」又是指的什麼?為何每集都死人的劇,鐵王座熔毀後就沒事了呢?

而為什麼Bran,那個最初無辜受害的小男孩,最終大家都認為他最適合,一致同意他當選國王?「你以為我大老遠來一趟是因為什麼?」顯然他心中早已有數,而「如果你沒有把我推下窗戶,我也還可以是布蘭登‧史達克」,也就不會找到答案。至於這個答案是什麼,鑒於作品量級之大,可以討論的當然很多,但說到為何會戳中中共以致遭到封殺,本文會分三個小章,通過例舉劇中若干關鍵信息進行闡明。

一、極權和權游
首先得弄清楚一個概念,什麼是極權?簡言之,人都有想做的事,而它告訴每個人:有了它,你想做什麼都成。沒了它,你什麼都辦不成。

人都有想做的事,而它告訴你:有了它,你想做什麼都成。

這產生了一個問題。那些你原本沒想或不能做的,因為它,你會不會動搖?原本有所節制的事,因為它,你會不會失控?原本出於好意的善舉,因為它,你會不會選擇暴力?原本應就此打住的惡行,因為它,你會不會放任不羈?等等。於是你想打住,可它又告訴你:沒了它,你什麼都辦不成。

於是又產生一個問題,你是否離不開它了?可是它找上了你,而你又是怎麼活到它出現的呢?所以是你離不開它,還是它離不開你?

那它又憑什麼這麼說,你又因什麼而相信呢?「Power resides where men believe it resides,It’s a trick,a shadow on the wall」,「力量存於人心,信則有,不信則無。惑人的把戲,如浮影游牆。而即便是矮小之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這種力量是什麼?恐懼,由什麼觸發?謊言,通過暴力釀造,方能產生恐懼。它向你展現無所不能,你對其力量產生畏懼。但它並不具備此力,所以才需人的恐懼。通過以暴力釀造的謊言,讓恐懼者對其為首是從。所以它真正的力量,是散布謊言的能力,通過遍地的恐懼實現統治。

舉個例子,共產邪黨殺了八千萬中國人,它為什麼沒殺光呢?人都沒了它上哪去啊?它是需要這八千萬流血的事實來告訴剩下的十幾億,再多它也下的去手,不聽話的就下一個。

這個概念其實應對劇中的鐵王座。「伊耿遠眺東方,看到的是故鄉的一片末日殘骸,然而望向西方,他看到的是肥沃的土地,山巒,以及遍地的黃金」而非焦土對嗎?「殺戮和政治並不總是一回事」(提利昂,s5e08),因此他征討並不是想重蹈瓦雷利亞(龍背上的民族。曾四出征討,奴役它國,最終覆滅於末日浩劫)覆轍,而是創造一個能替代它的事物。

「一千把劍,從伊耿的敗敵手裡繳獲,由黑死神貝勒里恩的烈焰熔鑄」(瓦裡斯,s3e06,對話貝里席)

「 沒有一千把,兩百把都不到,我數過」

「啊哈,我一點兒都不意外。醜陋的老東西,不過有種特別的吸引力」

兩百把說成一千把,這不騙人麼?可一見上邊都是死人用過的,你會去數麼?這麼多把,背後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你還願想下去,還不先跪下來麼?瓦裡斯管情報的照理說什麼醜陋不知道?然而他從瘋王時期就在當政,這麼久了竟沒數過。而伊耿征服時殺掉的人也遠不止一千這麼點,光『怒火燎原』一役就燒了數萬。但他知道,事後人見了這把鐵椅,便不敢再挑戰它的主人。它代表一個不可撼動的權威,可事實上卻是個用血與火所醞釀的謊言

那麼問題來了,這種基於謊言的暴力極權統治,理論上會對人類文明產生何種影響?從《權游》我們也可以找到答案,這是一段出自莎士比亞的字謎。

「一個國王 一個牧師 一個富翁」(瓦裡斯,s2e03,對話提利昂)

「三人之間 站著一名普通傭兵」

「每位大人物都命傭兵殺死另外二人」

「孰生 孰死?」

首先,能和國王競爭的牧師和富翁,便是主教和首富。

其次,王權,信仰和財富,是傳統體制下,主導人類社會的三方面,而每個人都想取代另外兩者,手握極權。

再者,三位大人物想幹掉另外兩個,都得利用自身優勢。富翁雇凶,能付別人絕對給不起高額報酬。國王知道這點,但他能把死掉的富翁的錢作為報酬,不論富翁開價多少,他都能給的更多,此外他還能給傭兵封爵,封地之類,給些財富買不來的。然而主教能封王,單從三者考慮,勝出的還是他。

然而提利昂的回答是:

「取決於那個傭兵」

「是嗎?他既沒有王冠,也無金銀珠寶,更沒有諸神的眷顧」

「他有利劍,這一決定生死的力量」

想想看,三位大人要幹掉另外兩位,都找上了他,也只找他,說明他也是個萬里挑一的「人才」——一個唯利是圖,格外敬業,什麼人都能殺的狠角。而一個受利益驅使參與權貴鬥爭的窮凶極惡之徒,在親手消滅了君王和富翁,並占據其權柄後,會止步於此,歸順一個主教?故答案應是,三者無一倖免。

