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在太子站襲擊無辜民眾行徑與當年武警在天安門綁架大法弟子同出一徹

惠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看了黑警8月31日在太子站襲擊無辜香港市民的實況錄像,那幫全副武裝的黑警面對毫無反抗能力的無辜民眾大打出手、甚至圍毆,讓我想起了當年中共武警在天安門廣場綁架上訪法輪功民眾的場景。那種被中共洗腦後,灌滿了對中共打壓對象的仇恨,將無辜民眾作為敵人,手段上毫無理性和人性,完全淪為流氓打手的可恥行徑也將中共的流氓本性表現的淋漓盡致。

前幾天和一個大陸人談及我2000年曾到天安門為爭取修煉法輪功自由上訪而被毒打關押的遭遇。我告訴他,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五六個武警圍毆我一人。他竟然不屑的說,你一個弱女子,我一人就可以把你打倒,用得著五六個人圍毆嗎?面對被中共洗腦後冷血的他我無話可說,不過也想讓他看看8月31日香港太子站月台的錄像,看看那幫黑警是怎樣圍毆無辜民眾、是怎樣毫無顧忌的耍流氓的。

香港作為國際化都市,還沒有完全淪陷在中共鐵蹄之下、還有眾多媒體聚焦。而在1999年至2001年的中國大陸,中共對上訪的法輪功民眾的打壓更是事無忌憚。 當時的天安門廣場到處都是武警、警察、警車和便衣。連在廣場上的小商販都是特務喬裝的。只要見到有人打橫幅或是煉功,他們上來就抓就打然後拖上警車。當時我剛盤腿準備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就被一個武警踢到在地,然後五六個武警還有警察一擁而上用腳踹我全身,還有的用大皮鞋將我的頭往地上踩。那時的我才二十五歲,體重不足一百斤。我懷抱著希望能讓中共政府了解真相、傾聽民眾的心聲從而糾正錯誤決策的信心而來,當我被踢被打、飽受痛傷和屈辱,當我的頭被“人民軍隊愛人民”的武警踩到地上的那一刻起,從小到大學被教育的中共如何的偉大、光明、正確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間坍塌。

之後我被關進了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警察24小時輪番審問我,其間還用電棍點、電擊我的臉、脖子,還有一個警察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說出自己的身份他就要強姦我。後來我才得知許多和我關押在一起的大法學員被關進了集中營、甚至被活體強摘器官。

這些年的經歷讓我越來越認清了中共已是一個被邪靈操控的惡黨,嗜血的本性讓它只知道用高壓恐怖維持它的政權。一面用殘酷手段鎮壓民眾,一面製造假新聞欺騙更多的人,還全面封鎖消息不讓國際社會知道它的惡行。我將自己被迫害的經歷通過長途電話告訴美國的正義媒體大紀元時報,可是電話被監聽,中共國安的人在北京奧運前在我家圍堵三天三夜要抓我判刑。 我不得不流離失所,最後來到海外。

現在身在海外的我時刻關注著香港的局勢,也時刻為香港民眾擔心。當我看到天安門武警又現香港地鐵站時,看到五六個黑警圍毆一個人時、看到那抱頭痛哭的青年、那被黑警帶走的少年額頭上還流淌著鮮血、那散落一地的雨傘…… 我的心在泣血!不能讓中共的魔爪再去蹂躪和殘害更多的善良人了,唯有解體中共邪黨,香港人才會有真正的自由。

唯願此時全世界所有有正義和良知的人都能聯合起來,解體中共邪黨,清除這只世界上最大的惡魔。 正義必勝,因為神與我們同在!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