倘若算上事情的後果和影響,在教廷已不再,社會喪失正信的前提下,誰又能保證沒有下一個傭兵?又或者人人都想成為那個傭兵?他的統治會長久麼?所以倘若存在一個最終答案,便是四者無一生還。

據此可生出以下結論:

1. 極權是對傳統的摒棄。字謎中的主教就像劇中發動無產階級革命的大麻雀,這同共產主義邪教建立其極權統治的過程相似。

2. 暴力是掌控極權的關鍵。這應對了邪黨的「槍桿子裡出政權」。

3. 極權要求其主子心狠手毒。傭兵通過利劍掌控極權,並殺光了所有候選人。而權游中每當鐵王座迎來新主,舊主皆難逃滅門厄運,這與中共更換領導班子情形極其類似。

4. 極權是個政教合一體。得到它的人,不再需要「神的眷顧」。

5. 極權會致使傳統信仰、王權和財富走向覆滅,進而毀滅人類社會。這又與共產主義建立世界政府,掠奪它國財富,顛覆它國信仰,進而毀滅全人類的終極目標一致。

眾所周知,共產極權背後是條紅色惡龍,而鐵王座的形成也源於作品中一條名為黑死神貝勒里恩的巨龍。

坦格利安本是個鼓勵近親結婚,兄妹通婚的亂倫家族。憑藉血與火的恫嚇,他們用恐懼征服了七國。又通過敗敵之劍和龍焰所熔鑄的一個王座,這一至高權柄,將暴力至上,為所欲為的種子撒滿了維斯特洛的每一個角落。

「坦格利安家的都是瘋子對吧?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坦格利安生兒女,天上諸神擲硬幣,全世界屏息以待」(瑟曦‧蘭尼斯特,s2e07)。某任君王曾臨終時下令扶正他的所有私生子,由此引發了一場正室與雜種間的內鬥,戰火持續數年。殘酷梅格統治期間,將反對亂倫的宗教人士消滅殆盡。在血與火的恫嚇下,宗教做出了妥協,大教堂被搗毀,轉而成了龍穴。而所謂「從未有過的繁榮昌盛」(丹妮莉絲‧坦格利安,s7e03),背後的事實卻是,才沒安寧幾年的維斯特洛,就因統治階層不同派系之間因爭奪統治權所發動,最終兩敗俱傷,人毀龍亡,元氣大傷的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而生靈塗炭。

這一名為《魔龍的狂舞》的《權游》背景故事,與中共建政後其內淫亂不堪,其外伴隨著消滅宗教和傳統,所進行的一系列持續數年的瞎折騰行為,最終導致大陸經濟倒退至抗戰前,事後通過篡改歷史,宣揚其領導下的繁榮昌盛又有何分別呢?其富有詩意的命名,是否也從更高的層面透顯出,人間亂象的背後,其實是一隻惡獸的狂舞?
《game of throne》確切翻譯應是《王座遊戲》,而權游就是鐵王座的衍生物。從上述對話的下半段,我們亦可剖出其本質。

「取決於那個傭兵」

「是嗎?他既沒有王冠,也無金銀珠寶,更沒有諸神的眷顧」

「他有利劍,這一決定生死的力量」

「既然生死取決於傭兵」

「我們又為何假裝承認國王的權力至高無上呢?」

「當奈德·史塔克人頭落地,應該負責的究竟是誰?」

「喬弗里,劊子手,還是別的什麼?」

「我再也不猜字謎了」

「力量存於人心,信則有,不信則無。是個惑人的把戲,如浮影游牆」

「即便是矮小之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

當然瓦裡斯是想暗示「不想追隨奈德於地下」的提利昂,小指頭就是那個「very small man」,他就是那個到處投影弄人,搞的大家都找他辦事的傭兵,奈德也因他而死。但上述字謎其實就是一個權游模子,根據兩位玩家所感,我們亦可得知其理念,即兩個立足點:
一、「孰生?孰死?」,生死決定輸贏,人死就代表結束,活下去才有意義。至於究竟什麼意義?遊戲沒有說明。

二、「他有利劍,這一決定生死的力量」,暴力決定生死,人可以掌握決定生死之力。

據此它產生了三個規則:

一、生死決定輸贏,所以死者出局。

二、人可以掌握決定生死之力,所以允許殺人。

三、存活才是意義,即通過鬥爭,踩著別人屍體過活才是意義,「心中戰火不滅,所有人都可能是敵人」(小指頭,s7e03),所以是無限回合制。

因此它也具備了一些特性。

首先,既然沒說怎麼算贏,那麼想贏只有一個辦法 —— 別輸。所以是為了生存。

其次,因為允許殺人,而死了就得出局,玩家必須「手握利劍」捍衛生存。所以是暴力至上。

其三,因為允許殺人,而死了就得出局,要確保自己不會輸,只能讓對手出局,「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 you win or you die」(瑟曦·蘭尼斯特,s1e07)。所以是你死我活。

其四,因為是以存活為意義的無限回合制,如果沒死,你就可以繼續玩,你就沒輸,就有機會把劍搶過來,任何持劍者也都是暫時的,沒人會真正地贏,也沒人會結束遊戲。

其五,根據貝裡、雪諾、夜王這些出乎玩家們意料的事實,人死還能復生,損壞的軀體也有辦法從新活動,而暴力是能致死,卻無法救活,那麼決定生死之力便不在人手。它的立足點是錯的,根據規則就沒人會真正地輸,那麼也就不存在出局。所以「事實上在權力的遊戲中,每個人都是贏家」(編劇,最終季某訪談),「你不比任何人強」(班揚‧史達克,s1e03)。

其六,根據其一和其五,遊戲無疑是個坑,人卻不斷往下跳,故遊戲本身並非遊戲,而是個「惑人的把戲」。

二、陰影和黑暗
(一)陰影
《冰與火之歌》創意來源於《指環王》,兩者都討論了人類文明面臨的挑戰及走向。魔戒和鐵王座,也都是反人類反文明的產物,象徵著罪惡萬端的暴力極權。而「人們盛傳瓦雷利亞人會把魔法融進鋼水」(喬拉·默爾蒙,背景故事s4p16),相信伊耿在打造統治法寶時也不忘用上祖上工藝。征討期間,「龍焰從天而降,赫倫和他所有的兒子都活活烤死在城堡裡」(泰溫·蘭尼斯特,s2e07),此後赫倫堡便成了「不祥之地」(皮特·貝里席,s2e03),傳言時常鬧鬼,無盡的黑暗吞噬居於其中者。那麼同樣由龍焰熔鑄的鐵王座,其實也同魔戒一樣,具備非比尋常的魔力。

「醜陋的老東西,不過有種特別的吸引力」(瓦裡斯,s3e06)

「力量存於人心,信則有,不信則無。惑人的把戲,如浮影游牆」(《指環王》中山姆嚇唬半獸人的經典橋段)

那麼劇中最大的影子又是誰投射的呢?龍。

「黑暗中沒有陰影,它們是光的僕人,烈焰的子孫。火光越是耀眼,影子越是深邃」(梅麗珊卓,s2e04)

那麼龍焰所能造成的,便是無比的黑暗。

「它從天而降,黑色的,長翅膀的影子」(女兒被活燒的平民,s4e10)

嬰孩象徵著新生,因此這是股能使人類滅亡的陰影。並且哪天即便龍沒了,只要陰影還在,黑暗就維持著。

「世人皆活在它的陰影中,卻幾乎無人知曉」(泰溫‧蘭尼斯特,s4e05)

打從一群勢弱受欺的野蠻人在十四火峰發現了龍,這種陰影就一直存在了【所以才講是「驅散數千年的黑暗」(火祭司預言,背景故事s7p06)】【瓦雷利亞曾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通過研究龍,他們開創了自己的文明,進而四處征討奴役它國,向著稱霸世界的目標前進。然而整個文明,最終卻因使喚奴隸深鑿地礦,觸發了末日熔岩噴發,一夜之間化為灰燼。而他們的後裔,鐵金庫和坦格利安,都是想設法延續瓦雷利亞之光所投射出的陰影,只不過吸取了先輩施暴不羈的教訓,前者打的經濟牌(世界銀行),後者打的政治牌】。直至伊耿登陸,將它帶到了維斯特洛,即權力的遊戲!——由黑死神貝勒里恩的烈焰投射,征服史勾畫其輪廓,混亂體現其黑暗,鐵王座維持其存在(但人們往往只看到遊戲是圍繞著它進行)。

伊耿向人們展示了力量(power)的存在以及什麼是強大,即便他整個家族最初其實也只是末日浩劫沒炸乾淨的一點點殘餘,即便他最終也只是六國之王,並非七國,可人們還是為之著迷。直至後來龍雖沒了,大家卻還在玩著他的遊戲 —— 即活在其陰影中,並竭盡所能地要充當那個龍的主人,同時尋找著能替代它的事物,知識,財富,信仰,軍事等等,將它們變成能實現征服的利器。最終鐵王座能賜予一個人這樣的身分,使他手握伊耿通過血與火確立的那種權力。並且只要這一記錄他掌權過程所作所為的戰利品仍在,那種極權的概念就存在,就會有人去追求它,然後玩權游踩死別人。

而又因為它掌控著一切,人們也無法放棄對它的追求。因為它掌控著一切,使得一切看似都不真正可靠。因為它掌控著一切,任何人想做什麼都得通過它,想過安生日子得經過它同意,想做好事幫助人得藉助它,想達到任何目的都得通過它。因為它掌控著一切,所以每個人都成了它的代理人,土地是它的,糧食是它的,金子是它的,任何資源都是它的,它來決定配給,人都是在幫它管,它來養著所有人。到現實共產極權這地步甚至思想和記憶都是它的,它來決定你是什麼,當然劇集最後已經非常接近了,也是到這一步戛然而止。

( 未完請接下文)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